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水爆炸8個月后實探“休眠”蘇北化工園:棄廠搬遷正上演

2019年12月10日11:48  來源:証券時報
 
原標題:實探“休眠”的蘇北化工園:棄廠搬遷正上演

李小平/攝 吳比較/制圖

鹽城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后,蘇北化工園區開始大整治,響水、濱海、大豐等地的化工園區大小化工企業,也在一夜之間“休眠”。

據証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此次蘇北化工園區的大整治,僅鹽城和連雲港地區涉及的停產化工上市公司或子公司就超過20家,波及農藥、染料和維生素等諸多行業。

如今,在長達數月的集體停產后,蘇北化工園區重新引起越來越多業內人士的關注。特別是10月25日,豐山集團宣布,公司原藥合成車間於當日正式投料復產。豐山集團由此成為鹽城市第一家獲得復產批復的化工企業。

停產的蘇北化工企業,不得自行復產,而且實行一企一策。政府的審核進度,不僅決定著涉事化工企業命運,也牽動著行業的發展。記者近日前往豐山集團所在地——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化工園,實地調查當地化工企業的現狀。

企業看到復產希望

在大豐區經濟開發區,有一處緊鄰東海的華豐工業園,與鹽城市區相距70公裡。公開信息顯示,該園區規劃面積11.6平方公裡,現有各類企業28家,其中化工生產企業達22家。響水“3·21”爆炸事件后,鹽城市委在4月4日決定徹底關閉響水化工園區,華豐工業園也一起進入停擺狀態。目前,華豐工業園仍處於警戒狀態,駛入園區的車輛,需要登記才能放行。

8月以來,蘇北化工園區的整治工作陸續推進。今年8月,鹽城市化工生產安全環保整治提升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了《關於印發鹽城市停產整治化工生產企業復產工作流程的通知》(簡稱“鹽化治辦〔2019〕5號文件”)﹔ 9月,江蘇省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領導小組正式出台《關於規范停產整改化工企業復產工作的意見》(簡稱“蘇化治(2019)4號文件”)。

兩份政府文件的發布,讓蘇北化工園區的停產企業看到了復產的希望。9月以來,大豐區政府官網也陸續公示了一些化工企業擬申請市級復產復核的公示。

雖說鹽化治辦〔2019〕5號文件下發已三月有余,但當証券時報記者置身華豐工業園內,仍感覺園區較為冷清,街道上幾乎看不到車輛和行人,所有化工廠都大門緊閉。隻有走近大門口門衛室才會發現,安靜的工廠還有安保人員留守。

一家化工企業員工對記者稱:“現在隻有豐山集團部分生產線復產了,園區其他公示過的企業,都還在復產的路上。既然政府允許一家企業復產了,其他企業后面也會慢慢開起來。比如,兄弟科技和輝豐股份在園區的工廠,現在都處在停產檢修中,等待驗收。”

“大小化工廠,出事很正常。”安全事故在這裡的工人看來,似乎已見怪不怪,“像這裡的化工廠,今年在停產整改期間,至少有兩起安全事故涉及到上市公司。”

安全事故是否會影響到涉事企業的最終復產,尚未可知。11月10日,大豐區政府官網顯示,江蘇海興化工有限公司、江蘇海力化工有限公司的復產申請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擬申請市級復核。

環保問題遭當地人詬病

“在化工廠上班確實危險,以前我在廠裡就是負責安全生產方面的事情,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符合要求,但還是得指揮工人去做。響水事件發生后,對我觸動很大,所以后來我就找了一個借口辭職了,總不能為了錢連命都搭上了。”一位當地居民對記者稱,雖然自己已改行,但身邊還有親友在化工廠上班,希望化工廠好好整頓,減少安全事故。

在一家化工企業門口,執勤的安保人員是一名從工廠車間調崗過來的年輕人。該人員稱,在此上班的工人,年齡普遍集中在40∼50歲。車間裡的味道太重了,年輕人一般受不了、扛不住。他在工廠車間待了不到半年,因為實在受不了難聞的味道,所以調到后勤崗位。

