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古鎮新變】

江蘇南通唐閘古鎮:"近代工業遺存第一鎮"的新活法

人民網記者王繼亮

2020年01月10日15:44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進入了新時代。江蘇,地處改革開放前沿,既是長三角的經濟強省,也是歷史悠久的文化厚地。在此特定的時空坐標下,我們選擇以各具特色的“古鎮古村”為樣本,藉以作為觀察社會變遷的獨特窗口,在古今交融中找尋傳承與發展的新氣象。本期關注南通市港閘區唐閘古鎮。

唐閘古鎮被譽為“中國近代工業遺存第一鎮”。記者王繼亮攝

提起唐閘古鎮,不得不提南通先賢張謇先生。記者王繼亮攝

“好幾年沒回家鄉了。”73歲的於祖武定居上海數十年,新近收到老家南通的弟弟於德武微信發給他唐閘古鎮的照片,勾起了他的思鄉情。“1895文化創意產業園、湯家巷文化街區、新民巷美食街、復興巷茶文化園,這些都是新的,兒時的記憶像百年鐘樓、大生碼頭、老街也都還在。”

唐閘古鎮,被吳良鏞院士譽為“中國近代工業遺存第一鎮”。提起這座古鎮,不得不提南通先賢張謇先生。百年前,張謇以其“父教育,母實業”的興國理念,在唐閘建工廠,辦學校,修公園,造公路……興起了一座工業重鎮。歲月如煙,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在這裡,古鎮的舊蹤可覓,新顏漸展。

“工業文明活化石、文化創意新天地、旅游休閑目的地,是我們給唐閘古鎮的目標定位。”南通市港閘區政協副主席、唐閘古鎮辦主任馬俊表示,“因為是活化石,我們要保護傳承好,因為是活化石,我們要做文創和旅游產業,目的就是要把一度衰落的老鎮盤活了。”

古鎮舊憶

南通市張謇研究中心研究員姜平是位老唐閘人。據他介紹,1895年,張謇選址唐家閘籌建大生紗廠,4年后投產運營,此后數年間又陸續興辦了榨油、磨面、冶鐵、蠶桑染織等一系列附屬實業群體。一時間,唐閘商賈懋遷、市集以興,儼然成為通海地區的交通樞紐和新興工業重鎮,彼時贏得“小上海”“小漢陽”的贊譽。

“唐閘因大生紗廠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輝煌。”年屆花甲的趙文天自小就生活在鎮上,說起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唐閘故事娓娓道來。當年,她的父親趙耀先是大生紗廠總工程師,“小時候特別喜歡坐在大生碼頭等父親下班,那時的通揚運河船隻來往穿梭,工人們就在碼頭上將紗廠產品裝到貨船上,再將運來的原料搬到岸上。”

有個場景,趙文天印象深刻:十幾米長的跳板架在船舷上,工人們齊刷刷地喊著號子,他們沒念過幾年書,但號子的韻律很是感染人,這是人們在那個時代安居樂業的真實寫照。“當上下班的姑娘們走到碼頭時,小伙子們往往會一手把扁擔樹立在地,一手揮起肩頭的毛巾擦起汗來。突然有人冷不丁問‘你們相中哪個了?’有些小伙子就腼腆地說‘我歇歇腳,沒看哪個’,這樣的生活場景很有意思,到現在都記得。”趙文天笑著說。

另一個景象是每個月發工資,排隊領工資的工人隊伍相當壯觀,能排一兩裡路。說到這裡,趙文天反問記者:“你知道那時候的工資多少錢?”還沒等記者猜出,她就用手比劃起來:“39塊3,這在當時可是高收入啊,要是哪家小伙子能娶到大生的姑娘,可是高攀呢!”趙文天還說,因為工資高,大生紗廠的姑娘生活講究,喜歡燙頭發、穿高跟鞋,要是夏天還打著小洋傘,姑娘們三四個一伙,五六個一群,一路走來高跟鞋噠噠齊響,回頭率可高了。

“39塊3養活全家,這話一點不假,我是1972年初中畢業后分配到了大生紗廠,剛進廠時一個月就拿十幾塊,這在當時就已經很高了。”於德武的老伴蔣鴻英10多年前從大生紗廠退休,她感慨時代更替,今非昔比了。

那時不光產業興盛,老鎮還有著濃厚的文化氛圍,業余時間裡,大生紗廠的姑娘小伙們會到劇院排演《白毛女》《紅色娘子軍》,還有唱京劇的,打快板說相聲的。“如果當時工廠效益不好,大家哪有閑情去搞這些文藝?”趙文天回憶,唐閘人不用出鎮,茶館、酒館、劇院、古董店、百貨店、照相館應有盡有,有些時尚日用品南通城裡都買不到。

“張謇在洋務運動后探尋到一條救國之路,那就是實業興國和教育救國,這條途徑到今天仍然是個過程。”馬俊認為,沒有張謇就沒有唐閘古鎮,他給今人留下了一筆寶貴的工業遺產和精神遺產。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