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鑫星公寓高收低租出現資金問題 眾多租客房東上門維權

2019年12月07日11:47  來源:我蘇網
 
原標題:又一個“樂伽”?南京一家房屋租賃公司高收低租出現資金問題

  我蘇特報專稿 記者/童森 編輯/黃河清

  今年7月份,我蘇特報報道了南京樂伽公寓採用高收低租的經營模式迅速擴張,最終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大量房東房客的房租無從追討的情況。這兩天,有市民向我蘇特報反映,在南京又出現了一個與樂伽運營模式類似的南京鑫星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最近也因為資金問題導致眾多租客和房東上門維權。

  5號中午,記者來到位於南京蘇寧大道64號的南京鑫星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的會議室裡擠滿了前來維權的租客和房東,租客鄧先生告訴記者,今年7月24號,他通過鑫星公司以2600元的月租金在江寧竹山路的駱村新寓小區租了一套70多平兩室一廳的房子,並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和押金。可就在12月4號,他收到鑫星公司的短信說,公司資金出了問題,請他和房東一起到公司來協商。

  聯想到此前樂伽公寓等經營長租房的公司因為高收低租導致資金鏈斷裂而倒閉,最終既坑了房東也坑了房客,鄧先生擔心自己也遭遇同樣的麻煩:“托管公司收了我們一年的房租,一個月2600,他們跟房東簽的是三年的合同,每個月房租是3000塊錢,是按季度付,這不明顯入不敷出嗎?”

  鄧先生的房東馬大爺今年70歲,他告訴記者,他們小區是拆遷安置小區,出租房屋的需求比較普遍,但房主大多是上了歲數的老人,對租房的行情、渠道都不太了解,而鑫星公司不僅開出的租金價格高,這種長期代理的模式也很受小區裡老人的歡迎。

  馬大爺說,剛簽完合同后的第一個季度,鑫星公司還正常給付房租,但從11月開始,他再沒收到過錢,卻收到了公司資金出問題的短信通知,沒想到,原以為省時省力的托管代理是如此不靠譜,“本來想少麻煩的,哪曉得找麻煩了,這個公司上半年才到江寧,那個時候講,他在南京到處都有業務。”

  另一位房東邱大姐向記者訴苦,她的一套房子好不容易剛從樂伽公司解脫出來,現在又陷進了這個鑫星公司,而且,她的房子剛剛被租出去,還沒收到一分錢房租,代理公司就出現了資金問題,“樂伽那邊最后的損失是房東和租客各承擔一半,沒想到這邊也出這樣的問題,真是太倒霉了。”

  走進鑫星公司,記者看到,可容納幾十號人的辦公室隻剩下零星的三四個留守員工。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公司之所以會出現今天的狀況,是因為前期拓展業務期間,市場競爭激烈,業務員為了業績而採取了高價收房低價出租的手段,在租房旺季,資金還能應付,但到了眼下的淡季,資金漏洞便逐漸顯露,“現在公司還正常運行,資金上出現了點困難,沒有說風險讓房東和租客去承擔,現在主要是要清除一些不健康的房源。”

  這位工作人員所說的不健康房源,指的就是高價收低價租的房子,因此,他們將房東和租客約過來一起協商重新簽訂合同,希望抹平收、租倒挂的差價,他表示,公司計劃從明年三月起逐步還清所欠的房租,他們現在所做的工作就是登記並排出還款時間表。

  記者查詢發現,鑫星公司注冊於今年2月,注冊資本100萬,有資料顯示,鑫星公司已經因為房屋租賃合同糾紛被起訴。記者隨后將上述情況反映給了南京市玄武區住房保障和房產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已經注意到鑫星公司的營業狀況,並同公安和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兩次約談了企業負責人,約談中,對方明確表態會籌措資金妥善解決。但這位工作人員同時也提醒房東和租客們,從現在開始收集、保留証據,以便隨時拿起法律的武器維權,“如果租客覺得自己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租客、房東可以把現場流程或者現場排期還款的時間表資料留一份,如果公司真的出現狀況,可以留作証據,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權益。”

  與其等到出事后靠法律維權,不如提前做好防范措施。

  11月26號,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聯合金融部門發布了《杭州市住房租賃資金監管辦法》,要求杭州住房租賃企業在銀行設立租賃資金專用存款賬戶,企業的租賃資金的使用,要接受相關部門的監管。此外,杭州租賃企業,必須在專戶中凍結部分資金作為風險防控金,如果風險防控金達不到要求,也會有相應的預警懲戒機制來約束。

  這意味著,一方面,在監管中,企業資金的風險降低了,另一方面,租賃企業一旦倒閉破產,房東租客的損失,也有風險防控金來兜底。

  (江蘇廣電總台“我蘇特報”專稿。拒絕任何形式刪改,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