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女子3歲走失 如今30歲終與父母團聚

2020年01月15日07:31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女孩3歲走失,如今30歲終與父母團聚

1993年丹丹的照片 通訊員供圖

家人相擁 賀建華 攝

“媽媽對不起你啊,媽媽對不起你啊……媽媽沒把你看好啊……”1月14日上午10點多,在鎮江市公安局潤州分局會議室裡,駱女士緊緊抱著女兒丹丹(小名)放聲痛哭。27年前,丹丹在鎮江走失,從此杳無音訊。多年來,駱女士和丈夫童先生一直沒有放棄對丹丹的尋找,而丹丹懂事后也在想方設法尋找親生父母。時過境遷,當年丹丹走失的時候還只是一個3歲的孩子,如今的她已經是一名7歲男孩的媽媽。

3歲女孩走失,父母發動上千人尋人

氣球、鮮花、橫幅……14日上午,鎮江市公安局潤州分局會議室被裝扮得喜氣洋洋,一對中年夫婦手捧鮮花等待著他們日夜期盼、苦尋27年的女兒丹丹,8名親戚舉著“歡迎童丹回家”的橫幅,靜候在門口。室內,還有十幾個人拉著一條10多米長的橫幅,上面寫著“時隔27年 全家的堅持 讓我們終於等到你”。

隨著掌聲的響起,丹丹帶著兒子和丈夫從門口走了進來,潤州公安分局金山派出所所長曲波給丹丹送上了鮮花,隨后引導她走向她的親生父母,還沒有等曲波給丹丹介紹完駱女士夫婦的身份,駱女士就一把抱住了丹丹,她邊失聲痛哭邊自責不已:“媽媽對不起你啊,媽媽對不起你啊……媽媽沒把你看好啊……”

丹丹的外婆則從背后抱緊丹丹,放聲哭泣。此時的丹丹也早已淚流滿面,她邊安慰媽媽和外婆,邊給她們抹眼淚。

一旁的童先生淚眼朦朧,丹丹上來抱他時,他哽咽道:“對不起啊,這麼多年了,讓你受苦了。”

這一天,童先生和駱女士已經盼了27年。

1993年5月18日,童先生和駱女士夫婦終身難忘的一天。這一天,他們年僅3歲的女兒丹丹在鎮江市中華路一帶玩耍,卻再也沒有回家。

“我估計有一個禮拜都是迷迷糊糊的。”駱女士回憶道,丹丹走失后,他們夫妻倆發動了上千名工友和江西老鄉,前往附近的碼頭、火車站和汽車站等處尋找,尋人啟事發了上千份。但丹丹卻仿佛是人間蒸發了一般,音訊全無。在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駱女士夫妻倆都活在深深的自責中。

11歲時開始想去找親生父母

其實,年幼的丹丹是自己走丟的,當時50多歲的男子李某在鎮江賣菜,看到了這個走丟的小女孩,但他等來等去都沒人來領孩子,於是便將丹丹帶回了淮安老家。后來李某知道自己身患癌症,不久於人世,便將丹丹托付給自己的繼女和繼女婿撫養。丹丹在11歲這年有了尋親的想法,她說:“門口鄰居告訴我,我不是爸媽生的,而是外公從外地帶回來的。當時我就在日記裡寫道:長大以后我一定要去找到自己親生的爸爸媽媽。”

知道了外公是從鎮江把自己帶到淮安的之后,丹丹在2005年來到鎮江,一邊打工一邊尋親,“一開始在飯店裡做服務員,第一次拿到工資后就請同事教我上網,我要通過網絡找到他們。”

現代快報記者通過警方得知,丹丹當時打工的地方距離她走失的地方隻有2公裡。

由於當年條件的限制,雖然包括童先生夫婦、丹丹本人和鎮江警方在內的多方人員努力尋找,但始終沒能促成他們團圓。

近年來,“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DNA數據庫”的建立,幫助眾多失散家庭團圓。2015年,童先生夫婦得知這一消息后找到公安機關求助。與此同時,25歲的丹丹也在當年前往淮安當地的派出所採集了血樣。但遺憾的是,當年丹丹的血樣沒能檢測成功,隨后的3年多裡,丹丹又出國務工,這一拖就拖到了2019年。

做母親后,更想找到父母

“自己有了小孩以后,才體會到了做母親的心。當年我的父母把我弄丟了,他們該有多難過多著急啊!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們。”丹丹說。

2019年11月,丹丹再次前往淮安當地的派出所,採集了自己的血樣,這一次,她的DNA信息很快被錄入了數據庫。

2019年12月26日,潤州公安分局金山派出所接到省公安廳打拐部門通知:淮安的劉某(丹丹)與鎮江的童先生夫婦DNA血樣符合親緣關系!

2020年1月7日,在鎮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刑科所和淮安當地公安刑事技術部門的努力下,二次比對結果出來了,童先生夫婦與丹丹符合親緣關系!

“不管是20多年前的中華路派出所,還是現在的金山派出所,都沒有放棄過尋找丹丹的努力,幾代公安民警的愛心接力,才有了如今一家團圓的美好局面。”金山派出所所長曲波告訴現代快報記者。(曹倫平 宮照峰 沈中一 林清智)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