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宋文:處女作臨時撤檔,想辦法彌補損失

2020年03月27日15:5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導演宋文:處女作臨時撤檔,想辦法彌補損失

2015年,38歲的宋文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抵達之謎》,主演是現在大火的李現。片子一直沒公映。今年春節前夕,他做完了所有跟宣傳有關的物料,就等著2月14日上映,但這一切隨著疫情的到來而改變。電影隨之撤檔,而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復工復產,想辦法把損失彌補回來。

宋文記得,疫情暴發后,他就隻能待在家裡,這期間正好看了不少電影,其中包括《楚門的世界》等佳作,也看了今年的奧斯卡入圍影片如《小丑》《朱迪》等。這兩年他還在香港中文大學讀研究生,疫情打亂了他的生活節奏,不過這期間的見聞,倒是給他提供了另外的感悟。

2月8日,宋文回到了北京。疫情發生以來的這段時間裡,宋文的團隊沒有一個人被辭退,工資也是定額發放,相反,宋文現在還准備再招收幾名員工。

作為一名創作者,宋文有自己觀察生活的角度。比如他認為,疫情期間,網上流傳最廣的一個話題是:全國各地的保安都變成了哲學家,因為每個人被門口的保安攔住時都會被問:“你是誰?你來自哪裡?要到哪裡去?”宋文看到了在艱難時期普通人身上蘊含的達觀一面,他覺得,要是讓自己來創作一個劇本,這一點非常值得挖掘。

宋文還有不少生活感悟,比如疫情期間,他跟孩子的姥爺等家人相處了兩個多月,這在平常幾乎不可能。他發現,時間久了,哪怕是親人,也會出現一些生活上的沖突,尤其是現在通訊發達,雖然有各種各樣的手機朋友圈,但熱鬧之下卻是面對面溝通的大量減少,他認為這些變化都值得大家思考。

宋文還是FIRST影展的創始人。他說,從目前來看,原定於7月16日在西寧舉辦的FIRST影展還是按照原計劃舉行。影展的團隊已於2月10日復工了。這個階段,大家採用線上辦公,例會用視頻連線的方式進行,其中劇情、紀錄片實驗室的項目征集活動也是通過線上視頻連線的方式進行。唯一不得不放棄的是每年春天要在超過100多所高校舉辦的線下藝術電影放映普及活動。

至於影展主競賽單元的作品征集,截止日期依然是4月30日,目前來看,報名的作品與往年相比並沒有減少。影展組委會還跟知乎合作,推出了“影視人的絕地求生”等圓桌話題,邀請了導演周子陽、姚婷婷、鵬飛、王魯娜等青年電影人,就過去50天影視行業發生的變化進行探討,點擊量超過1200萬次。

本來FIRST影展計劃在今年的5月要在另外一個城市做一個“平行影展”,以此來擴大影響力。這個計劃已經進行了3年的調研,可謂萬事俱備,但疫情讓計劃充滿了不確定性。

至於宋文自己的處女作電影《抵達之謎》,他坦言,影響一定是有的,這段時間,也有流媒體平台找上門來,想買下電影版權在流媒體平台上播放,但團隊考慮再三,還是拒絕了。他也覺得影片前期的宣發投入資金不少,不能不考慮投資方的收益。還有一點,《抵達之謎》是一部表達成長反思的電影,有青春、有愛情、亦有如何面對往日的無心之過,這些期待與觀眾共鳴的細節點,在大銀幕上放映,可以讓觀眾更充分地感受到。在拍攝這部影片之前,他邀請到了謝飛導演來給影片當監制,事實証明,這個想法非常明智。他記得謝飛一直沒有同意開機拍攝,直到看到劇本中顧璇飾演的女主角冬冬的“秘密消失的問題”被很好地設計處理時,才點頭同意開機。

提起男主演李現,宋文表示,李現的看片量很大,跟自己一拍即合,於是就有了這次默契合作。在他眼裡,李現是一個很個性化的演員,不僅硬朗的外形跟男主角趙小龍很像,內心也與趙小龍有著同樣憂郁的一面,“他是一個非常職業化的演員,休息的時候非常安靜,但偶爾會有詼諧搞笑的一面。”

目前《抵達之謎》還沒有明確的上映計劃。宋文希望疫情早點過去,各行各業都能完全復工,電影院重新恢復生命力。不過,他也想了不少辦法來減少損失,比如多開發一些手環、項鏈、T恤之類的衍生品在影院賣,原本計劃電影上映時就生產,現在正考慮能否提前生產,到時多賣一些來彌補發行的損失。(王金躍)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