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長三角攜手謀共進 27個城市如何一體化發展?

2019年12月08日09:16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原標題:長三角攜手謀共進 27座城這樣一體化!

長三角一體化自從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備受關注,就在幾天前,《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向社會公布。《綱要》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明確“分區域”和“分領域”兩條推進路徑,突出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和上海自貿區新片區兩個重點區域的引領帶動作用,描繪了區域經濟新發展的宏偉圖景。長三角,包括龍頭上海在內一共有27個城市,這27個城市經濟發展水平參差不齊,怎麼進行一體化呢?

許惠鈞是昆山市一位精密金屬零部件制造企業的負責人,不久前,他得到一個好消息,由他企業牽頭擬定的鑽石金剛線母線的國家標准已經通過審批。

成為一個產品的定標企業,意味著這個企業該產品的生產質量和生產標准成為行業的統一標准,對行業整體提升科技含量和管理水平起到強勁的拉動作用。這對許惠鈞這種中小型民營企業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昆山市某精密金屬零部件制造企業負責人 許惠鈞:我們這種企業制造層級不高,隻能把傳統的產業用高新技術管理方法,讓它成為高科技的伙伴,在轉型升級的過程我們真的是遇到很多困難。

高科技的產品如果能夠跟傳統的制造業合作貫通,傳統制造業就能抓住科技創新的機會轉型升級獲得新生。而實際情況卻是,企業跟有實力的大型科研機構之間仿佛隔著一層厚厚的壁壘。

昆山市某精密金屬零部件制造企業負責人 許惠鈞:因為彼此不信任,所以從一開始接觸到真正能夠產生一些合作的化學效應,其實是相當難的。我們就怕把屬於專利保密的東西外流了,企業自主研發就是一個不知道結局的事情﹔科研機構是擔心企業不履行付款的承諾。

本土生產企業和外地科研機構之間,既有領域的不同,也有地域的分割。如何打破壁壘,促進合作?昆山市推出了長三角通用通兌的科技創新券。

江蘇省昆山市發改委主任 秦珊珊:我們發現中小企業對於一些科技服務有共性的要求,而在長三角一體化大背景下,在國家提出科學儀器共享,提高利用率的要求之下,可以通過創新券這種方式實現。所謂創新券就是當本地的企業去購買外地服務的時候,政府會提供一定的財政支持。

創新券是由政府免費向中小微企業或創業團隊發放的“權益憑証”,用政府的信用和資金為企業搞研發提供便利。上海有著全國其他地區無可比擬的強大科技資源,而這些稀缺資源正是處在轉型升級過程中的昆山企業迫切需要的。2018年12月1日,許惠鈞成為拿到首張“昆山-上海通用通兌科技創新券”的企業家,憑借這張券,昆山企業可直接購買上海的科技服務資源,上海服務機構可直接在當地兌現昆山財政扶持資金。

有了這張科技創新券,許惠鈞通過上海114產學研協同創新服務平台,順利聯系上國內一流的沙鋼研究院,自主研發出中國的高碳鋼盤條,打破了日本對這一原材料的壟斷。

《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創新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要建立規則統一的制度體系,促進要素市場一體化,完善多層次多領域合作機制。昆山創新券能夠跨區域通用通兌,正是長三角一體化中破除行政藩籬,在科技創新領域協同發展的一種機制創新。

江蘇省昆山市發改委主任 秦珊珊:第一,對企業有財務成本的降低﹔第二,有政府的背書,這是一個好的契口。

有了這張科技創新券,許惠鈞通過上海114產學研協同創新服務平台,順利聯系上國內一流的沙鋼研究院,自主研發出中國的高碳鋼盤條,打破了日本對這一原材料的壟斷。

《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創新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要建立規則統一的制度體系,促進要素市場一體化,完善多層次多領域合作機制。昆山創新券能夠跨區域通用通兌,正是長三角一體化中破除行政藩籬,在科技創新領域協同發展的一種機制創新。

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 陳雯:上海、合肥、南京基礎研究實力比較雄厚,大量進行技術轉換要靠周邊城市,大量的技術要被周邊城市所吸納。政府應該鼓勵企業去向大城市要資源、要創新成果,這條產業鏈跟創新鏈的融合應該在長三角很好地體現出來。

加強創新鏈與產業鏈跨區域協同,才能共同培育新技術新業態和新模式。專家認為,科創是政府相對容易推動一體化實現共贏的一個領域,另一個已經達成共識的領域是環保。長三角一體化先示范什麼?科創與環保打頭陣。

