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價連續3周回落 江蘇規模化綠色化養豬是方向

2019年12月09日07:41  來源:中國江蘇網
 
原標題:喜見肉價連續三周回落 科學規劃養豬場才能“保長遠”

商務部11月26日發布的數據顯示,豬肉批發價格連續三周回落,降幅超過16%。可見,在並不放鬆環保要求的前提下,豬市恢復有了一個好的開端。

今年以來,豬肉價格上漲成為熱點話題,不少人指責環保禁養導致了肉價上漲。事實上,不符環保要求的豬場整治早幾年就開始,可為什麼唯獨近一年中出現生豬養殖存欄量銳減?11月30日中國環境社會治理研討會中國人民大學環境經濟學教授王華提供的數據顯示,2019年9月比2018年底淨減少1.2億頭,有時一個季度淨減少5000多萬頭。

平抑豬肉價格,是不是要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我省生豬養殖業該如何健康發展?厘清這些問題,生豬養殖業才能走得更遠、步子更穩。

養豬業恢復不能突破環保底線

王華認為,環保禁養區與豬肉價格上漲不能劃等號。“2017年底,禁養區規模化畜禽養殖規范工作多已完成,2018年全國生豬存欄量達到4.28億頭的高峰,而今年9月,一下比去年年底淨減1.2億頭,這絕不是禁養區清理所能導致。”

重慶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秦鵬認為,豬周期疊加非洲豬瘟,是導致豬肉價格上漲的主導因素,但地方基層往往以環保執法等為借口,對生豬養殖等簡單一禁了之,也存在禁養區局部擴大化的現象。

在肉價上漲的壓力下,養豬業能否突破生態環境紅線?“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為什麼劃定禁養區。”有關專家說,畜牧法和《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條例》規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風景名勝區、城鎮居民區、文教科研區等人口集中區,禁止建設省級政府確定規模養殖標准以上的養殖場,如飲用水水源保護區,一旦規模化養殖場發生污染物泄漏,將導致嚴重的污染后果。

“禁養區是必要的。”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陳雯表示,不能肉價一上漲就放鬆環保要求,過幾年環境生態污染再次整治污染,這樣頭疼醫頭、腳痛醫腳,無助於養豬業健康發展,更不利於環境保護。

根本出路在於系統、科學地考慮問題。比如對於環境容量偏緊地區,擴大養豬規模尤需慎重。宜興生態環境局黨組成員、監測站站長孫列鋒說,江蘇15條“入太”主要河道中,宜興佔了9條,過去十多年來,為了保護太湖,宜興投入了巨大的財力、物力,水環境質量還很脆弱,已沒有空間接納養豬業污染增量。即便是生態化種養循環的養殖場,在消納場地不足的情況下,一旦遇大雨漫灌,周邊河道立馬氮、磷超標。

“老百姓渴求美好環境的願望強烈了,散養豬肯定行不通。”我省多地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表示,在過去的幾年中,拆掉了不少散亂污的養殖場,換來了生態環境的改善。如果因為肉價上漲而走回頭路,很可能一些不規范的養殖場“重出江湖”,雖緩解了“燃眉之急”,但后期環境代價無法估量。

規模化綠色化養豬是方向

豬市吃緊,很大原因是整治與發展沒有同步。“2014年開始,常熟推進畜禽養殖整治,關停了一批低水平、高污染的養殖場。”常熟市生態環境局局長王曉東說,不足之處是,整治和發展沒有同步推進。當時常熟規劃建設20多個規模養豬場,但因為選址難等原因,最終未落地,“整治的這條腿大踏步前進,發展的這條腿沒有邁出去。”

對此省農業農村廳畜牧業處相關負責人介紹,早在2017年,我省就要求各地制定畜禽養殖區域優化調整方案,按照環境承載量以及生豬保供的需求,科學規劃養殖總量,有效布局養殖場。當時各地都制定了方案,但有的方案至今停留在紙上,沒有落實。

