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新業態因“疫”而起:在線新經濟痛並快樂

2020年04月20日07:2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在線新經濟,“痛並快樂著”

一場疫情激活“在線新經濟”。日前,上海市出台了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方案聚焦無人工廠、工業互聯網、生鮮電商零售、“無接觸”配送等12個重點發展領域。對於江蘇來說,打造在線新經濟發展高地同樣時不我待。

疫情倒逼出自我探路

何為在線新經濟?它是借助AI、5G、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智能交互技術,與現代生產制造、商務金融、文娛消費、教育健康、流通出行等深度融合,具有“在線、智能、交互”特征的新業態新模式。

我們先來盤點一下疫情期間這些在線新經濟的表現。第一類是因疫情倒逼新催生出來的新業態新模式,例如遠程辦公、“無接觸”配送等。我省一些服務外包企業在疫情期間採用彈性工時制度,加大線上辦公比重,如四海商舟公司面對防疫物資緊缺的限制,通過安排20%員工到崗辦公、80%員工在家辦公保持了正常經營。疫情期間,“宅購”“拼購”“社區團購”等無接觸配送方式成為消費的主流方式。古南都集團走進社區營銷,建立200多個群組,吸引2萬多個粉絲。南京櫻桃鴨1-2月零售、外賣、電商銷售同比增長50%。

第二類是將線下成熟的業態模式轉移到線上線下相互融合,包括在線展覽展示、在線教育、在線醫療等。我省創新推出2000多個線上賞景、看展、觀演、閱讀項目,可以說是“線下關門、線上開花”。南京圖書館推出“網上服務更精彩”專題,南京博物院在線上同時推出五大熱門展覽,聯合淘寶開啟“雲春游”;省美術館連續推出四十余期館藏資源微信大展。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認為,疫情之后“雲觀展”將持續走紅,成為日常觀展的一種補充方式。

第三類是已有模式在疫情期間得到發展壯大,包括無人工廠、工業互聯網、在線文娛、生鮮電商零售等。例如,在線文娛出現井噴式增長,喜馬拉雅、嗶哩嗶哩用戶數分別增長30%和110%。疫情嚴峻的2月份,叮咚買菜營收一舉突破12億元。智能車間、智能工廠,在疫情中發揮出優勢。恆瑞醫藥公司車間生產智能化設備聯網率達90%以上,組成全天候不間斷作業的智能化生產線,減少勞動定員30%以上。南通振康機械有限公司去年完成“機器人RV減速機數字化車間”項目,此次疫情中上游供應鏈保持完整,避免了斷鏈風險。

面向未來順勢拓“藍海”

發展在線新經濟,並不只是疫情時期的權宜之計。事實上,這3類領域12個重點代表了未來的發展方向。

例如,無人工廠、無人配送、無人機、無人車等,既解決了當下疫情帶來的新問題,又可緩解多年來勞動密集型行業的用工荒問題。工業互聯網做好生產協同和產業預警,可為停產斷供組織柔性轉產和產能共享,促進資源高效配置和供需精准匹配。在線醫療,可大幅度節約醫療資源,緩解大醫院看病難問題……

在江蘇,發展在線新經濟成為共識。光韻達的“雲制造及無人工廠研發項目” 計劃2020年分別在蘇州和東莞建設兩個示范工廠,公司的“PCB激光鑽孔無人工廠”預計二季度在蘇州建設。據稱,這些項目旨在通過智能和自動化控制,實現自動生產,減少對人員的依賴,在遇到類似當前疫情等突發事件不能及時復工的情形時,可以提供積極的幫助。

3月16日,常熟服裝城聯合淘寶直播開設線上“雲開市”專場,新零售進程得到進一步推進。顧天文是常熟服裝城的一個服裝老板,“今年計劃將一半的業務轉向直播渠道。我們通過抖音、淘寶、拼多多等直播平台嘗試線上直播帶貨,發貨量已由原來每天十幾件逐步提升為現在每天2000多件。目前,已與上海、杭州、廣州等地的網絡機構達成供應鏈合作伙伴關系。”

打造在線新經濟發展高地的關鍵在於一批擁有核心技術、用戶流量、商業模式的在線新經濟領域創新型頭部企業和領軍企業。拿工業互聯網來說,我省將啟動實施省工業互聯網應用提檔升級專項行動,從今年起三年內共選取100家以上典型企業,重點圍繞五星級上雲企業、工業互聯網平台、工業互聯網標杆工廠三個創新發展方向持續開展服務。

再如新型移動出行。日前,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和移動、電信、聯通、江蘇鐵塔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將在推動未來交通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建設與發展方面開展深度合作,一批擬開展的合作項目也浮出水面。即將通車的五峰山過江通道及公路接線將成為我省首個全線5G公網全覆蓋的交通工程。

補短板才能乘風高飛

在線新經濟是風口,但如果不補上短板,同樣也難以起飛。

拿數量和規模來說,江蘇的電子商務企業無論是數量還是規模並不領先。企查查大數據顯示,我國有327萬余家電子商務企業,從地域上看,廣東省擁有的電子商務企業數量最多,近69萬家﹔上海、浙江次之。

智聯招聘攜手淘榜單共同發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顯示,直播行業招聘需求同比逆勢增長1.3倍。然而,從整個行業看,直播人才嚴重短缺。由於頭部主播數量少、腰部主播斷層狀態,常熟服裝城也一度出現商家去杭州建立直播供應鏈,把常熟市場貨品供應給杭州主播的情況。淘寶第一主播薇婭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說,直播已經顯示出了它的巨大能量,但也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一些問題,需要平台大力監管和加強消費領域信用體系建設。

同樣,在疫情期間收割無數流量的生鮮電商,當務之急是將疫情期間獲得的新流量轉化為自己的忠實用戶。當線上不再是用戶的第一選擇時,生鮮電商如果不能通過優化供應鏈上線做到更為物美價廉,即便是已經獲取了廉價的“新客”,用戶最終還是會離去。正如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表示,眾多生鮮電商平台始終處於燒錢培養市場和消費習慣的階段,這種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的競爭模式將無法持久。

再如在線辦公。疫情期間,阿裡釘釘、騰訊企業微信、蘇寧豆芽、華為WeLink、字節跳動飛書等在線辦公平台均開放了部分商用服務。蘇寧金融研究院消費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付一夫認為,表面上看,在線辦公似乎僅僅是將線下辦公搬到了線上,但在線辦公實現的前提是要擁有強大的IT基礎設施作為支撐,在線辦公的客觀需求會倒逼企業去打造IT基礎設施、完善信息化管理系統……從這個角度看,按下“快進鍵”的不止是在線辦公,還有無數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步伐,后者可能比前者意義更加深遠。 (宋曉華 田墨池)

(責編:蕭瀟、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