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張一白:電影行業只是暫時“貓冬”

2020年05月12日13:54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張一白 電影行業只是暫時“貓冬”

張一白(左一)執導、彭昱暢(右三)主演的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有望在今年播出。

張一白在疫情期間主要在忙去年已經拍攝完的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的后期工作,“沒有辦法,隻有努力去適應這種新的線上后期制作模式。”同時他也一直很關注疫情的發展情況,不過真的要拍攝關於疫情的電影,他說必須要進行踏實的實地考察,“這麼重大的事情要表達,必須是要去實地感受,而不能憑空想象,否則你隻能寫寫你自己了。”

張一白導演代表作品

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1998年、電影《開往春天的地鐵》2001年、電影《匆匆那年》2014年、電影《從你的全世界路過》2016年、電影《我和我的祖國》(聯合導演)2019年

監制電影《后來的我們》2018年、監制電影《奪冠》暫未上映 新作: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2020年暑期播出

“貓冬”並不妨礙思維與創作

在疫情期間居家隔離的生活中,導演張一白說自己似乎變成了一個高三學生。他每天早上7點起床鍛煉身體,之后看書、做筆記,午休后投入劇集《風犬少年的天空》的后期制作工作中,晚上看兩部電影就睡覺。他感嘆自己似乎回到了學生時代,生活變得很有規律。

聊起疫情期間的居家創作生活,張一白先是講了一個關於印第安人的傳說:印第安人在路上每走三天會停下休息一天,因為他們擔心走得太快靈魂會跟不上身軀,所以要停下來等一等靈魂。他將這個故事映照於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說過去的這十幾年來整個影視行業、包括他自己,都過得太忙碌,走得太快了。而這段時間讓一切按下了暫停鍵,他也得到了一個沉澱心靈的機會,他依舊堅持創作,也相信創作,盡管有些人說電影圈處於行業寒冬,他認為沒必要覺得沮喪或是失落,隻要有創作信心才能救電影:“電影院、發行、放映、宣傳等一線團隊確實壓力很大,免租、免稅等支持方式只是國家的保駕護航,但更重要的是疫情后時代的創作,歸根結底還是優秀的創作,隻有這個才能支持這個行業,行業的信心也要建立在創作者對自己作品的自信上。”

盡管疫情的來臨讓張一白手上的項目都被迫暫停,監制的大熱門影片《奪冠》從春節檔撤檔,原本計劃要在這個月拍攝的一個有關愛情主題的新電影也陷入了推遲,他卻認為這些都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困擾,反而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重新進行思考和創作:“對於我們來說創作永遠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你能解決的。就要在全民隔離的大環境下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我們一直說現在電影業在經歷寒冬,確實我們也在過冬。東北有個‘貓冬’的說法,既然冬天來了躲在家裡不能出門,但這並不能禁錮自己的思維與創作。”

最想影院復工后放映自己舊作

現階段,張一白的主要精力集中於去年拍攝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的后期工作,該劇講述了幾位出身不同、性格各異的少年,將如何面對純真校園與社會現實的沖突,在親情、友情、懵懂戀情的交織中向陽奔跑,酷得像風野得像狗,從而找到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風犬少年的天空》改編自作家裡則林的同名小說,由彭昱暢主演,盡管后期制作的方式變成了線上溝通,但主創團隊反而有了更多時間靜下心來打磨剪輯、配樂、調色。“前幾天彭昱暢還問我什麼時候能夠播出。大家的溝通都變成了網絡,例如音樂、色調都是做好了通過文件傳來傳去,雖然我一直比較習慣集體頭腦風暴或是面對面調試,但沒有辦法,隻有努力去適應這種新的線上后期制作模式。”

除了不停工,張一白說也忙裡偷閑把自己這麼多年拍的電影陸陸續續地重新看了一遍,對以前的創作有了重新的認識和想法。他表示,如果電影院之后嘗試復工,最希望能看到自己導的那些個人風格濃烈的作品,例如《開往春天的地鐵》《好奇害死貓》《秘岸》重映。

提到疫情結束后特別急切做的事情,他的回答很接地氣兒,他很想回重慶老家去吃幾頓,因為疫情期間都是自己做飯,“感覺這期間沒有火鍋可以吃,所以很想回家吃火鍋。”

創作疫情相關作品必須實地採風

張一白在隔離期間思考了很多,他有一個持續打磨了好幾年的愛情題材劇本,沉下心的這段日子讓他突然找到了靈感:“我一直在等待、在找尋創作靈感,因為心靜下來了,有時才會茅塞頓開。以前我們太忙了,如果有這樣一個沉澱的機會就要抓住它,好好思考下今后的創作。”

談到當下很多文藝工作中要拍攝關於疫情的電影,他說如果要拍必須進行實地考察:“我們現在能接觸的大多是網絡媒體上看到的新聞,我更希望在疫情結束后有機會去武漢、去外地走一走,聽一聽,真正了解一下當地到底發生了什麼。每個人都是你的創作源泉,但這麼重大的事情要表達,必須是要去實地感受,而不能憑空想象,否則你隻能寫寫你自己了。”

感悟

現在不僅是電影行業,全國各行各業都受到了影響,不少院線、影業公司面臨著關閉、解散的風險,不過,“冬天”是儲備的季節,我們就應該利用這段時間做好准備,行業好不好歸根結底就是看電影的質量,如果天天不去想創作,只是怨天尤人、悲嘆哀鳴,最終我們就隻能被自己所摧毀。

隔離期間我基本上都在看老片子,有一些反映意大利歷史的作品,比如貝托魯奇執導的影片《1900》(上圖),意大利劇集《我的天才女友》以及電影《燦爛人生》,這些都是時間跨度很大,反映意大利社會和生活的電影。我還看了新浪潮時期的一些法國電影,比如戈達爾的幾部片子。盡管畢業(1991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已經二三十年了,但這些經典電影值得溫習。前段時間我看了個日本電影《你的鳥兒會唱歌》,這是一個很小眾的電影,它很好看、很親民,拍攝手法非常有詩意﹔還有一個更小眾的日本影片《隻在那裡發光》(下圖),盡管可能沒有大制作的噱頭,但能給人心裡最溫暖的感受。——張一白談近期觀影

(周慧曉婉)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