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古鎮新變】

南京高淳漆橋古鎮:孔氏傳家久 老街繼世長

顧姝姝

2019年11月14日11:0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進入了新時代。江蘇,地處改革開放前沿,既是長三角的經濟強省,也是歷史悠久的文化厚地。在此特定的時空坐標下,我們選擇以各具特色的“古鎮古村”為樣本,藉以作為觀察社會變遷的獨特窗口,在古今交融中找尋傳承與發展的新氣象。本期關注南京漆橋古鎮。

漆橋1953年易木改建成三孔石拱橋,現已被列為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 趙龍攝

圖為漆橋老街上的孔家竹篾店。顧姝姝攝

“叮當叮當……”走進南京市高淳區漆橋老街,清脆的打鐵聲把人的思緒帶回到過去。這聲響在街上回蕩近半個世紀了,老鐵匠夏友慶自30歲出頭來到這裡,如今已是耄耋老者,他在為人鍛打制作一塊老式木門上的鐵門鼻兒。

年近古稀的孔令年是孔氏后人,他在老街上開竹篾店已有20余年。一把小小的篾刀從青竹中間劃過,隨著劈劈啪啪的聲響,一根竹子被分成細細的竹篾,在他一雙巧手的擺弄下,變成了籮筐、竹籃、魚簍、撮箕等家用物什。

他們是這座老街的符號。老街不長,僅500米﹔老街很長,它已走過2000多年歲月。這裡不僅是南京地區保存完整的金陵第一古村落,還是孔氏家族在江南的第一集聚區。古村落90%以上的居民是孔子后裔,是以漆橋古鎮有尊孔、祭孔的習俗。千百年來,崇禮尚義、樂善好施的淳朴民風世代相傳。

老街新韻

“漆橋”之名確是由當地一座橋而來,此橋建於西漢,初為木橋,為了防腐之需施以丹橋。1953年,“漆橋”易木改建為三孔石拱橋,現已列入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

在文化領域工作幾十年的蔣生,退休后常回家鄉高淳,他最喜歡逛的一個地方便是這漆橋老街。老街,正因其老,反覺其新。在他看來,老街是歷史的再現,今人的鄉愁,歷久彌新,余味悠長。

漫步狹長的老街,店鋪迤邐的兩層小樓分列兩旁,抬頭可見飛檐翹角。青石板路中間有一道獨輪車留下的車轍印,似在訴說著往日的繁忙景象。據記載,漆橋自漢朝以來就是連接蘇南、皖南的交通要道,史稱“古寧驛道”。

“這條街全長500米,深入裡弄探首凝望,可以看到不少老式住宅的面牆仍保留了磚砌對稱氣流通風窗,俗稱‘眉高眼低’。”談起老街的特色,蔣生興致勃發,“你看,富戶人家門位砌厚牆,外有門罩,裡面有‘門池’和防盜撐門杠龕,這類明代造型,作為江南古民居風格已經很少見了。”

進入新千年后,沿街明清建筑因為年久失修,有的部分傾斜,有的破敗不堪。2011年以來,漆橋街道先后啟動三輪老街修繕工程,均由專業團隊制定修繕方案,基本還原了過去的生活場景,保持著古朴風貌。

老街上有一處宅子,據傳是漢丞相平當的舊居,金色的木柱依稀可見曾經的風光。漆橋文化站站長趙龍說,房屋原有三進,現存的為元代重建。“這處老建筑當初能留下來,和我們堅持的理念分不開。老街建筑不許拆,年輕人要經商、置業或投資,可以去新開發的集鎮。”他還記得,曾經有外地的開發商來想要開發漆橋古鎮,就是由於目的太商業化被拒絕了。

老建筑要保護,老手藝也要保護。“我們組織打鐵技藝和竹篾編制技藝手工工匠申報區級非遺傳承人,還經常組織非遺項目小馬燈、蕩旱船等來到群眾身邊表演。”趙龍說,他們還在開展傳統文化教育,組織非遺項目進校園活動。

“我家從爺爺輩開始做竹篾器,當年可是三十六行中的一行。”竹篾匠人孔令年娓娓道來,“毛竹要用刀分成六層,這對手藝要求很高,我從小跟著家人學,指甲經常破。劈竹子用的是巧勁,上下用力要相互配合,掌握不好不僅吃力還容易受傷。”

竹篾器看著好看,用著實用,最受城裡人歡迎的是可以拿來淘米的竹籃。孔令年“一天的工夫最多隻能編兩個竹籃,一個賣30元”,收入不多,可他割舍不下這份手藝,竹篾幾乎天天不離手。在這裡,除了孔令年的竹篾店、夏友慶的鐵匠鋪,還有已然鮮見的燒水“老虎灶”,以及日日飄出豆汁清香的手工豆腐作坊。

(責編:馬曉波、張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