所幸,也有不少地區未雨綢繆,布局規劃養豬場。2018年,為保障市民“放心肉”供給,揚州規劃建設5個現代化生豬養殖產業集聚區,產能達100多萬頭。

“響水全縣10個鎮區規劃新建23個、佔地千余畝養殖小區,建成后年出欄生豬25萬頭。目前正完善各類審批手續,預計明年6月底前基本建成。”響水縣政府黨組成員許學宏說,響水生豬規模化養殖比例超過75%,在全縣適養區內調整出53塊近3000畝地,作為新建養殖基地的建設用地,經營上 “政府主導、企業主體、群眾共同參與”。生豬養殖基地經國有平台建成后,全部租賃給響水溫氏公司經營,溫氏公司將養殖基地零差價分棟租給群眾養殖,並統一負責苗豬、飼料、防疫、技術以及保護價回購。這種養豬模式被稱作“五統一分”。一期建成的28個養殖基地預計年出欄生豬達29萬頭,帶動150余名農戶養殖。

“限養、禁養與生態化養殖這兩項工程的銜接,是一個負責的系統工程,需要多部門和多組織的通力合作。”南京林業大學環境與發展系統工程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張智光表示,劃區禁養在短時間內是容易做到的,而規模化和生態化養殖業的發展則是長期的過程。

蘇南一些地區則著手推進畜牧業龍頭企業與村委會合作共建“美麗牧場”,推出農牧一體化經營、農牧結合種養對接、轉化加工綜合利用融合發展等模式,一些養殖場實現了自動化、智能化養殖。

發展規模養豬,解決土地指標很關鍵。“蘇北有地,規劃建設規模養殖場相對容易,蘇南落實土地指標比較難。”省農業農村廳畜牧業處相關負責人說,一些地方養豬不積極,是因為養豬比較效益不高,尤其在蘇南,同樣的地,發展工業回報率更高。此外,蘇南地區水網密布,生豬養殖要遠離交通主干道、遠離水系發達的地方,找到合適的地也很難。

恢復之時尤需防范“豬周期”

採訪中,不少專家表示,養豬與環保並非不可調和,解決得好,既可以惠民生、穩市場,又能保環境,護發展。這當中,尤需重視科學處理養豬糞污。對此我省不少地區進行了探索。

連雲港贛榆區生豬年飼養量100萬頭以上、家禽年飼養量1150萬隻以上、大牲畜年飼養量4萬頭以上,年產生畜禽糞污約187萬噸,在全區建立了12個畜禽糞污收集中心,每個收集中心均建有干糞堆場及3級沉澱池,配套11輛槽罐車,糞污收集不留死角。同時,建設年產6萬噸有機肥肥料廠,對在收集中心不能完全處理消納的糞污兜底收購。

“生豬養殖是一種產業,適度范圍的肉價調整,可以保障養殖戶的合理利潤,讓更多人願意養豬。”江蘇生豬產業技術體系首席專家、南京農業大學教授黃瑞華表示,在環保壓力下,豬場建設成本增加,非洲豬瘟讓疫病防控成本增加,同時近年來勞動力成本也增加了,多重因素疊加,養豬成本大幅提升,肉價適度上漲是必然的,但應避免豬價“過山車”似的大起大落,那樣既不利於養豬業發展,也影響到居民消費。

過去,我國養豬業歷來有“漲一年、平一年、跌一年”的周期性。“去年8月至今是養豬的大年,如果沒有大的疫情或其它不可預測因素,根據現有補欄狀況推測,大年將持續到明年的第四季度。” 黃瑞華提醒,目前豬肉價格處於高位,現在政策機會好、市場行情好,大公司布局速度明顯加快,但市場肉豬出欄增加有一個時間期的,一般從母豬懷孕到肉豬出欄至少需要10個月,等生豬出欄時,當前也要防止高價位補欄,到肉豬出欄時面臨低價位。同時,由於非洲豬瘟疫情已經警示我們,必須增加不少資金強化生物安全措施,后續能不能保証本金安全存在不確定性。

專家建議,養豬業者不能完全指望和依賴疫苗,而是要積極做好疫病防控,避免損失。據了解,農業農村部定期在中國政府網上發布全國生豬定點監測點生產數據,我省也在農業農村廳網站上發布生產、價格監測信息,以便養殖戶及時關注養豬大數據。(許海燕 吳 瓊 丁茜茜)

(責編:蕭瀟、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