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女子莫名“被二婚”20年 錯誤婚姻難撤銷

2019年12月07日09:52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泰州女子莫名“被二婚”20年 幕后導演究竟是誰?

這張錯誤的婚姻登記表上,信息是周篩珍的,照片是別人的。

如果不是購房需要到銀行貸款,泰州女子周篩珍至今還蒙在鼓裡:她在1999年與一個名叫孔令宏的男子登記結了婚,而1997年她與丈夫陸俊剛領了結婚証。孔令宏是誰?周篩珍不知道,更沒有見過面。周篩珍找到當地民政局,結果被告知其第二次婚姻登記無法撤銷。周篩珍隻能將姜堰民政局、出具其不實婚姻証明資料的梅垛鄉高北村村支部、以及在婚姻証明資料上簽名的時任村支書孔令山等三方告上法院。

12月6日,泰州市海陵區人民法院就該案公開開庭進行審理。記者旁聽審理過程以及事后採訪獲悉,周篩珍“被二婚”系人為,但究竟是誰導演了這場戲,由於年代久遠,目前還是個謎。

買房辦貸款發現“被二婚”

根本沒見過“丈夫孔令宏”

12月6日上午,坐在原告席的周篩珍,提及自己莫名“被二婚”情緒異常激動。她說,今年10月,她在泰州主城區看中了一套房子,到銀行辦理按揭貸款時,銀行方審查發現,她結婚証所注的身份証號碼與身份証不一致,銀行方建議她到民政部門進行更改。周篩珍趕到當地高港民政局。工作人員通過查詢告知她,系統顯示她有二次婚姻,第一次是與陸俊剛,第二次是1999年與孔令宏,發証單位是姜堰梅垛鄉,現歸屬姜堰民政局。周篩珍又來到了姜堰民政局,民政局調出了1999年孔令宏與她的結婚証明資料。

在由梅垛鄉高北村村支部出具的婚姻狀況証明中,“本村村民”周篩珍被寫明“未婚”,申請與該鄉北野村一組的孔令宏結婚,備注一欄標注周篩珍的生日是1976年10月7日以及身份証號碼,並加蓋了當時梅垛鄉派出所的公章。周篩珍說,當時看到這樣資料,她氣得渾身發抖。因為,1997年她已經與家住高港大泗的陸俊剛登記結婚。1999年,她已經離開了姜堰梅垛高北村,不在村裡居住,只是戶口沒有遷出。這個孔令宏是誰?她壓根沒有見過,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后來,她根據民政局提供的資料得知,孔令宏就居住在鄰村。資料顯示,她和孔令宏的結婚登記頁上,結婚照女方是一名陌生女子,只是身份信息是她的。

丈夫陸俊剛信任她,勸她不如採取息事寧人、解決問題的態度,找到孔令宏,主動跟他離婚。這樣的建議,讓她無法接受,“我一天沒有和他生活過,根本沒有結過婚,離什麼婚?”更何況,孔令宏當時所留電話號碼已經打不通。

民政部門稱難撤銷

法庭辯稱“沒有責任”

“再婚”撤銷不了,周篩珍和陸俊剛結婚証上面的身份証信息就更正不過來,她的房子貸款就無法辦理。周篩珍為此找到姜堰民政局。讓她失望的是,民政局工作人員答復,他們沒有辦法撤銷她和孔令宏的婚姻登記。感覺萬分委屈的周篩珍,不久前將姜堰民政局、出具其不實婚姻証明資料的梅垛鄉高北村村支部、以及在婚姻証明資料上簽名的時任村支書孔令山等三方告上法院,要求確認民政部門撤銷其所作出的周篩珍與孔令宏的婚姻登記(証號為姜梅婚(99)字第147號)﹔要求被告賠償律師費、交通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等10萬元。

記者獲悉,接到法庭通知書的梅垛鄉高北村村支部、以及時任村支書孔令山沒有到庭。庭上,針對周篩珍其本人沒有到場、身份証從沒離身,民政部門為何辦理了她和孔令宏的結婚登記的質詢,姜堰民政局代理人辯稱,他們通過查閱資料發現,周篩珍和孔令宏的結婚狀況証明資料是完備的,既有村支部的公章,又有村支書的簽名。警方証明其身份信息的蓋章,能夠代替身份証的功效。加上,其結婚登記由當時的梅垛鄉政府辦理,他們姜堰民政局2004年才接管了婚姻登記這項工作。因此,姜堰民政局不存在任何責任和過錯。此外,由於政策的規定,對於當時符合條件辦理的結婚登記,他們無法也無權撤銷。

參與庭審的姜堰民政局一名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周篩珍的遭遇,他們在工作實踐中碰到過多起,原因與當時婚姻登記沒有完全聯網有關,他們對周篩珍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權限讓他們愛莫能助。若法院作出相關裁定,民政部門可以進行撤銷。但對於周篩珍的損失,則沒有辦法解決。

老支書不承認簽名是自己的

究竟是誰“導演”了這場婚姻

由於案情相對清楚,庭審隻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法官表示將根據庭審情況,經過合議庭合議后判決。

庭審結束后,記者通過電話輾轉聯系上了時任梅垛鄉高北村村支書孔令山。對於該村1999年出具的周篩珍婚姻狀況証明,孔令山否認該証明出自他的手,簽名也不是他本人的。孔令山說,周篩珍是他村裡的,兩家離得不遠,他知道周篩珍出嫁到外地,不會犯這樣簡單的錯誤。他表示,當時村級管理比較鬆懈,村支部的公章很多人都能拿到。究竟是誰在証明材料上面蓋了章,他也無法知道。

孔令山告訴記者,據他后來調查得知,冒用周篩珍名義結婚的孔令宏,當時找了一個外地女友,因該女友沒有任何能夠証明其身份的資料,無法與孔令宏申請登記結婚。該說法得到了周篩珍的証實。她告訴記者,事情發生后,孔令宏舅舅的兒子找到她弟弟,讓她和平解決這件事。孔令宏的舅舅當年在梅垛鄉高北村任村民小組長,到底是不是他策劃導演了周篩珍這出冤枉婚姻?由於孔令宏的舅舅已經去世,一切無法考証。

庭審結束了,但周篩珍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她擔心,即使法院作出撤銷她和孔令宏的婚姻登記,她的損害補償也無人“買單”,哪怕是8000元律師費。(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王國柱)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