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小伙“錘殺”工友逃亡十年 投案才知工友沒死

2019年11月12日07:39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錘殺”工友逃亡十年,才知對方還活著……

嫌疑人余某 警方供圖

十年前,蘇州相城北橋一間出租屋內,一名20歲男子因諸事不順產生不滿,將怒火發泄在了正在熟睡的工友身上,於是抄起羊角錘朝對方的頭部連錘28下,隨后處理完現場,踏上逃亡之路。戲劇化的是,被男子“殺害”並遺棄河邊的工友一直在裝死,后經鑒定僅是輕傷,而男子的流亡生涯達十年之久。

小伙酒后“錘殺”工友

事情要從十年前說起。當時年僅20歲的湖北小伙余某,在蘇州相城某家具廠上班。2009年1月17日,距離春節還有十天,廠內大部分工人都買好了返鄉的車票。然而,余某內心卻十分痛苦。原來就在當天,余某女友查出懷孕。可二人根本無力撫養這個孩子,沉迷打牌的余某甚至連打胎的錢也湊不出。女友在悲憤之下,提出分手。

余某一時無法接受,便跑出去喝酒消愁。1月18日凌晨一點,余某回到出租屋內,這時與他同住一屋的工友盧某已經進入夢鄉。看著睡得正香的盧某,酒勁上頭的余某一種不滿情緒涌上心頭,於是余某抄起屋內的羊角錘,對著盧某的頭部開始猛擊。后據余某回憶,當時他共敲擊了28錘,直到盧某鮮血滿面沒了呼吸。

看著血泊中的工友,余某自知釀下大錯。擔心罪行暴露的他,趕忙用被子將盧某裹住,拖到了出租屋后河邊的草叢裡,並用泥土和雜草覆蓋,隨后匆匆返回出租屋,拿走了盧某剛結的五六千元工資,消失在夜色中。

逃亡十年不敢租房

由於逃跑匆忙,余某甚至忘記了穿鞋,一路沿著鄉間小路行走,一直從蘇州走到上海。十幾天逃亡過程中,余某的腳被石子割傷化膿,但他不敢坐車更不敢就醫,隻能忍痛拖著瘸腿繼續前進。

在之后的十年間,余某混跡於上海各個角落,做過各種工作。盡管余某弄來了一個假身份,但怕被警方識破,余某平時不敢與人打交道。在十年時間裡他隻租過四年房,剩下的時間大多在橋洞、公園或者網吧裡度過。其間余某也曾想過自殺,但幾次沒能成功。每年清明和1月18日,余某都會燒些紙錢“祭拜”盧某,以減輕自己的負罪感。

另一方面,蘇州相城警方始終沒有放棄對余某的追捕。當年案發后,由於監控設施尚不完善,加之余某詭異的作案動機,警方一時也沒頭緒。十年裡民警多次到過余某老家,但均一無所獲。

投案才知工友沒死

今年國慶長假期間,案情終於迎來了轉折。上海警方通過技術比對手段,發現了正在上海某劇組搭建舞台的余某。然而面對民警訊問,余某拒不承認自己身份,表示自己是當年的上海黑戶。因短時間無法核實其身份,上海警方隻得讓余某先行離開,並與相城警方取得了聯系。

正當兩地警方緊鑼密鼓整理線索時,10月9日,余某迫於壓力向警方投案自首。起初余某精神壓力很大,犯下命案的他自知難逃一死,然而民警接下來的一番話讓他瞬間放鬆了下來。

“盧某沒死,只是受了輕傷。”原來,盧某在遭受攻擊后,身體一度麻木失去了感覺,他並未掙扎而是索性順勢詐死,屏住氣任由余某將自己拖到河邊。在余某逃跑后不久,盧某便拍掉土起身回工廠讓老鄉幫忙報警。

盧某最后經鑒定為輕傷,受時常頭痛和頭面部疤痕的影響,一直未能成婚。得知被錘的盧某沒死,余某也深感解脫。他表示將來刑滿釋放后,將打工掙錢償還余某。

目前余某已被警方刑拘,案件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文中人物均為化姓)(高達)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