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題材電視劇《三叉戟》:以生活為坐標系

2020年06月18日11:54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三叉戟》:以生活為坐標系

由陳建斌、董勇領銜主演的公安題材電視劇《三叉戟》播出過半,口碑一路上漲,8.4分的豆瓣評分更是打破今年播出的國產劇紀錄。而作為一部“非典型”電視劇,它的成功邏輯,是2020年電視劇最重要的收獲之一。

近些年來,“唯IP是從”成了影視市場的毒瘤。誠然,好的IP擁有大量的受眾基礎,尤其是在粉絲經濟崛起的社交時代,它的聲浪更為強勁,但是在影視界的IP追逐戰中,手握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例子也比比皆是,究其原因,還是公式化思維惹的禍。

不知何時起,影視劇市場上的成功學被這樣簡單地“拎重點”:想做爆款,就必須照搬“大IP+流量小生/小花”的模式﹔甜寵劇、爽劇、虐劇,甭管拍什麼類型,添油加醋是王道﹔“接地氣”就是“一地雞毛”,“共情”就是“一地狗血”……

在這樣的創作心態下,一部作品受到歡迎和認可的真正原因被屏蔽了,反而是那些急功近利的方法論招搖過市。就像“摳圖拍攝”失去了人與周圍環境的對話關系,而“慘白濾鏡”則讓臉頰少了一抹生活的鮮色一樣,當活色生香、復雜多元的生活,被貼上各式各樣的標簽“降維”處理后,觀眾的觀劇體驗隨之變差,這也造成了近年來國產劇陷入評分下降且不斷突破新低的窘境。

“非典型”的《三叉戟》的出現令人耳目一新。

三名快要退休的警察崔鐵軍(陳建斌飾)、徐國柱(董勇飾)、潘江海(郝平飾)因為好兄弟老夏的犧牲重返一線,配合默契,齊心合力找出幕后黑手並破獲一系列案件……故事看上去並不驚心動魄,沒有流量明星、沒有炫酷元素,破案手法也是傳統而非高科技的,感覺更像老一輩觀眾愛看的類型。然而該劇自播出后不僅收視一直名列前茅,在網絡上亦引發強烈反響。三位年紀加起來超過150歲的主演,更是贏得了“披荊斬棘的叔叔們在流量的叢林中奮進”的尊重。

年輕觀眾佔比高達78%,《三叉戟》出圈,不僅是打破年齡圈層,更是將國產劇的制作審美從套路滿滿的怪圈“拔”出來。

“題材老套、沒有年輕人喜歡的元素、可能不賺錢,主角是大叔無市場、性價比不高……”當初擺在制片人馬珂面前的負面言論,不攻自破,而《三叉戟》的成功更說明了一個朴素的道理:不管處於哪個年代,諜戰劇也好偶像劇也罷,“好看”從來都是衡量一部好劇的唯一標准。

有人說,《三叉戟》中警界老人們的“老樹發新芽,新樹再開花” ,也是演員“前浪” 們期盼能再次乘風破浪的真實寫照。接下來,老戲骨和聚焦中年人的題材或將迎來新的風口。但如果簡單地歸類,又陷入了之前二元論的誤區。所謂的好看,並不在於“爆點”的多少,而是建立起邏輯自洽的“生態系統”。前者通過一時一地的刺激吸引觀眾,而后者則建立起一條和觀眾互聯互通的情感通道,引發共鳴。

編劇呂錚從警18年,《三叉戟》是他以自己的三位師父為原型創作的長篇小說,所有故事環環相扣,一樁緊接著一樁的案中案、案套案讓觀眾欲罷不能,“傳統手段”“落伍思想”“殘老身軀”破案,背后是濃厚的時代變遷感和人生的滄桑感。

當屬於你的時代要過去了的時候,不服從命運的安排,還想跟命運交手和抗爭,就像李宗盛的歌裡唱的“不自量力地還手,至死方休”……此前聚焦中年危機的影視劇題材並不少見,而當外號為“大背頭”“大棍子”“大噴子”的三位老警察拖著中年發福的身軀重燃“少年夢”再次集結,為什麼特別動人?廉頗老矣的不甘心和日益老化的身體形成差異,傳統的破案手段碰上了網絡新媒體時代的偵破,彼此家人以及同事之間的價值觀沖突爆發……在一個個“交匯點”上,劇中人面臨著的困境、面對的選擇,也同樣觸動了劇外人的心弦。

除了深遠的立意和生動的演技外,《三叉戟》探案之余充滿了煙火氣,無論是“男人之間要說對不起,那就是都在酒裡頭了﹔女人之間呢,‘走,咱們逛街去’﹔兩口子之間,那就是過來吃飯吧”的台詞,還是在聚會的時候,響起的“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的《少年壯志不言愁》,都在細節上推波助瀾,讓《三叉戟》塑造的人物不再給人“蠟像式”的觀感,而是有血有肉的真人,能讓你看見生活的毛孔。就像陳建斌所說,“我們表演的時候就是拿著生活的尺子在衡量,我們參考物就是生活本身,就是我們生活裡的這些人,所以如果是拿這個坐標演出來的人物,才會有認同感。”

遺憾的是,在《三叉戟》老戲骨受追捧的同時,劇中一干年輕演員的表演卻頻頻讓觀眾“跳戲”,其中既有演員本身演技的問題,也是這些角色單薄的底色造成的。所以說到底,電視劇也必須擁有系統思維。 (陳 潔)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