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雲企業超22萬家 江蘇數字經濟規模全國第二

2020年01月11日11:50  來源:交匯點
 
原標題:上雲企業超過22萬家,江蘇數字經濟規模全國第二

  隨著雲計算、大數據、區塊鏈、5G等技術發展,數字技術與實體產業、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正在加速融合,數字經濟日益成為經濟的主要驅動力。2020年悄然而至,1月9日,400多位經濟學家、企業家匯聚南京,參加省工商聯、新華報業傳媒集團主辦的江蘇數字經濟高峰論壇。

  “世界是數的。”南京大學教授、數字經濟專家錢志新認為,新技術革命的核心為數字革命,從無限勞動力轉向無限計算力,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數字技術將引領新的數字革命。那麼,在數字化時代,如何洞察新技術的本質,如何抓住數字經濟機遇,實現數字化轉型?

  用數字創新提升產業競爭力

  “因為所處的行業,我們可能對數字經濟浪潮感受比較早。人們從固定場景轉到移動場景,數據量呈指數級上升,運算能力也越來越快。技術不斷迭代,相互促進、相互成長。”江蘇華博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沈浩對數字經濟深有體會。

  在江蘇,一場以數字化為形式、技術為手段、經濟轉型升級為目標的變革,已經拉開帷幕。數據顯示,全省上雲企業超過22萬家,物聯網業務收入佔全國“半壁江山”,數字經濟規模位居全國第二,佔全省GDP比重超過40%。

  不過,我省的數字經濟短板顯而易見。“我省數字經濟發展還不充分。”省委統戰部副部長、省工商聯黨組書記顧萬峰認為,我省企業數字化轉型基礎較為薄弱,在具有引領性的產業領域尚未形成領先優勢,創新鏈與產業鏈尚未形成無縫對接,科技服務中介小、散、弱等。

  各行各業與數字經濟的融合創新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有效路徑。“數字技術與先進制造業、新材料、新能源等技術融合,推動產業向數字化、智能化方向發展,未來數字增加值在產業價值鏈中佔比逐步提升,產業競爭將更依賴於數字創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戴建軍說。

  江蘇作為制造業大省,制造業總量佔到了世界的3%。盡管如此,江蘇的高新技術產值增加值率隻有20%左右,遠低於國際40%的水平。我省制造業迫切需要發展新型數字化生產力,實現提檔升級,全面邁向中高端發展模式。

  “數字經濟是江蘇的新機遇,江蘇實體經濟的基礎穩固,企業不僅具備投資能力,而且擁有技術團隊,借助數字化解決方案可以實現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競爭力,在數字經濟時代再次發揮原有的技術的優勢,很可能成為在長三角的一體化過程中強有力的后盾。”江蘇省數字經濟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卜安洵說。

  企業積極布局獲取數字紅利

  數字經濟將帶來巨大的數字紅利。“根據聯合國專家的數字模型,當一個國家、地區、城市的數字化水平超過75%以上,在不增加投資情況下,其GDP將達到3.5倍。”錢志新介紹,企業全面實施數字化,三年后價值創造能力將提高3到5倍。這源於數字經濟通過網絡協同和數據智能,使系統獲得最優解,大大提升經濟效率,這是數字紅利的機制所在。

  “新舊動能轉換不隻看業態,我更願意看產業發展前景和企業盈利能力。”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說,經過數字化改造,實現產業升級,老業態也能發揮新動能。

  我省傳統企業在不同程度上邁出了數字化轉型的步伐。亨通集團是全球光纖通信前三強,多年前便提出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建設,目前擁有數字工廠30個、智能企業2個。“原來一個生產車間至少有60個人,數字化后基本實行數字監控、數字決策,幾乎是無人車間,降低了生產成本。”亨通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管理學院院長李谷村介紹,現在的工人主要進入研發端和營銷端,在微笑曲線兩端創造價值。

  數字化時代,員工精力放到了價值觀生產上,而非價值勞作上。對於消費者而言,實時的反饋會改變產品形態,獲得更好的體驗。好孩子集團執行董事、首席運營官夏欣躍介紹,“轉型后,我們與客戶的關系,從買賣關系變成一個服務關系,生產的產品走向智能化。”2019年,好孩子集團雖然嬰兒車等傳統產品銷量有所下降,但智能化的高科技產品實現30%左右增長,其中不少產品正是通過數字化分析用戶的評論而研發生產。“我們的工程師多是男性,數字化反饋向研發部門提供了精准的用戶需求,比如輕型的電動嬰兒車可以讓寶媽輕鬆上下坡,也可以抱娃時單手提起嬰兒車”。

  脫胎換骨需突破多重瓶頸

  數字化轉型對企業來說,某種程度是脫胎換骨的過程,不少制約因素亟待解決。沈浩說,“從移動設備、技術服務的數字化拓展到內容運營數字化過程,原有慣性思維和考核指標等因素,導致整個團隊和決策層對數字化認識的存在差異。”

  從人才角度看,我省的短板也很明顯。蘇州和南京位列各城市第七、第八,與北京、上海等比差距不小。

  “企業培養數字化人才,要選擇戰略級的合作方,從咨詢方案、技術解決方案到落地實施,要有專業的力量來做輔導,關鍵是建立自己的團隊。”卜安洵建議,省級層面要加快引培“數字人才”,在全球范圍內挖掘數字經濟核心高端人才,進一步加大人才引進力度,形成數字經濟主要技術領域的人才圈層。

  數字化轉型不止是企業,越來越多的城市也加入其中,規劃建設數字經濟產業園、示范園等。南京江北新區承擔數字化基礎設施轉型的使命。“技術快速化迭代和推進和現代化基礎設施的數字化,兩者疊加為實現城市數字孿生帶來了極大可能。”南京江北新區中心區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葛曉永認為,目前燈光照明、地下管道等基礎設施還未完全數字化,智慧城市建設還有距離。

  “推動全省數字經濟的發展,需要明確數字經濟在全省經濟發展中引領性、主導性和支柱性作用的戰略定位,需要各方抓緊建設數字經濟基礎設施,搶先完成地面工程。”顧萬峰認為,廣大企業家更要強化發展意識,加快數字化轉型,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主體。

  交匯點記者 丁茜茜 邵生余

  新華日報社全媒體經濟新聞部出品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