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海歸金融碩士鑽研祖傳“彈棉花”手藝

2019年12月23日08:37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蘇州海歸金融碩士不要高薪 苦心鑽研祖傳“彈棉花”手藝

家裡保存的祖傳老磨盤。

蔣曉棟在彈棉花。

蔣曉棟和母親在一起。

“‘木弓曲引蠟弦繃,開結揚茸白氆成。村舍比鄰聞相杵,錚錚暢答合斯聲。’這首詩說的就是‘彈棉花’,‘彈棉花’這門技藝有著很悠久的歷史,在我們家已經傳承了130多年,我現在算是第六代傳人了。”蔣曉棟一邊介紹“彈棉花”技藝,一邊給紫牛新聞記者演示棉被的制作過程,這個在常人看來有些“土”的老手藝,在蔣曉棟的眼裡卻成了特別有趣的事業。

今年33歲的蔣曉棟,2010年到美國攻讀金融碩士,畢業后回到了家鄉。“我去美國讀書的時候,行李箱內裝著兩條媽媽彈的棉被,柔軟的棉被讓我在異國他鄉感到很溫暖。自從我有了孩子后,對‘彈棉花’技藝有了深刻的理解,所以繼承媽媽的事業義不容辭。”在12月13日舉辦的蘇州市第四屆巾幗創新大賽總決賽中,蔣曉棟和母親黃翠萍一起參加的項目獲得了三等獎。為了更好地傳承手工彈棉技藝,蔣曉棟專門申報了蘇州市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溫暖的感覺

蓋上好的棉被,似乎被媽媽抱在懷裡

用榔頭敲擊弓上的弦,棉花翻滾恰似雲海雪濤,極富韻律的敲彈聲,成為許多人心中不可替代的回憶。如今,機械化生產給人們的生活帶來極大的方便,“彈棉花”這門獨特的老手藝已經漸行漸遠。昨日下午,位於張家港市金港鎮上的手工彈棉技藝展示館內,蔣曉棟正在給參觀者講解棉被制作過程。

從小學到高中,蔣曉棟一直在家鄉張家港讀書,母親“彈棉花”的身影伴隨他成長。那些年,蔣曉棟對“彈棉花”這門手藝並沒有太多感覺,他覺得這只是媽媽的工作而已。高中畢業后,蔣曉棟考上了南京財經大學,學習國際貿易專業,大學四年時間讓他對國際經濟和國際金融有了較深的認識。2010年,蔣曉棟前往美國堪薩斯大學攻讀金融學碩士。蔣曉棟對紫牛新聞記者說:“我到美國讀書的時候,媽媽特意為我准備了兩條親手制作的棉被,塞在我的行李箱裡。每天蓋著柔軟的棉被,心裡特溫暖。”

2012年畢業后,學成歸來的蔣曉棟回到了家鄉張家港,在當地一家光伏企業擔任營銷總監的職位,年薪在30萬元左右。“剛回到家鄉,總想著要自己闖出點成績。”蔣曉棟表示,自己最開始的時候,對“彈棉花”這門手藝並沒有特別在意,只是覺得母親手工制作的棉被蓋起來特別舒服、特別貼身。2016年,蔣曉棟的兒子出生了。“孩子的出生讓我對這門手藝的感情更深了,真的是養兒方知父母恩,在兒子出生以后,我很贊同一個朋友的看法,‘好的棉被給我一種在媽媽懷抱裡的感覺。’”蔣曉棟說。

悠久的歷史

可查的記載,“彈棉花”已有900多年歷史

從那時候起,蔣曉棟開始研究“彈棉花”這門古老的技藝,他查詢了很多資料,找到了關於彈棉花的歷史記載。“‘彈棉花’這項技藝最早被記載在《農書》裡面,至今大概有900多年的歷史,當然,這只是有記載的資料,具體到底是什麼時候有的,我們很難追尋到底。”蔣曉棟說起彈棉花的歷史,開始滔滔不絕,“你看這幅《御制棉花圖》,就是乾隆年間直隸總督方觀承將棉花種植、紡織及練染的全過程工筆繪畫十六幅,每幅圖后面配以文字說明,裝裱成《御制棉花圖》,經過乾隆皇帝題詩作成的。其中‘木弓曲引蠟弦繃,開結揚茸白氆成’說的就是‘彈棉花’。”

“我們家的‘彈棉花’歷史已經有130多年了,家裡現在還保存著一塊祖傳的老磨盤。在17年前,我媽媽從我姑奶奶(爸爸的姑姑)那裡接過這門技藝,就一直堅持了下來。我的媽媽是第五代傳人,今年已經63歲,我現在是第六代傳人。”蔣曉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對手工“彈棉花”有一種特殊的情懷。

