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7%老人有潛在需求 網約護士服務為何叫好難叫座?

2020年07月15日07:0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網約護士服務,為何叫好難叫座

  隨著人口老齡化速度加快,越來越多的失能、半失能老人需要居家護理,“網約護士”便應運而生,借助發達的網絡,老人們按下手機鍵就可約到護士上門服務。然而,記者了解到,在現實中“網約護士”存在收費醫保不能報銷、護士人身安全無法保障等問題待解決。

  全省7.3%老人有潛在需求

  去年2月份,國家衛健委頒布《關於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在全國9省、市啟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我省是試點省份之一。而江蘇又將南京市作為試點,目前在主城區全面鋪開。

  前不久,家住南京城南的患者家屬吳先生,給南京夫子廟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護士祁娟送來感謝信,感謝她上門對癱瘓在床的老父親精心護理,目前老人能下床了。吳先生的老父親80多歲了,去年底跌傷后就一直臥床不起,后來身上生了褥瘡,“瘡口感染,不停地流血、流膿,每次帶老人去醫院要動員家裡老少幾代齊動手,還要雇車子,花錢多且不勝其煩。有了網約護士上門服務,實在太好了。”吳先生說,現在兩周邀請護士上門做一次瘡口護理,目前老父親褥瘡基本好了,花了點小錢卻免除了大煩惱。

  “手機下單‘點菜’,護士服務到家”給失能、半失能老人帶來巨大福音。據統計,目前全國60歲及以上人口達2.4億人,佔總人口17.3%﹔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約1.5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約4000萬人。截至2018年末,江蘇80歲以上高齡老人超過270萬。抽樣調查還顯示,江蘇老年人患慢性疾病的比例為77.4%。在老年群體中,高血壓、骨關節病、心腦血管病等慢性病發病率較高,排名前三。

  統計還表明,全省的人均期望壽命超過78歲,而健康壽命則為68歲,也就是說大部分老年人有10年左右的時間是帶病生存。全省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加起來佔老年人比例達到7.3%——這部分人都是“網約護士”的潛在服務對象。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加劇,這個數據還會提升。

  上門服務費用多少有爭議

  理論上潛在需求大,然而據記者了解,真正享受到網約護士上門服務的家庭並不是特別多。南京某三甲大醫院7位網約護士從去年8月份至今,近一年時間內僅約接了250次上門服務。另一家醫院6位網約護士,從去年9月份至今也只是上門服務70多次。

  百姓有需求,醫院願意提供服務,網約上門護理服務為何叫好難叫座?

  居民認為網約護士服務價格偏高是重要原因。記者了解到,網約護士上門服務一次,一般收費200-500元,高收入家庭可能無所謂,可對普通工薪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目前網約護士上門服務費要家屬自掏腰包,藥費、耗材費要先自行墊付后再走醫保報銷,整個過程比較繁瑣。

  南京朱女士告訴記者說,她80多歲的公公長年臥床,身上插了兩根管子:一根胃管,一根導尿管。網約護士上門一次,需支付上門費135元+胃管成本費170元+項目費13元。如果還需要換導尿管,那麼需另外付100元+導尿管成本費25元。“公公每月退休工資3000元左右,我們夫妻倆都是工人,退休工資加起來六七千元。對我們家庭來說,上門服務費用還是挺貴的。”

  據了解,目前南京各家醫院試行網約護理服務的收費標准不一樣。南京鼓樓醫院網約護士上門服務,按項目打包收費,比如術后換藥、造口護理、壓瘡患者上門清創、換藥加服務費為260元﹔南醫二附院的收費標准是230元門檻費+路費,耗材另算﹔秦淮區的收費標准是135元門檻費+項目費,耗材另算。

  南京護理學會理事長陳湘玉介紹說,一個護士在醫院半天可護理27-28位患者,而上門半天隻服務一個患者,這樣收費標准並不算高。南醫二附院護理部主任褚志平說,上門護理技術上要求比較高,護理項目除了皮下注射、傷口護理等,還有疑難造口護理、導尿管護理、胃管護理、新生兒黃疸護理等。這些工作要求都挺高,而且是網約護士下班后利用業余時間完成的,來回需要半天時間,每次上門還需兩人結伴而行,這些費用並不貴。

  據了解,一兩百元上門服務費,並不是全部給護士個人的。由於網約護士服務多是委托第三方平台開發、運維,因此第三方平台要抽取一定的管理費用,醫院也要收取部分管理費用,護士真正到手的報酬並不多,報酬太低會影響網約護士的積極性。有的網約護士上門抽血、護理傷口一次,拿到手的隻有20元錢。“每次要在7點30分前趕到患者家裡,趕在患者吃早飯前抽血化驗血糖,我家住江寧,因此5點多就得出門。”一位護士告訴記者。

  希望相關法律法規盡快跟上

  “網約護理上門服務,是新生事物,一切都在摸索中前行。”南京市衛健委負責該項工作的鄭善梅表示,網約護理服務是特種服務,網約護理的對象主要是長期臥床老人、重病出院、孕期居家保胎、失能半失能及肢殘等特殊群體,而且要有消費能力。

  記者在採訪中還了解到,網約上門護理服務,涉及到一些具體法律問題。首先,上門服務的網約護士都是女性,人身安全如何得到保証﹔其次,在護理過程中如患者出現呼吸、心跳驟停等意外,現場無搶救設備,出了問題責任如何界定,這些目前都沒有相關法律規定。

  南京夫子廟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孫欲光表示,雖然網約護理服務百姓需求很大,而且護士也願意為這些弱勢群體提供幫助,但每次接單后,院方都會仔細評估這單能不能接、接單后護士風險有多大,會不會出現醫患糾紛等。網約上門護理服務可謂做得非常謹慎。

  為此,不少患者家屬和醫護人員呼吁,能否出台相關政策,讓醫保承擔一部分網約護理費用,同時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保護醫患雙方權益。目前有的醫院把護士上門服務受到傷害視為工傷,但這僅是單位行為,希望能有法律法規支持,讓這一好政策惠及更多需要照護的人群。本報記者 仲崇山

(責編:馬曉波、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