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車站的聚會》胡歌為保証身材三天隻喝咖啡不睡覺

2019年12月11日16:29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為保証身材,胡歌三天隻喝咖啡不睡覺

12月6日上映的《南方車站的聚會》(以下簡稱《南方車站》),至截稿前上映5天票房1.56億,已經超過刁亦男導演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的總票房(1.02億)。這個成績對制片人沈暘來說,在預期之內。影片投資過億,她的預期票房在3億以上,“希望能夠穩住,這樣對中國電影市場更多可能性又跨出一步”。

在近期的澳門國際影展上,《南方車站》也有展映,新京報記者獨家採訪了該片制片人沈暘與導演刁亦男,沈暘曾為《白日焰火》《少女哪吒》《路邊野餐》《冥王星時刻》《地球最后的夜晚》等作品擔任監制工作,這是她與刁亦男導演的第二次合作。導演刁亦男稱雖然與前作《白日焰火》在類型和對邊緣人物的關注上一脈相承,但這一次更加暴力,更加沒有遮掩,對於演員表演提出了要更多運用肢體表演而不是展現心理變化的要求,在打斗場景中加入了極具風格化的京劇打板聲音設計。

桂綸鎂

像俠女一樣仗義

桂綸鎂飾演的陪泳女劉愛愛,來自導演在寫劇本時偶然看到的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廣西銀灘的一個陪泳女,女孩坐在船上,這張照片給刁亦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電影2018年4月28日開機,桂綸鎂大年初九就來到武漢體驗生活,住進筒子樓,與語言老師同吃同住,主動去晒黑皮膚,以接近角色。在《白日焰火》中曾有桂綸鎂去看老武俠片《俠女十三妹》的情節,這次《南方車站》,刁亦男也表示劉愛愛是武俠女英雄,“劉愛愛沒有功夫,不可能施展拳腳,但內在的俠義精神往往是底層江湖這些弱小邊緣女孩身上具備的,超出了都市文明人的想象,甚至是我們難以企及的特別傳統朴素的道德力量。從這點上來講它特別古典。”

胡歌

像白紙一樣純粹

作為制片人,沈暘並不避諱選擇胡歌有商業上的考量,在刁亦男看來,胡歌本身的憂郁和俊朗非常符合脆弱悍匪的角色,加上他主演電影不多,像白紙一樣能夠形成非常純粹的表演風格。電影開機前,胡歌和廖凡聯系武漢當地公安局體驗生活,練習射擊,一起開會,與公安人員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去武漢路演,飛機一落地,胡歌第一個微信就發給了武漢市刑偵大隊長:“周澤農又回來了”。片中有一場半裸包扎傷口的戲份,為保証身材狀態,胡歌三天隻喝了少許咖啡,不睡覺,不斷晒燈塑形,讓自己留住生理上和情緒上的負面元素。

●制片原則

電影最大其他往后推

沈暘看完劇本之后就對刁亦男說,這個戲差不多要有一個億的體量。導演都驚到了,我刁亦男的電影竟然要一個億嗎?沈暘以制片人的身份給導演仔細掰算了一下,電影涉及3000人的群演,800多輛摩托車,80多場不重復的景,並且,全片80%的戲份是夜戲,因為夏天拍攝,日長夜短,更是給拍攝增加了難度,這些都決定了《南方車站》的體量,不僅是刁亦男最大投資的片子,也是沈暘作為制片人操作的最具挑戰的項目。

在拍攝過程中,作為制片人的沈暘,在資方和導演中間受夾板氣,導演經常把沈暘當作資方代表,爭吵也在所難免,沈暘經常跟導演說,所有的演員主創,不是隻為你一個人拍戲的,他們也有其他工作。但有時資方老板到現場探班,對導演卻說,你盡情拍。

沈暘也始終堅持一點:“一切以電影為最大,其他都可以往后推”。創作上的死磕也導致整個拍攝超期一個多月,但基本沒有超支。令沈暘感動的是,所有演員沒有因為超期而提出任何附加要求,而是無條件地投入到創作中。

●取景地

武漢天天變順拍是噩夢

片名《南方車站的聚會》是導演刁亦男在劇本階段就已經確定下來的,南方的浪漫炎熱和車站裡發生的聚散離別是很多人的記憶,也是有故事會發生的場景。電影最初在廣州取景,但刁亦男覺得湖泊眾多的武漢更適合拍攝,就把劇組搬到了武漢,5個月的拍攝恰好伴隨著武漢最熱的夏季。

在武漢拍攝有很多不可控因素,武漢市宣傳部長名片上的slogan就是“武漢,每天不一樣”。劇組拍攝前在這兒勘好景,等到拍攝時發現場景沒了,導演得重新修改劇本。《南方車站》的劇組駐扎在武漢市藏龍島,2017年這裡曾發大水,天氣難以捉摸。就在各種不可預測的條件下,導演刁亦男仍然堅持順拍,這給制片團隊的工作帶來很大壓力。同一個場景,在兩個月之內有好幾場戲,一般的導演為了避免轉場會一次性拍完,但刁亦男則會按照故事的時間順序拍攝,兩個月之后再返回頭來繼續拍。“很有可能我就因為這個事情接到律師函了,”沈暘說,比如我們在這塊水域上搭了個景,拍完一場戲之后,兩個月之后還想用,但當地不可能一直允許我們把景搭在那邊。

