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評丨從兩起老賴新聞看江蘇丹陽法院的不同姿態

黃竹岩

2019年11月28日15:3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最近一段時間,江蘇鎮江丹陽市人民法院連發兩起和老賴有關的熱點新聞。一起是10月31日,丹陽法院因錘子科技欠當地一家企業370萬元貨款未還,向錘子科技及羅永浩下發限制消費令﹔另一起是,媒體日前報道,丹陽法院去年10月17日出具對債務人吳某某夫婦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惹火網絡的是法院回應該文件是“系統自動生成”,並未使用,出入境管理部門是基於隨后另一份文件解除對被執行人吳某某夫婦出境限制的。

丹陽市人民法院 資料圖

同是對老賴,一個依法限制,一個曖昧解綁,緣何如此?司法標准因人而異嗎?單說后者,基本案情是債權人徐先生和債務人吳某某事涉民間借貸糾紛,經兩級法院四次判決及裁定,2018年5月22日,鎮江中院判定吳某某欠徐先生本息6000多萬元。

公正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以這起個案為例,丹陽法院一連串的操作頗具疑點。先是執行難。按照債權方的說法,他們多次申請執行,“法院也不理我們,也不說執行,反正就是不執行,就拖在那裡。”

再就是限制出境后被莫名解除。應徐先生申請,去年8月,丹陽法院作出限制吳某某夫婦出境的決定書。繼而,丹陽法院分別在10月17日、22日先后出現兩份解除吳某某夫婦限制出境決定書。丹陽法院的解釋是:第一份是“案件承辦人在辦案過程中制作文書時由系統自動生成,但並未使用,也不是正式文書”﹔第二份是根據吳某某夫婦提出的申請來解除限制出境的。

 丹陽市人民法院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對於前者所謂系統自動生成之說,債權方感到匪夷所思,社會輿論也覺得蹊蹺異常。除了文書中雙方“達成執行和解”的事實不存在,第一份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上當事人的個人信息准確,文本表述通暢,關鍵是文書末尾加蓋有“丹陽市人民法院”的公章。《新京報》直言,“法院文書是頗為嚴肅的,歷來管理嚴格,任何人電腦裡以及系統裡制成的文書都沒有印章,需要在制成后校對、領導批准后再到辦公室親自加蓋院印,難道院印也會自動蓋上或者以電子印章形式自動授權嗎?”

我們注意到,更有網友調侃,“這是甩鍋臨時工過於老套,或者說不好意思甩鍋給臨時工,而想甩鍋給系統了。”《浙江日報》評論則指出,“數字化、信息化、自動化,不代表把一切交付機器,人仍然是背后的責任人。堵住技術漏洞,除了強化運維、修補,更重要的是人腦中‘責任’這根弦不能鬆。否則,隨著數字化進程的加快,將有更多的案例上演‘都是電腦惹的禍’。”

那麼,第二份依據債務人單方的申請做出的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於法有據嗎?按照現行法條規定,“在限制出境期間,被執行人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全部債務的,執行法院應當及時解除限制出境措施﹔被執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擔保或者申請執行人同意的,可以解除限制出境措施。”媒體報道援引律師對此的分析意見,認為吳某某夫婦並不滿足可以解除限制出境的任何有關條件。事實上,11月8日,丹陽法院也再次作出了限制吳某某夫婦出境的執行決定書。

事實清楚,有法可依,何不遵章辦事,反要一波三折地折騰?古語有言:奉法者強,則國強﹔奉法者弱,則國弱。法律是剛性的,執法者不可使之曲附。因此,其中是否存在枉法行徑值得警惕。針對這一社會普遍關注的事件,作為上級法院的鎮江中院昨日回應,表示已成立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調查處理情況將及時向社會公布。我們且看調查結果!

(責編:黃竹岩、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