【70年·古鎮新變】

江蘇泰興黃橋古鎮:打贏新時代的“黃橋戰役”

吳紀攀、耿志超、張玉峰

2019年11月08日09:0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進入了新時代。江蘇,地處改革開放前沿,既是長三角的經濟強省,也是歷史悠久的文化厚地。在此特定的時空坐標下,我們選擇以各具特色的“古鎮古村”為樣本,藉以作為觀察社會變遷的獨特窗口,在古今交融中找尋傳承與發展的新氣象。敬請關注。

傳承久遠的黃橋燒餅,因黃橋戰役時的支前貢獻更受人們歡迎。記者王新年攝

位於江蘇裡下河地區的泰興市黃橋鎮,是古鎮,也是老區。源起漢初,北宋建鎮,元末明初始稱黃橋鎮,近則以黃橋戰役而知名。

1940年10月,新四軍為保衛蘇中抗日根據地打響了這場以少勝多的黃橋戰役,戰役的勝利是黃橋人民奮勇支前、軍民一心換來的。當年的擁軍歌曲是這樣唱的:“黃橋燒餅黃又黃,黃黃燒餅慰勞忙。燒餅要用熱火烤,軍隊要靠老百姓幫。同志們呀吃個飽,打勝仗多繳槍!”

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館長周希洪說,黃橋戰役讓紅色基因深深注入了泰興這座千年古鎮黃橋的血脈。“政治上紅,經濟上窮”,黃橋老區是江蘇省劃定的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之一。這裡的脫貧、發展和振興,牽動著歷屆江蘇省委的關注。省委書記婁勤儉去年在黃橋調研時還指出,任何時候都不能忘了老區人民,要加大對革命老區的支持力度,讓老區人民的日子越過越好。

如今,新時代的黃橋戰役已然打響。在黃橋,一塊燒餅,孕育了一個年產值4億元、從業人員2000余人的富民產業﹔一把提琴,做到了全國70%、全球30%的市場份額﹔工業總產值保持高速增長,實現了“三年翻一番,五年翻兩番”的目標﹔截至去年底,18個經濟薄弱村脫貧,累計脫貧率達到95.3%。泰興市委書記劉志明表示,把黃橋建設好,既是政治任務,也是責任擔當。

一塊燒餅傳與承

黃橋燒餅可謂“一戰成名”,也成就了今天黃橋的第一張名片。

這一戰便是黃橋戰役。79年前的這個時節,新四軍在陳毅、粟裕的領導下,以不足1萬兵力擊潰了國民黨頑固派韓德勤部的進攻,殲敵逾萬。戰斗打響以后,黃橋百姓拿出平時舍不得吃的大米白面,全鎮13家磨坊、66家燒餅店夜以繼日地烘制燒餅,男女老幼用推車、挑擔、肩扛,經大道、抄小路把燒餅送上前線,並組織擔架隊搶運傷員。

“淮海戰役的勝利是小推車推出來的,黃橋戰役也是如此。”在黃橋鎮退休老干部王永生看來,戰爭年代裡,黃橋老區人民為革命作出的犧牲和貢獻是難以用語言表達的,“這塊土地上發生的若干重大革命斗爭事件,絕大部分都與黃橋有關。”

正是因為獨特的歷史淵源,頭一回吃黃橋燒餅,80后東北姑娘雷姍姍就被觸動了。“我忽然意識到,黃橋燒餅不僅是一種可以‘果腹’的食品,它更應該是‘黃橋精神’傳承的重要載體。”嗅到商機的雷姍姍沒有猶豫,2009年大學畢業后就來到婆家泰興開辦了食品公司,並注冊“名揚”商標,“我們的願望就是要讓黃橋燒餅名揚四海。”

雷姍姍在經營中漸漸感到傳統的制作銷售已經不能滿足市場的需要,企業需要創新,她想到了文化元素。一頭鑽進圖書館和檔案館,雷姍姍以歷史故事為基礎編了一套黃橋燒餅系列連環繪本。這一招果然靈,買燒餅送繪本,一下子帶火了銷售,“這是文化認同感引起的市場共鳴”。

十年磨一劍,“名揚”燒餅的經營模式目前已由直營改為加盟,由成品供給調整為半成品供給,實現了批量化、多元化發展。

雷姍姍把文化融入到了產業,做的是創新﹔張天勇把文化當作事業,重在於傳承。作為江蘇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黃橋燒餅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張天勇14歲學習燒餅制作技藝,師從燒餅大師劉潤寶。“傳統制作燒餅很辛苦,揉面更是如此,每天凌晨2點起床,准備生火、和面等前道工序,大約4點一天的買賣才正式開始。”

在張天勇看來,直到今天,制作一塊地道的黃橋燒餅也並沒那麼容易。從和面酵面到裝盤烘烤,從單一的烤餅到桶燒餅等30多個品種,無一不滲透著匠人的心血。“就像師父教導我的,揉面就和做人一樣,是沒有止境的。”帶徒創業,開店連鎖,張天勇先后培養了400多名弟子,也帶富了一批黃橋人。

從1949年黃橋燒餅入選開國大典國宴,到2009年“黃橋燒餅制作技藝”入選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黃橋燒餅早已從黃橋走進了萬家燈火。據黃橋燒餅協會會長何健介紹,黃橋燒餅現已遍布全國300多個城市的上千家實體店,快餐式的經營之路讓人們不費勁就能吃到熱乎乎的黃橋燒餅,年輕族群也可通過電商平台一飽口福。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