華豐工業園區,也是輝豐股份所在地。一年前,輝豐股份曝出環保問題。在記者此次採訪途中,輝豐股份也成了園區工人的眾矢之的。有當地人直言:“輝豐公司的事情,若不是利益問題致使內部人直接向環保部舉報,肯定不會得到解決。”

2018年4月,生態環境部發布相關情況稱,根據群眾舉報,生態環境部組成督察組於2018年3月中下旬對輝豐公司嚴重環境污染及當地中央環保督察整改不力問題開展了專項督察,發現輝豐股份公司環境違法問題嚴重,主要有4項,包括非法處置危險廢物、違規轉移和貯存危險廢物、長期偷排高濃度有毒有害廢水、治污設施不正常運行。此外,輝豐公司為應對督察組現場檢查還臨時編造危險廢物管理台賬,並提供虛假報表。

環保問題被曝光后,公安機關依法對多名涉案人員採取逮捕、刑事拘留、監視居住等強制措施。經過一年多的立案調查,証監會針對輝豐股份的信披違規也有了結果,公司於2019年12月2日收到証監會江蘇監管局下發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經查明,輝豐股份涉及虛增營收、隱瞞環保處罰、高管被刑拘披露不准確等三項信披違規事項。

輝豐股份在環保問題曝光后,立即被相關部門勒令停產整頓。2018年11月,輝豐股份全部制劑工廠復產。不過,受響水爆炸事件波及,2019年4月起,輝豐股份再次停產整頓。

在等待復工的日子裡,工廠為所有員工發放生活補貼,在繳納五險后,每個員工每個月能拿到1000元左右。不過,由於復產消息未定,大量外地員工離職,這也導致化工園附近街道的店鋪生意滑坡。

“人流量少了,生意也就不好做了。”華豐工業園不遠處的街道上,一家商店老板說,以前園區開工的時候,下班后滿大街都是人,商店隻要願意做,可以24小時不打烊。現在街上一天到晚都沒有幾個人,旁邊海洋公園因為參觀的人少經營困難,飼養的海豚已經餓成皮包骨了。

化工園區環境問題,至今仍被當地人詬病。其中,一家餐飲店老板說,隻要園區復產,生意就會好起來,但環保整治確實需要加強。這次園區化工企業集體停產前,客人到這裡辦事,一頓飯的功夫,停在馬路上的車,滿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白點,很多外地人誤以為是下雪了,其實都是化工廠煙囪排放的酸性氣體導致的。隻要園區的化工廠一開,戶外根本不能晾衣服。

有當地業內人士稱,希望這一次大整治后,化工企業的管理進一步規范,安全、環保等方面隱患能得到較大程度的消除。長遠來看,這將有益於當地化工產業的發展。

復產進程規律難尋

“目前,我們公司的復產申請,已經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正在申請鹽城市級復核。即將進入市消防部門的現場檢查驗收,接下來還有市安監、環保、應急管理、工信等部門,都會到公司來現場檢查驗收。”12月5日,一家化工企業相關人士對証券時報記者表示。但對於何時復產這一問題,上述企業稱“年內能不能復產,還不好說”。

根據鹽城市化治辦相關復產要求,企業無權自行復產,且復產過程需要層層審批。首先要企業向所在的化工園區提出申請,由園區進行一整套審查后,向所在的縣級政府或相關部門呈報申請﹔縣級政府收到園區申請后,組織相關部門再進行一整套驗收,驗收合格后報市政府復核﹔市政府接到縣級申請后,由市政府分管領導簽字后,市化治辦組織相關部門再去企業現場復核,並將復核結果報市政府審定﹔經市政府書面批復同意后,企業方可生產。

9月以來,大豐區政府相繼公布了豐山集團、兄弟科技大豐廠區(江蘇兄弟維生素有限公司)、輝豐股份等6家企業擬申請市級復產復核的公示。其中,除豐山集團已經復產外,其他5家企業的復產申請仍在市級復核的路上。

