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華:這兩年學會坦然面對自己、面對周圍的人

2019年12月10日14:25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霍建華 這兩年學會坦然面對自己、面對周圍的人

電影《大約在冬季》

電視劇《如懿傳》

電視劇《花千骨》

兩年后,再採訪霍建華,感覺他變了。

變得更健談,更開朗,也更鬆弛了。“我這兩年確實有很大的變化,願意打開自己去談很多問題,可能這是一種成熟的返老還童,對我來說沒有那麼多嚴重的事情了,也想讓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服一點。”

舒服和自在,聽起來好像很容易,但對永遠被外界關注的霍建華來說卻沒那麼簡單。他說,他沒有一顆想當偶像的心,不喜歡做偶像,也覺得自己撐不起這個詞。

他至今沒有開通社交媒體,隻想靠作品說話,被問到流量時代為何要如此特立獨行,他輕描淡寫的一句:“我們不該隨波逐流,我們要有自己的想法。”

“沒有社交媒體照樣有戲拍”

在每個藝人都要靠網絡“營業”來拼流量的時代,霍建華卻是特殊的存在,不僅自己不開設社交媒體,去年9月12日,他的華杰工作室官微也正式宣告關閉,並寫下“從今以后,隻想用最純粹的方式和大家交流(就是用影視作品)”的個性宣言。

“因為本來就不需要,那個東西對於電視、電影沒什麼幫助,該有的作品,還是讓觀眾純粹地去看吧。”

自2002年出道至今,霍建華一直是網絡絕緣體,網上流行什麼他知道得不多,就連朋友圈和頭像都不更新,他笑說自己被別人調侃是“從山裡來的人”,“微博很流行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有,我說我沒有。別人瘋狂勸我‘你這樣怎麼行啊,你必須要有,要不你混不下去’。我那時就放言要做一個沒有微博,但依舊有拍不完戲的演員。”

他話鋒一轉:“你看,到現在我也沒有微博,但我還是有很多戲。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你不能說得太絕對。我雖然不是很自信,但骨子裡還是很有韌性的。”

A 拍電影,緊張感從未消失

編劇饒雪漫在創作《大約在冬季》劇本時就想過要找霍建華出演男主角,“但考慮到他片酬比較貴就去問了別人,問完發現(別人)更貴,又回來找他(大笑)。”因為和霍建華從沒合作過,饒雪漫也擔心對方不答應,便請好友林心如吹了點“枕邊風”:“是心如幫我把劇本轉給建華的,確實他太久沒有演戲了,剛好看了以后很喜歡,但又有一些緊張。”

對演戲,尤其是在電影上的發揮,霍建華一直有種緊張感,他曾說電視劇有很多集,可以慢慢彌補﹔但電影就那麼一百多分鐘,必須將所有的能量集中起來,在有限的時間內發揮好。

而在這部新作中,霍建華的緊張感從未消失:“我電影拍得少,主要是性格原因,慢熱,一開始我會站在理智那方,經常進不去角色,沒辦法一下子就把自己交給一部戲和那麼多人。還好過程中他們給我很大的信任感,讓我去相信這個故事。”

以前工作,霍建華最愛坐在角落裡沉思,他不會把手機帶到拍攝現場,也不會睡覺,怕精神渙散。但《大約在冬季》拍完后,每個人都知道霍建華這一次“越拍越開心”。

因為這部戲,霍建華和齊秦還成了哥兒們,“那是齊秦誒,伴隨了很多人青春歲月的齊秦,從我上中學到步入社會,他的歌一直都在我的生命裡,以前很難有交集。”他想了想,露出滿臉幸福感:“有時拍電影就是這麼妙,我從沒想過若干年后,可以在齊秦的歌裡演一個角色,成為參與者。”

B 沒有了表演不知能干什麼

在霍建華身上,你常常能發現一些老藝人的做派。敬業、專業,以十二分的熱情投入工作,很大原因,是他認為演戲是這麼多年來自己唯一,也非常希望堅持做下去的一件事,有時候他假想如果沒有了表演是很令人恐懼的,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干什麼。

雖然演繹了大大小小數十個角色,但霍建華並不認為那其中有自己真正想要的:“我更想演一些生活化的東西,而不是刻意去扮什麼高大上,傳達什麼正能量,我是現實派,並不是那種理想派或者天馬行空型的。觀眾看到的應該是關於人性的東西,而不是特效和花裡胡哨的噱頭。能讓人回歸到最單純的狀態去欣賞電影,是我覺得做演員最有價值的地方。”

