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錄制競技節目猝死:過度過險過激≠敬業拼搏努力

2019年11月29日11:26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高以翔錄制競技節目猝死:過度過險過激≠敬業拼搏努力

昨天凌晨,35歲的台灣演員高以翔在錄制浙江衛視一檔綜藝節目《追我吧》時突發暈厥,經搶救不治身亡。昨晚,浙江衛視發布聲明,稱對此意外造成的無法挽回的嚴重后果,深感遺憾和惋惜,並願意承擔相應責任。

浙江衛視在聲明中還原了事發經過:27日凌晨1時30分許,高以翔在錄制過程中,奔跑時突然減速倒地,現場醫護人員即刻進行搶救,並隨后送醫救治,最終搶救無效離世。對此意外事件的發生,浙江衛視表示會深刻反思原因,對節目錄制所有環節進行全面檢查,更周全地做好節目安全保障工作。

高以翔不幸離世的消息一出,當事電視台和《追我吧》節目組立即受到全民聲討。錄制時間不合理被認為是這起不幸事件的原因。這檔“都市夜景追跑競技秀”的賣點就是“在‘你追我逃’的硬核競賽氛圍中突破體能極限”,由於是夜跑,節目錄制會在凌晨進行,對嘉賓的體能構成較大挑戰。高以翔是在11月26日當天抵達節目錄制地寧波,隨后前往片場。事發當晚,他是在拍攝場地跑出200米后倒地。

錄制過節目的鐘楚曦透露,自己錄了兩期就堅決不去了,因為心臟受不了,錄完節目后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1984年出生於台北的高以翔身材高大,在2016年播出的偶像劇《遇見王瀝川》中飾演王瀝川而走紅。網友感嘆,沒想到高以翔的命運和他飾演的王瀝川一樣,生命在最好的年華裡戛然而止。昨天,黃渤、徐崢、林志玲、李治廷、焦俊艷等明星紛紛發文,在悼念高以翔的同時,更呼吁演員同行要懂得保護自己,愛護自己。

演員黃磊發文稱,此事應該嚴厲問責相關單位及個人,整個行業也應該自問自責,過度過險過激過勞都不該被描繪為敬業努力用功拼搏,而應該被不斷地提醒和否定,不要等到惡性的結果產生時,大家才唏噓不止,希望行業可以盡早規范,大家可以有更好的心態去面對更加良性的藝術創作。演員宋佳發文呼吁同行熱愛職業的同時保護自己,愛護自己,“當熬夜變成敬業,當拼命當成應當,當生命不在的時候,誰來保護誰。”

快評

別等藝人倒在片場 才想起保障這回事

娛樂節目給觀眾的印象總是充滿歡樂,藝人群體也總是被炮轟賺錢太容易,如今讓很多人錯愕的是,在普通人看來都無法承受的高強度工作和超長工作時間,那些身價不菲的明星藝人卻搏命接單。

高以翔的不幸離世揭開了這個行業華麗外表下的殘酷:在市場的現實背景下,你不超時工作,自然有人能超時工作,你不拼命,自然有人會拼命。無論明星藝人,還是每個從業者,都裹挾其中,無力保護自己。而整個事件給人最大的感觸,就是法律和行業規范的缺位,從業者的休息權益被漠視,過度壓榨的工作模式成為常態。

法的作用,正是為這種無序設立一道底線。《勞動法》規定,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后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3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36小時。

法律劃定的是勞動者維護身心健康、生活質量的底線、紅線,突破了這條紅線,自然會付出代價。遺憾的是,一直以來在影視行業,人們聽到更多的,是對演員熬夜錄制多少個通宵,工作人員累到不成樣子這些敬業故事的贊許之聲,卻不知,這其中也包含著大量違法行為。

我們可能聽說過好萊塢明星各種各樣的用功搏命的傳說,但從來不會聽到他們在超時工作上的“敬業故事”,因為完善的行業規范在為每一個從業者提供保護。導演劉江在海外拍攝時,驚訝於當地的工作人員“磨洋工”。在劇組裡,中國的場工、工作人員在現場都是跑著干活,但來自好萊塢的工作人員在現場是不准跑的,因為他要是摔跤、受傷的話,你就攤上大事了。

娛樂內容制作是勞動密集行業,也是一個時間和流程管理特別糟心的行業,錄一台節目,要考慮燈光、舞美、道具、觀眾、嘉賓的安排是否到位,還要兼顧零七碎八的時間統籌以及各種突發狀況。很多參加過大型節目錄制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折磨,通宵達旦是常事,熬大夜是陋習,也是行規。

在過度壓榨的制作模式下,高以翔絕不是第一個受害者。隻有讓法律約束為每個從業者提供保障,片方才會在法律責任面前望而卻步,才會徹底改變現有的制作方式,在法律框架內摸索流程管理、時間統籌的成熟模式。高以翔事件發生后,從業者已經開始提倡,工作時長不超過12小時,重返片場之間不少於12小時,兩餐之間不超過6小時。希望這樣珍重生命,珍惜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多,促動相關行業規范的出台,我們才不會看到另一個倒下的高以翔。(邱偉)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