●3000名群演

貓眼貓耳是三胞胎

《白日焰火》中群演最多的是廖凡溜冰那場戲,大概有1000多人,而《南方車站》中各種不同的生態群像,渡輪碼頭、小偷大會、建筑工地等特別豐富,最大的場面調度需要3000多名群演同時進行,這些群演都是普通群眾,工地上的群演都是當地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這對制片來說是個特別大的挑戰,武漢幾乎沒有專門的電影拍攝資源,之前也沒有像《南方車站》這樣地域跨度大、群演數量多的電影在武漢拍攝。3000人次的群演,必須經過導演本人或者兩個執行導演確認過才行。

片中演員表演很真實,與胡歌有很多對手戲的盜竊團伙頭目貓眼、貓耳其實都是非職業演員。老二之前在表演進修班學過一些表演,老三是武漢的一個快遞員。在現實生活中,兩人還有一個哥哥,是三胞胎。老大生活在澳洲,《南方車站》在澳洲參加電影節時,放映的影院就在老大住的房子底下,老大去影院看片時,很多國外觀眾都把他錯認成片中的貓眼和貓耳兄弟。

●80%夜戲

燈光是拍攝最大挑戰

《南方車站》有80%以上是夜戲,刁亦男表示:“夜戲不僅需要用戲劇性的光把人物照亮,看清演員的表演,夜晚的很多自然光源也非常有魅力,能夠強調出那種神秘,黑色夜幕讓前景有了舞台化的效果,遮蔽了后景白天雜亂的景物,這些東西都形成了抽象的舞台感,又不會損傷文本。”

劇組請來了王家衛的御用燈光師黃志明,他也曾在《江湖兒女》中與賈樟柯合作過。黃志明是整個劇組中年齡最大的一個,接近70歲,他對沈暘說,我跟賈樟柯每天工作不超過11個小時,但在《南方車站》每天工作卻超過13個小時。沈暘很心疼,每場戲燈光師都是最早到場的,要排線、布光源設備,拍完之后又是最后離開的,要等所有部門走后才能把設備收掉。沈暘從制片人的角度特別感謝他,既有審美,還會考慮到制作成本。

沈暘印象中有幾場戲對燈光部門的挑戰特別大,比如胡歌騎著摩托車在堤壩上由遠及近,被貓眼開槍打中,掉下堤壩。這場戲是一個長鏡頭,而現場沒有一丁點兒照明,兩邊都是樹林。還有胡歌和桂綸鎂湖面上的戲,黃志明總能通過巧妙地布置,將各種不同的日常照明,嵌入到實際拍攝中。

【導演解析】

動物

(在刁亦男電影中,動物是個很特殊的元素:《白日焰火》中出現了樓道裡的馬,《南方車站》片中在動物園裡追捕犯人)過去我們西安的中學有一個逃犯越獄逃跑,全城的警察都沒抓到他。后來被捕后他交代一直躲在動物園的大象館裡,兩個禮拜時間跟大象同吃同睡。我覺得這個講人和動物彼此不分的故事很有意思,所以也把它用到了電影裡。很多動物旁觀另一些更強悍的動物圍獵一隻更小的動物,就像一個叢林一樣,大家都在扮演著動物的角色,人作為動物在極端危險和極端狀態下的那種自然的釋放。

隧道

隧道往往是人最初的記憶,從子宮裡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從一片黑暗中看到前面縫隙透出一點兒亮,可能隧道也有這種感覺,通過黑暗的母體初到這個世界上,它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光線變化。

飯館

小飯館也是我喜歡的空間,比較隱蔽,總好像有故事會發生,而且在城中村的夜晚所謂的公共空間似乎也隻有這些地方。

大棚和哈哈鏡

游藝大棚和哈哈鏡是我小時候去看過的,在公園或者城市空場上真的有這樣的流浪藝人,展現各種絕技以此謀生,所以一直在我的生活經驗裡。拍攝時我們發現大棚的影子特別夢幻,呈現出微妙曖昧的影像,非常符合兩個人在這一刻奇妙的歷程和夢境一樣的感受。特別是進到大棚裡面,花瓶女孩在唱抒情的歌曲,他們站在一些鏡子前面,更讓這種夢境成為不真實世界裡的樣貌。

情欲戲

情欲是男女之間交往常常表現出來的某種關系的寫照,在這裡面兩個人各懷心事,又呈現出動物性的吸引,這種吸引也成了他們完成任務過程中必需的環節。在湖面上的黑暗中,湖水似乎把他們同殘酷的世界隔開了,他們在黑暗的搖籃裡蕩漾,經歷了短暫的情欲,這個情欲的存在更襯托了即將到來的死亡的殘酷和凶險,因為生命不就是情欲、愛和死亡這個硬幣的兩面嗎?(口述:刁亦男)

(滕朝 李妍)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