《如懿傳》中,霍建華飾演的乾隆被原著迷戲稱為“渣龍”,這是個既多疑、城府又深的角色,他同意接演,完全是從演員角度出發,對他而言,當演員最過癮的就是可以深層次地刻畫人性。但之后,他明顯放慢了腳步,“如果沒有合適的(劇本),我不想輕易去拍戲。”

C 爆紅那段時間曾恐慌到不敢出門

前幾年正值“霍建華年”,奔波於劇組、影視作品宣傳之間的他,以幾近飽和的工作量度過每一天,《花千骨》的熱播,《他來了請閉眼》的持續助力,讓他徹徹底底地“爆火”了。

但他發現“爆火”的感覺會讓人感到恐慌,過度的被關注甚至一度讓他不敢出門,對外界充滿了防御,“后來想,我干嗎不敢出門啊,我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不敢出門(笑)?這兩年我經歷了很多,可能兩年發生的事情抵別人的十年、十五年。最大的改變就是,知道了隻有自己舒服才最重要,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我都能坦然接受,包括結婚生子,更坦然地去面對自己、面對周圍的人。”

這兩年,霍建華參演了幾部電影,但卻一直不如在電視圈紅火,開始有人對他的演技進行分析,其中不乏質疑。減少了的曝光量,放慢了的接戲頻率,似乎驗証了“霍建華沒有以前紅了”的猜測。問他,靠銷聲匿跡換來的平淡期會不會多少有些小失落,“當然不會,我從來不在乎這些。演員始終不能一直處於高強度的曝光或永遠被熱情的粉絲所簇擁,這未必是好事。我一直認為有些層次會更好一些。當你到了一定年齡,就知道自己要有所沉澱,要懂得生活,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一年拍七部電視劇,沒有生活了。”

他感嘆“作品少”不是壞事,“年輕的時候把量沖上去,用工作填滿時間。到現在這個階段,我突然覺得不用接那麼多了,也不需要拍那麼多,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戲的質量提得更高一點。”

沉默了幾秒,霍建華說,“這一兩年大家對我私人生活的關心足夠多了,我想哪天大家隻關注我的表演而不在乎其他該有多好。我也想成為戲骨,小骨就好,花千骨(大笑)。”

新 鮮 問 答

新京報:如何定義《大約在冬季》中齊嘯和安然的愛情,你覺得是悲劇嗎?

霍建華:未必,不管是友情、愛情、親情,不可能永遠如魚得水,人生總會有遺憾。

新京報:演了這麼多的愛情故事,會對你自己的愛情觀產生影響嗎?

霍建華:不會,我只是一個旁觀者,不會把自己的人生觀放在裡面。

新京報:上一次採訪時,你曾說自己沒法像胡歌一樣瀟洒,去進修或者讀書,這兩年對於這個問題的心態有變化嗎?

霍建華:答案依舊是不一定,每個人的生活規劃不一樣。我有我的規劃,也有我的生活節奏,但現在看來我覺得我和他都安排得很好。

新京報:你會在意,別人將你在電影和電視劇方面的成績做比較嗎?

霍建華:不會,因為都是影視。現在看來我的確電視拍得比較多,但那不重要,我始終就是一個演員,假如有人說你電視劇演得比電影好,我也無所謂。但唯一不敢碰的就是話劇(笑),因為我習慣沒有觀眾的現場,也很喜歡封閉起來去工作。

新京報:表演上,離你內心的標准還遠嗎?

霍建華:還差得很遠(笑),現在隻想,每一步都有一些突破。

新京報:想怎麼去接近這個標准呢?

霍建華:就像以前仙俠劇之類的我演了很多,這些更多是技術含量的東西,何為技術含量?就是你在綠布下去做一些天馬行空的事情,你的信念感、想象力會很強,但沒有把內心拋給觀眾看。現在我越來越想拍人性化的東西給觀眾看,像《如懿傳》,要寫實,不要以前那種完美男子啊,或者是很帥的男人,這些吸引不了我了。

新京報:不拍戲的時候,怎麼安排生活?

霍建華:就是生活嘛(笑),我不想在沒戲上檔的時候卻還是總在觀眾面前曝光,我不是那樣的人。還是需要有作品,那樣讓我覺得順理成章,也是我對自己職業的一個認知。(周慧曉婉 郭延冰)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