“在很多人看來,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是偏觀賞性的,但是手工棉被不一樣,這是一個需要閉著眼睛才能夠體驗的物品。很多人對棉被的記憶都是‘老棉被’,為什麼叫‘老棉被’,就是因為在特殊的年代,一床被子很多人用了一輩子,當然是‘老棉被’了,所以在年輕人眼裡,用棉被很有鄉土氣息。我母親是一個很開朗的人,但是由於文化水平不高,所以向別人講解‘彈棉花’工藝的事情就由我來替她完成。”蔣曉棟認為,手工棉被一直是被很多人所低估的,“現在時代不同了,對於生活在都市的年輕人來說,溫度其實並不是什麼問題,所以棉被不再需要做得那麼厚實,那麼‘土氣’。”蔣曉棟說,“我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大家重新用現代的眼光來看待‘彈棉花’這種傳統工藝。”2018年底,蔣曉棟決定正式對祖傳的“彈棉花”技藝進行推廣,並且注冊了品牌。

精巧的技藝

需要敲彈7000下,制作一床棉被3個小時

“我從兩年前開始跟著媽媽學習‘彈棉花’技藝,現在對於棉被的制作過程已經很熟悉了。它不僅是一項體力活,還是一項技術活。”蔣曉棟介紹,手工棉被制作需要經過四道工序,分別是手工敲彈、手工牽紗、手工打磨、手工縫制。其中手工敲彈是整個棉被制作的靈魂,也是“彈棉花”的精髓所在,使得手工棉被具有獨特的蓬鬆性和柔軟性。

手工敲彈是通過敲彈弓弦震動讓棉花的纖維打開,打開的同時又全部粘連在一起,所以它既有耐久度,又有蓬鬆性。手工牽紗就是在彈好的棉花上將紗一根一根牽上去,每根紗都是活動的,都是獨立的存在,這樣做出來的棉被怎麼拉扯也不容易壞。手工打磨環節,先是用銀杏木制作的磨盤進行輕磨,讓棉花和紗輕輕地抓在一起,等到全部粘完以后,再進行重磨,讓所有的棉花和上面的紗牢牢粘在一起,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把一整張紗布覆蓋在表面,用紗線進行縫制,這樣做主要是起到保護的作用。

“整個過程要敲彈7000多下,經過敲彈后的棉花會被3000多根紗線固定,最終經過打磨和縫制,制作一床棉被需要3個小時,一個熟練工需要學習的時間至少是兩年,而我們現在招收的工人主要還是以前做過‘彈棉花’的老手藝人,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們的生產能力。”蔣曉棟說,“我們家的棉被比市場上在售的產品要稍微貴一些,一床被子的價格在600元—800元左右。”

對於“彈棉花”技藝,蔣曉棟表示,要想學會這項技藝並不容易!然而,通過手工“彈”出來的棉花纖維得以充分打開,使得棉被有機械化生產達不到的蓬鬆和柔軟。同時,棉花被有著羽絨被和蠶絲被達不到的貼身感。這樣一種能給人們帶來美好睡眠的產物,絕不能因為工藝難就放棄。

全新的探索

讓現代人重新

認識“彈棉花”手藝

“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廣‘彈棉花’手藝的時候,經常看到周圍的人用疑惑的眼光看著自己。”蔣曉棟對記者說,“彈棉花在很多人眼裡已經過時了,代表的是曾經落后的生產方式,所以他們不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工藝傳承。”

為了讓更多的年輕一代了解“彈棉花”工藝,蔣曉棟開始了新的探索。為了更好地傳承手工彈棉花手藝,蔣曉棟有空就會給學校裡的孩子們進行講座。正在規劃建設的手工彈棉技藝展示館將會對“彈棉花”手藝的歷史和制作方式進行全方面展示。同時,他利用自己對攝影和設計的愛好,用現代的手繪和平面設計對棉被進行包裝設計,改變人們對“彈棉花”的固有印象,讓更多人了解這門“溫暖”的手工藝。

蔣曉棟對紫牛新聞記者說:“手工制作棉被的利潤並不高,接手‘彈棉花’這個手藝之后,我自己的收入肯定會有所減少,但是這種事情總是要有人做的。”蔣曉棟表示,即使收入沒有以前高,但是家人都很支持他傳承“彈棉花”這門老手藝,有了家人的支持,蔣曉棟的信心倍增。蔣曉棟告訴記者,自己以前所學的經濟學知識,現在也可以用在棉被銷售上,通過自己學習到的國際貿易知識,未來計劃將棉被出口到國外,讓外國的消費者感受到中國棉被的溫暖。(張畢榮)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