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充值50元VIP會員超前點播 這個操作的吃相難看嗎?

2019年12月16日08:32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充值50元VIP會員超前點播 這個操作的吃相難看嗎?

12月11日,熱播劇《慶余年》才播一半就在騰訊視頻和愛奇藝開啟了“會員提前看6集”超前點播模式。超前點播是指在會員的基礎上,推出50元始終多看6集或是單集付費3元的觀劇模式,並收回預告觀看權。如果VIP會員以點播單集的方式點播至結局,將花費60元。繼《陳情令》收費看大結局引發話題后,《慶余年》的超前點播在劇粉中引發不小爭議,在社交平台持續發酵。《人民日報》也發聲,認為對這種套路用戶權益的做法“不能慣”。

正方 額外收費,侵犯消費者權益

VIP額外收費的方式,網友不是第一次遭遇。今年暑期大熱的《陳情令》最后大結局時也採用過這種運營方式。近期,又在《明月照我心》《沒有秘密的你》和《從前有座靈劍山》中再次試驗超前點播,都沒有引發太多討論。直到這次《慶余年》的超前點播,網友情緒突然被引爆。“想錢想瘋了嗎,吃相也太難看了吧?”“不慣這臭毛病!”

這也引發不少權威媒體發聲。《人民日報》評論就指出,VIP之外設置VVIP,額外掏錢才能享受超前點播,視頻網站是在制造焦慮誘發用戶消費。在此前購買VIP的協議中是否有這個約定?如果沒有標明,這種額外收費的行為,實際是對消費者權益的侵犯。

《人民日報》稱,VIP“專屬廣告”的質疑已沸沸揚揚,一些視頻網站為何還敢於藐視用戶權益?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套路?面對輿論質疑面不改色?究其因,在此類消費的權益保護是否存在漏洞,值得社會各界和有關方面關注。

解析:網友吐槽,權威媒體則開始審視收費背后是否存在不合理。面對“不守規矩”的視頻網站,除了靠用戶用腳投票,是否應依法依規進行管理?多年來,視頻網站經歷了“野蠻”生長的發展階段,付費模式也漸漸被用戶所接受。但一些網站便因此抱著竭澤而漁、焚林而獵的心態來運作,長此以往毀掉的恐怕不只是網站前途,還會殃及付費模式。對待用戶缺少起碼的尊重,這樣的視頻網站不能慣。

反方 視頻網站也迫於變現壓力

鍋都應該由視頻網站來背嗎?也有觀點認為,超前點播+會員付費,探索多元的會員權益和商業模式是未來的大勢所趨。如果與國外網絡收費節目相比,國內會員價格並不高。當下各大視頻播出平台之間競爭激烈,還有盜版威脅,在單個平台提價風險過高的情況下,超前點播是現階段最有益的探索模式。

它給網友帶來選擇,付費看,還是不看?這其實是視頻網站集體提價前的一次商業探索,可以根據網友的接受程度,來調整定價策略和運營模式。也期待平台真正回歸平台,視頻網站迎來最為健康的C端付費時代。未來平台不斷帶來優質的內容,而觀眾願意為優質內容買單,分享到C端付費收益的片方積極生產優質內容,整個產業鏈實現良性循環。

解析:在視頻網站整體呈現虧損的大行情下,數據顯示,優質劇集的商業變現能力對於視頻平台是非常重要的。2016年愛奇藝獨播的韓劇《太陽的后裔》帶來500萬付費會員,進賬1.9億,《延禧攻略》為愛奇藝帶來1200萬付費會員,《扶搖》和《如懿傳》也為騰訊帶來各1000萬、700萬的付費會員。《陳情令》大結局超前點播為騰訊賺了超1.56億,因此即使引發輿論聲討,為緩解盈利壓力,視頻網站還是選擇繼續探索提高單個用戶付費。

分析

A:為何粉絲出現這麼大反彈?

為何會引發這麼大爭議呢?就像有粉絲說的,“不是每部劇都是《陳情令》。”《陳情令》在今年開啟的偶像運營模式震驚了業態。付費模式也曾引發爭議,但隨后不斷有更大的“驚喜”:國風音樂專輯銷售百萬張,周邊從漢服到口紅一個都不少,甚至對最后的演唱會都開啟了付費觀看直播的模式,幾乎在劇集的基礎上實現了收割粉絲經濟的最大化。

盡管《慶余年》劇集以輕鬆穿越的劇情和個性化減壓的台詞吸引粉絲,但劇集本身對粉絲的粘性遠沒有那麼高。還沒有在各方面進行更完善鋪墊的前提下,就開啟了價格更高、周期性更長的超前點播,難免會出現反彈的聲音。

B:網站隨意變更付費模式好嗎?

根據《慶余年》VIP超前點播的公告,超前觀影的特權價格會隨著內容更新動態變化。12月11日至2020年1月13日,更新期間,視頻VIP用戶可逐集付費解鎖,定價3元/集。

12月11日至12月16日,視頻VIP享受50元特價付費解鎖未播集,更新日比VIP多看6集,打包解鎖后無需再付費。12月16日以后,就不會有如此“劃算”的價格了。

記者了解到,用戶協議方面,視頻網站有權根據法律規定及政策變更、版權方要求、運營需求等進行VIP會員權益及特色會員服務內容的全部或部分變更、調整、取消、增加(包括但不限於視頻內容播出進度調整、停播或額外付費點播等),就前述權益的調整,視頻網站將在“VIP特權頁面”、相應服務頁面或以其他合理方式進行通知。根據協議,視頻可根據“運營需求”修改VIP會員在付費后的權益,包括但不限於額外點播,“通知”會員即可生效。但律師告訴記者,協議中關於播出平台可以單方面任意變更條款的約定,是違背契約精神的,如果協議一方可以隨意修改協議,那訂立它的意義何在呢?(張楠)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