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時戲曲直播 用“英雄”串起不同劇種

2020年05月18日14:45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12小時戲曲直播 用“英雄”串起不同劇種

  “大家好,我是關棟天,武漢人。”這是視頻中京劇名家關棟天的開場白,也是“藝”起前行——“星期戲曲廣播會”12小時全媒體特別直播的開場語。武漢“解封”后,關棟天與武漢京劇院院長劉子薇制作並演唱了京歌《英雄之城》,禮贊這座英雄城市。

  5月17日上午9點,京歌在廣播大廈響起的同時,上海的直播間裡迎來了首批嘉賓——上海滬劇院院長茅善玉與上海昆劇團團長谷好好。這場以戲曲為題的馬拉鬆式直播一直持續到晚上9點,全網觀看收聽用戶超過260萬。

  滬上乃至全國各地的戲曲名家參與節目,以說、游、演、互動等多種方式巡禮九州,勾勒中國戲曲地圖。“全國戲曲界集體亮相並發聲,致敬英雄是貫穿全天的主題。”谷好好說。

  直播現場

  用“英雄”主題串起全國不同劇種

  直播間隔壁的化妝室,一大早就被“候場”的戲曲演員們佔據了。對著一面小鏡子,上海京劇院青年演員郝杰三下五除二,給自己畫上了孫悟空臉譜,待會兒的直播,他打算秀自己的絕活“寶劍入鞘”。

  “在中國的文化中,孫悟空是超級英雄。”京劇名丑,擅悟空戲的嚴慶谷在一旁解釋了兩人選擇展示“悟空戲”的原因。細看之下,“孫悟空”的額頭上有抬頭紋,眼睛上有三道夸張的睫毛,臉頰兩側亦有紋路。“臉譜是一個流派很重要的表現,郝杰扮的是一個非常豐滿的桃子形的臉譜,這是由鄭法祥開創的‘鄭派’風格。”嚴慶谷說,“從開始西天取經到最后成佛,隨著年齡的變化,孫悟空的抬頭紋、臉兩邊的紋路會越來越多。”中午時分,兩人一起走進直播間,一路從《西游記》聊到動畫片《大鬧天宮》,嚴慶谷還親身示范了“悟空偷桃”片段,雖然沒有上妝,但一個活靈活現的孫悟空形象已躍然而出。

  上海京劇院青年演員郝杰(左)與京劇名丑嚴慶谷

  鏡頭很快跳轉到寧波甬劇藝術博物館,站在門前的甬劇名家王錦文說,抗疫期間,演職員們創作了三首作品,她演唱了其中兩首,分別是《寧波武漢情相牽》與《望著你的眼》。“甬劇以前經常到上海演出。”在她看來,用作品致敬,是從藝者的使命。

  “這場戲曲界的直播盛會,我們通過‘英雄’二字串起了不同的劇種。”上海廣播電視台東方廣播中心常務副主任韓磊介紹,疫情時期,12小時的戲曲馬拉鬆直播是為了向抗疫英雄致敬,“劇場沒開,藝術家們就在家中排練、創作,直播選擇的劇目很多都與英雄題材有關。”

  直播現場,京劇老生李軍展示書法作品,獻上墨寶

  這場直播幾乎雲集了各個劇種、各個藝術種類最頂尖的名家。嘉賓中,滬上名家有尚長榮、蔡正仁、陳少雲、谷好好、茅善玉等,遠程連線的外地名家有馬金鳳、劉長瑜、葉少蘭、燕守平等,陣容宛如戲曲界大型頒獎現場。以連線、演出片段、歷史資料等呈現的劇種中,既有戲迷耳熟能詳的京、昆、滬、越、淮,也有比較少見的耍孩兒、奉賢山歌劇等,不少錄像畫面是廣播台壓箱底的老資料。

  “發出邀約后,隻用了三天就集合了近百位戲曲名家,包含各地的代表性劇種。”韓磊感慨,這是戲曲內容首次這樣大容量、長時間地以直播呈現。在直播的壓軸環節,上海交大、復旦各附屬醫院的醫生們也通過多地錄制的方式,一齊演唱了京歌《我是中國人》。這是醫護工作者與戲曲藝術家們的“對話”。

  古老劇種以年輕方式普及、推廣

  用昆曲表演藝術家蔡正仁的話說,一次性直播12小時的設想異常“大膽”。走出直播間,在休息室坐下后,滿頭華發的蔡正仁神採奕奕。“現在文藝形式非常豐富,搞戲曲的人總是有點擔心,是否會受到影響。這個活動規模很大,很多網友直接把意見反饋給我們,幫助我們推廣、普及戲曲藝術,是件好事!”

  昆曲表演藝術家蔡正仁(左)與谷好好

  蔡正仁自詡是位“老藝人”,在他的腦海中,工作有年限,年齡到了就要退休,但昆曲沒有退休二字,“我已經從事了60多年,隨時隨地要我唱、要我演、培養學生,都是不可推卸的責任”。他也談起了疫情時期的生活。“我的小孫女今年13歲,也在學習昆曲,我經常幫她拍曲子。她剛剛考取了上海市戲曲學校,這就意味著她將來也是昆曲的接班人了。”

  這場史無前例的戲曲大直播既是為了禮贊抗疫英雄,也展現出古老劇種為貼近年輕人所作的努力。從上午9點走進直播間,到11點多走出直播間,谷好好一連直播了兩個多小時,卻絲毫不見疲態。這是疫情期間,昆劇藝術雲上亮相后,給她帶來的鍛煉。“一開始擔憂對著機器怎麼講,直播出去反響好不好,后來打開思路、聽取觀眾意見,我們掌握了很好的互動方式。”谷好好說,通過此次直播平台的搭建,能在疫情期間讓更多人了解戲曲,“集結號吹響,參與者不僅有老藝術家,更有年輕一代,這是戲曲界的集體亮相與發聲。”

  豐富的劇種,帶來豐富的互動。當評話藝術家吳新伯與劇作家羅懷臻在直播間裡先后聊起評劇《花為媒》、豫劇《穆桂英挂帥》、粵劇《帝女花》時,直播間的評論區也形成了一個“自問自答”的討論空間。新戲迷詢問劇種特點,老戲迷搶著回答﹔更有不少網友好奇發問,“能不能談一下《紫釵記》《長恨歌》?”

  “直播讓全國各劇種有了交流平台,探索疫情之后如何更好地傳承傳統,創作創新。”上海評彈團團長高博文說,疫情結束后,評彈創作要有更多想法,“這次,我與谷好好、王志萍合作直播,評彈與昆曲、越劇聯動獲益良多。”

  上海評彈團團長高博文(左)與上海越劇院越劇演員王志萍

  一整天的直播,留給戲迷的是“充實”二字。“中國曲藝賽高。”這是年輕戲迷的留言。(張熠 諸葛漪)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