11月1日,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揭牌,示范區包括上海青浦區、蘇州吳江區、浙江嘉善縣,其中五個水鄉名鎮作為示范區先行啟動區,綠色協調發展成為重中之重。一個特別之處在於,在這個三地交界區,並不打破原來的行政區劃,兩省一市聯合成立一體化示范區理事會,建立“理事會、執委會和發展公司”的三層次架構,在規劃管理、土地管理、財稅分享和民生公共服務等方面探索在邊界地區,除了用行政區管理方式之外,能否有一個新的空間跨界管理有效機制。

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 陳雯:示范區要控制開發強度、規模量,不能做污染的企業。在原來的協調機制基礎上,增加了一項試驗內容,試驗生態資源怎麼轉化為經濟價值。

要想把生態資源轉化為經濟價值,首先要完成交通設施互聯互通的一體化建設。被稱為長三角一體化第一橋的石浦港橋,2018年底開通,兩側分別是上海青浦區和昆山澱山湖鎮,是長三角第一個打通的省界斷頭路。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之前,這座橋是斷橋,澱山湖鎮的車要想到上海,得多繞半小時的路程上高速路。

江蘇昆山澱山湖鎮農技中心主任 朱建秋:原來這邊是一個小的自然村,叫北木橋村,一共八十多戶人家積聚在這裡。因為一體化要打通這個橋,他們全部拆遷了,變成現在的農田,麥子已經種上去了。

澱山湖鎮生態環境優良,是典型的魚米之鄉。這座橋的打通,澱山湖直接連上了上海市內的高架高速路,加快了其對標上海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步伐。

依托上海農科院技術,澱山湖鎮專辟一塊上海水稻品種展示基地,搶佔上海大米市場的先機,政府為開展訂單農業的企業提供倉儲和加工等優惠政策,鼓勵農業綠色高效發展,加快產業融合發展。

江蘇省昆山市發改委主任 秦珊珊:要把綠色生態的優勢轉換為發展優勢,因為這條路的開通,快速吸引了一批上海周邊的以研發為主的企業。在長三角一體化這樣的大背景下,這些周邊的衛星城都是受益的。

相對於長江以南的城市,長江以北城市的土地資源是個優勢。結合自身優勢合理布置產業,也是一體化規劃的要求。在被納入上海大都市圈的六個城市中,南通是唯一一個位於江北的城市。長江天險的阻隔,讓它的發展落后於江南臨近上海的城市,目前它最緊迫的是交通設施一體化。

南通市發改委副主任 郝三旺:南通南通,長期以來是南不通。這一次長三角地方規劃綱要中,幾大的短板都有所體現,實實在在解決了南通突出短板問題,對於以后的發展是一個重大利好。

高鐵、機場和港口都已經納入到長三角一體化發展規劃的內容之中,隨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水平不斷提高,那麼在一體化產業體系中如何找准自身的定位呢?

南通如東縣東臨黃海,南枕長江,如東縣海岸外建立的一個天然深水良港:洋口港,2008年初步通航。碼頭上最顯眼的是幾十米高,標著液化天然氣LNG字樣的巨大罐體。2018年7月19日,俄羅斯向中國供應天然氣的首船LNG通過北極東北航道運抵洋口港LNG接收站,開啟了洋口港能源島建設的新篇章。洋口港是我國10萬噸級以上港口中距離上海最近的沿海港口,也是江海聯運便捷之地,在這裡建設LNG接收站可以有效服務整個長江流域,目前從洋口港通往上海崇明島的清潔能源供氣已經成功實現,計劃還將直接為上海提供管道天然氣。在此基礎上,這個依江靠海的港口正在進行深度開發,迎接一體化發展機遇。

南通市如東洋口港開發區黨工委書記 蔡東:現在打造成一個上海洋山港的洋口港支線,優勢確定主要是圍繞建設產業港,為企業提供一些配套,來帶動本地經濟的發展。比如本地企業有貨要出去,有原料要進來,可以通過洋口港。

洋口港距離上海位置適中,有大量建設用地可用,定位於能源島和產業港,吸引了一批大項目來此落戶。

長三角一體化提出要加強產業分工協作,引導產業合理布局。而各地如何跟上海錯位發展,優勢互補尤為重要。

1976年,法國地理學家戈特曼在《世界上的城市群體系》論文中,將以上海為中心的長三角城市群,列為世界六大城市群之一。這一年來,長三角城市群多了一條條不斷連通的“路”、一個個不斷疊加的“圈”、一張張不斷織就的“網”,變化的背后是打破行政藩籬、實現要素自由流動的創新探索。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長三角一體化不是簡單的三省一市的發展問題,它具有很強的區域示范和帶動作用,也是整個國家現代化戰略布局的重大舉措。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