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江奸殺教師案”疑現真凶:查清真相不枉不縱

2020年01月21日08:5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冷水江奸殺教師案”疑現真凶:查清真相不枉不縱

  在案件疑點重重的背景下,摁下“申訴復查鍵”,也契合“不放過一個疑點”的公正辦案期許。

  “冷水江兩高中生奸殺教師”案,經歷了判刑-申訴-駁回的曲折后,有了新進展。據報道,2009年8月25日晚,湖南冷水江市鹼廠子弟學校教師劉某在小區頂樓散步時,遭遇奸殺,兩名年僅16歲的高中生劉甲和謝某很快歸案,並因犯強奸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但兩名學生不服並上訴。此前湖南省高院曾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裁定書,劉甲和謝某則稱“要麼清白出獄,要麼牢底坐穿”,堅決不寫悔罪書爭取減刑。

  但隨著疑似真凶者張某落網,案件迎來轉機。1月18日凌晨,湖南省高院發布通告稱,該院正在對劉甲和謝某犯強奸罪一案進行申訴復查。

  嚴格來講,當地法院決定申訴復查,並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冤案平反。申訴復查只是審判監督程序的“前置環節”,法院是否決定再審,還取決於復查的結果。

  至於再審結果如何,現在下判斷為時尚早,還需要法院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繩,作出公正裁判。已經被判有罪的劉甲和謝某,此時此刻仍屬“戴罪之身”。

  但在公眾輿論持續關注下,復查消息的傳出,仍不無積極意義:在該案疑點重重的背景下,這也契合“不放過一個疑點”的公正辦案期許。

  回看這起案件,的確有重新檢視的必要。根據刑事訴訟法,法院有罪判決的作出,必須達到“事實清楚,証據確實、充分”的証明標准。具體而言,就是“據以定案的証據均已查証屬實”、“案件事實、情節都有必要的証據予以証明”、“証據之間、証據與案件事實之間的矛盾得到合理排除”、“全案証據得出的結論是唯一的,排除了其他可能性”。

  但從本案的証據看,還有不少的疑點尚未排除,証據鏈遠未形成“嚴絲合縫”的程度。

  如兩名學生被定罪,主要依靠的是本人供述,還有些証人証言。這些言詞証據的效力,在証明力上帶有先天不足。在我國刑事証據制度中,“重証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如今已成重要的指導原則,就是為防止口供依賴下的刑訊逼供。該案中,兩名學生也反映存在這種情況。

  更重要的是,從現有証據看,這起刑事案件真凶很可能另有其人。對專業的辦案人員來說,法醫鑒定在辦案中的分量不言而喻,可根據湖南省公安廳於2009年12月18日作出的“公(湘)鑒(法物)字1760號”《法醫物証鑒定書》看,死者劉某身上並沒有查到劉甲和謝某的DNA,卻顯示“另有一名男性”。

  從法醫鑒定結論看,另一名男性的作案嫌疑,遠比這兩名高中生大。根據刑訴法,對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的申訴,符合“有新的証據証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據以定罪量刑的証據不確實、不充分或者証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証據之間存在矛盾”等情形,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判。

  就本案來說,兩少年被關押十年后,《法醫物証鑒定書》上的“另一男子”張某落網,也意味著活生生的“新的証據”出現,考慮到原判決認定事實“確有錯誤”,確應考慮啟動重審程序。

  真相在哪裡,正義就應當在哪裡。審視這起曾引發廣泛關注的案件,多年之后,真相還在疑雲縈繞之下,正義的輪廓尚未水落石出,所幸時間最終會給出真的答案。

  如今,司法機關已啟動申訴復查程序,走出了復位正義的重要一步,也希望其秉持法燭、一查到底,作出不枉不縱的處理,消弭既有的疑竇。(歐陽晨雨)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