為何豐山集團能夠率先復產?根據化工園區工人們的說法,主要原因包括:首先,豐山集團底子好,公司運行較為規范﹔其次,在此次停產整頓過程中,豐山集團投入了超過億元的真金白銀,用於各種安全、環保方面的整改﹔另外,豐山集團是當地知名企業,影響力較大,企業綜合實力和納稅能力,在鹽城市排名居前。不過,當記者就此問題向公司咨詢時,公司方面未予回應。

其實,早在9月18日,豐山集團的復產申請,就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如此算來,從區級驗收到通過市級復核,再到最終復產,豐山集團又等了一個多月。

排在后面的江蘇兄弟維生素有限公司的復產申請,於9月29日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僅比豐山集團晚了10天。但如今,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多月,江蘇兄弟維生素有限公司的復產申請仍處於鹽城市級復核中。所以,后續排隊中的企業,復產時間難料。

“現在馬上要到年底了,這段時間也是政府抓安全生產的重要時段。”上述一家排位等待復產的企業對記者稱,“春節前能不能通過市級復核還不好說。”

一些局外的同行或可替代企業,今年則是賺得盆滿缽滿。

據了解,發生“3·21”爆炸事件的響水化工生態園,聚集了十余家染料及中間體生產企業。其中,爆炸事故主體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間苯二胺為主打產品,是國內生產經營該類產品的重要企業,年產量約1.7萬噸。事故發生后,染料及中間體產品隨即漲價,以浙江龍盛為代表的染料企業,也受到資本市場熱捧。今年前三季度,浙江龍盛營業收入達到166.23億元,淨利潤達到38.82億元,雙雙創下歷史新高。

蘇北化工園區,也是國內維生素的重要生產基地。浙江醫藥和海嘉諾的生物素(又稱“維生素B7”)生產廠區布局於此,於今年4月相繼停產。兩家公司生物素產能約佔市場總份額的30%。在市場供應減少和需求大增的背景下,生物素價格已從最低時的50元∼60元/公斤,漲至220元/公斤附近。

整改與搬遷

在蘇北化工園區的大整治中,園區化工企業的動態,正受到市場的密切關注。

有業內人士對証券時報記者表示,豐山集團的復產通告,讓蘇北化工企業重新看到了希望,但這並不意味著其他前期停產企業都會陸續復產,關鍵還是要看當地政府對復產申請的審核力度。

在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警示教育大會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化工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性產業,也是江蘇省的一大支柱產業,要堅持“本質安全、綠色高端”,通過“砸籠換綠”、“騰籠換鳥”、“開籠引鳳”,推動化工產業進行深層次的結構調整,系統性重構現代化工產業體系。

今年4月,《江蘇省化工行業整治提升方案(征求意見稿)》發布。該文件提出,2020年底前,全省化工企業數量減少到2000家,到2022年底前,化工企業數量控制到1000家以內,並且要求對全省50個化工園區開展全面評價,根據評價結果,壓減至20個左右,沿長江干支流兩側一公裡范圍內、化工園區外的34家企業原則上2020年底前全部退出。

根據相關分析報告,如果按照上述征求意見稿文件中所述,最終隻保留1000家化工企業,將有6400家面臨關閉。這種力度前所未有。

“從目前情況來看,園區內22家化工企業,最終能復產的企業可能也就七八家,其他企業都得關停、搬遷。”在華豐工業園,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豐山集團的此次復產,讓其他停產的化工企業也看到了希望,但這家公司投入了上億元的資金用於各項整改升級,復產樣本已經擺在這裡。照此要求,一般中小化工企業根本承受不了。“目前,園區內有幾家企業已經被放棄了,其中一家化工企業,今年原本還投入了上千萬的資金整改,但后來看到這種情況,老板說不干了就不干了。”

記者調查了解到,鹽城市部分化工企業正在考慮到內地投資建廠。有企業透露,“前段時間,還專門去了內蒙古的烏海、寧夏中衛等地考察”。另有浙江化工企業向記者反映,他們正在考慮將蘇北的生產基地回遷到浙江。(李小平)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