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顯示江蘇中醫藥優勢趨弱亟需“開良方”

2019年11月28日07:24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中醫藥優勢趨弱亟需“開良方”

27日,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聽取關於檢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實施情況的報告。報告顯示,我省中醫藥事業在多方面取得新進展,但中醫藥優勢趨於弱化,中醫藥人才培養、中醫藥產業質量、嚴格監管等方面問題亟需解題“良方”。

今年10月,省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分赴常州、南京、連雲港、宿遷等市及所轄縣區,考察中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中醫藥生產企業、中藥種植基地、中醫診所、中醫藥特色小鎮等30多個場所。檢查報告顯示,我省中醫藥發展環境持續優化。

我省擁有國醫大師6位(健在3位)、全國名中醫4人、省級國醫名師10人、省級名中醫434人、省中醫藥領軍人才59人,數量位居全國前三甲。省財政每年安排中醫類學科建設專項資金4350萬元。優質中醫醫療資源正在下沉到基層。全省59所中醫醫院參與組建各類醫聯體。去年全省中醫醫院診療量超6918.37萬人次,佔全省醫院診療總數19.69%,全省98%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鄉鎮衛生院能夠提供中醫藥服務。江蘇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認定為全國唯一中醫藥服務模式創新點,全省有三級中醫院41所,三甲中醫院18所,數量居全國前列。

檢查發現,目前我省中醫類醫院數量僅列全國第15位,每千人口中醫床位數列第17位,全省人均中醫機構財政撥款近3年排名均在16名開外,全省54%的公辦中醫院床均建筑面積未達到國家標准。

醫生梯隊建設也不樂觀。2017-2019年,南京中醫藥大學首次就業中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的人數佔本科畢業生人數比從56%、41.5%下降至36%,基層普遍反映中醫藥專業人才嚴重短缺。

今年,省財政通過部門預算安排中醫藥事業發展經費2.96億元(不含基建經費),但我省中醫藥科技研發財政投入低於上海、廣東、浙江等省市。

江蘇千人擁有中醫執業醫師數僅列全國22位。同時,現行中醫教育質量跟不上社會需求,中醫思維弱化、中醫評價西化、中醫技術退化、中醫特色優勢淡化。報告指出,上述趨勢如不能有效遏制,不僅法律規定的“中西醫並重”方針難落實,中醫能否與西醫“並存”也成問題。

我省中醫藥產業規模持續增長,中藥材種植發展迅速。去年全省中藥產業實現營業收入422.4億元,同比增長13.6%,高於全國同行業平均水平。今年上半年,全省中藥產業規模佔全國中藥產業7.3%,擁有規模以上中藥生產企業68家。我省中醫藥企業研發投入近4%,高於全國同行業研發投入近2個百分點。

去年,全省中藥材種植面積達40.7萬畝,實現產值30.6億元。中藥材種植前景和藥農期望收益均看好,但仍有不少隱憂。如薄荷、野馬追等道地藥材種植面積逐年減少。種植技術也缺乏專業指導。宿遷有“半路出家”改種中藥材瓜蔞的藥農反映,地裡田塊根尖線虫病較重且無藥可用,請教農技部門無人能答。“該現象有較廣泛的代表性。”檢查組指出,種植中重產量輕質量,濫用化肥、農藥、生長調節劑現象也較普遍。

監管和政策層面亦有盲區。中藥材增重、摻偽、摻雜問題不少,中藥炮制標准規范不全面、不完善,中藥飲片抽檢合格率低,甚至抽檢到部分中藥飲片中含有化學染色劑等。

報告認為,江蘇中醫藥產業有“高原”缺“高峰”,中醫藥企業多而不強,規模大、品牌強的龍頭企業不多,實行現代化、智能化生產的企業更少,中藥產品同質化明顯,生產工藝標准滯后。“有影響力的品牌藥品欠缺成為中藥企業發展的突出短板。”

我省已與1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中醫藥交流合作關系,建立10個海外中醫藥中心,但有國際競爭力的中藥企業不多,少量出口歐美的產品隻有“食”字號,無“藥”字號。

我省對中藥材市場亂象雖開展過多次整治,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分段式管理無法覆蓋監管漏洞。市場上各類養生保健機構魚龍混雜,服務能力參差不齊,一些養顏、足療、按摩等活動打著“中醫”旗號,宣傳不科學不規范,導致公眾對中醫藥的“信任危機”。

報告分析,機構改革后部分藥監骨干分流轉崗,全省藥監系統隊伍專業化水平下滑。基層監管上,全省僅3個區(縣、市)衛健委加挂中醫藥管理局牌子,13個設區市衛健委雖已加挂中醫藥管理局牌子,但專職工作人員普遍僅一兩個人。

今年10月,全國中醫藥大會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以國務院名義召開,新時代中醫藥事業迎來極好的發展機遇。檢查組建議,我省要搶抓有利時機迅速貫徹會議精神,盡快出台實施意見﹔對執法檢查查出問題,要“望聞問切”不回避、找准症結“開良方”。

執法檢查組建議抓緊制定《江蘇省中醫藥條例(草案)》,探索有江蘇特色的制度創新安排,真正做到針對問題立法,立法解決問題。(陳月飛)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