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當前位置:人民網>>人民網江蘇視窗>>文化

人民日報:部分官員熱衷雅賄 染指文化圈為洗錢

2015年12月15日08:20
打印    字號: 

不久前,曾索賄齊白石珍貴畫作、涉嫌受賄2000余萬元的河北省國資委原主任周杰站上法庭被告席;近日廣西鳳山縣又曝出,原縣委書記黃德意擅自動用國家防治地質災害資金數百萬元在山壁上雕刻“鳳凰壁畫”。
  涉足文化圈、伸手藝術品、身染“文藝范兒”,“官雅圈”暗藏腐敗潛規則。專家表示,嚴防“雅好”變“雅腐”,仍待完善權力監督,嚴懲“雅賄”行為。
  “雅賄”偵破難度大,往往成為官員逃避監督的“擋箭牌”
  從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愛玉成痴,到河南省南陽市原紀委常委謝先瑩“收藏”近億元名人字畫,再到鄂爾多斯市原副市長王會師痴迷攝影,家中搜出十幾部昂貴的攝影器材……官員“雅賄”頻頻曝出。
  2015年,反腐加碼,“雅賄”案仍然不時出現。江西省峽江縣原縣委書記宋銅,以支付紫砂壺款等名義收受錢款逾千萬元被媒體稱為“壺哥”;景德鎮陶瓷學院原黨委書記、“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馮林華利用“作品”洗白受賄錢款……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已經有30多名落馬官員涉嫌收受“雅賄”。除了直接奉上價值不菲的字畫古玩等常見手法,“雅賄”還有不少隱形態:“等價交換”式,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長宋建國違規為多人辦理“京A”車牌,介紹行賄人到其熟識的畫廊買畫“以畫換錢”;“真假難辨”式,行賄者將真品、真跡以贗品價格賣給官員,再由專人以高價回購,官員賺取差價;“自拍自接”式,行賄人安排公開拍賣,將古玩字畫真品低價起拍,讓受賄方以低價“撿漏”;或將官員收藏的贗品通過不法渠道鑒定為“真品”后拍出高價,暗中找人接盤。
  北京一位資深書畫愛好者說,古玩玉器、名人字畫升值潛力巨大,導致貪官們對“雅賄”情有獨鐘。一些辦案人員指出,“雅賄”手段隱蔽,偵破難度大,往往成為官員逃避監督的“擋箭牌”。
  有相當數量的干部在文藝社團任職,權錢交易更隱蔽
  “雅賄”盛行之余,還催生不少官員“藝術家”。實際上,不僅書協,各個文藝領域都有官員“兼職”的身影。
  早在1998年,中央就曾發文明確要求黨政機關領導干部不得兼任社會團體領導職務。但禁令頒布17年后,仍不乏領導干部熱衷躋身文化圈。在第二批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湖南、新疆排查和清理發現,在協會等組織兼職的黨政干部人數超過5000人,其中廳級干部超過500人,有相當數量的干部在文藝社團任職。
  今年4月,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因濫用職權罪、受賄罪一審獲刑17年。在被查處前,他前后“兼職”4個協會的會長、名譽會長或執行理事長。除了在位官員躋身文化圈,“官而退則藝”也是較為普遍的現象。
  官員爭當“藝術家”,動機何在?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文聯副主席馮驥才說,一些本身並不是藝術家的官員熱衷於進入藝術協會,是想借用權力染指文化圈,進行更隱蔽的權錢交易。
  一些躋身藝術圈的官員往往利用手中權力玩書畫藝術、出各種“專著”、開名人講座,以此收取不菲的稿費、出場費、講課費等。還有些官員覬覦珍貴藝術品,以“借用不還”等方式據為己有。部分官員藝術造詣一般,但作品價格卻不菲,其所屬協會級別及協會中職位越高價越貴。這些官員“藝術家”熱衷題詞作賦留下“墨寶”,名正言順接受“潤筆”。
  一些紀檢干部認為,領導干部的書畫“潤筆”、寫作收入等也應納入個人有關事項申報內容,接受組織監督檢查。
  不斷完善反腐制度設計,從權力源頭鏟除“雅腐”土壤
  文化界人士認為,官員熱衷躋身文化圈導致社團組織行政化、官場化色彩濃厚。權力伸手文化圈、尋租空間巨大,不僅敗壞官場風氣,更不利於藝術發展。摘掉文化圈的“官帽”,去行政化改革刻不容緩。
  記者採訪發現,為行業協會摘“官帽”,一些地方已經在行動。如河南省紀委明確規定,非專業出身的領導干部,不論在職還是離退休,不得在各類書畫、攝影、藝術等協會中兼任領導職務。
  專家分析認為,“雅好”催生“雅賄”,實質都是權力“任性”、缺乏監督造成的。斬斷權力與腐敗的聯系,還得從規范權力運行、減少權力尋租空間的角度,不斷完善反腐制度設計,從權力源頭鏟除“雅腐”土壤。
  一些法律界人士說,目前司法實踐中面臨的難題是,在官員“雅腐”案件中,以書畫作品為代表的受賄物真偽難辨、價值有彈性,變現手段隱蔽多樣,行賄物價值的認定讓反腐工作遭遇新挑戰,必須從制度建設上予以突破。
  專家建議,針對現行法規條例中對“雅賄”缺乏明確認定、取証以及量刑難等問題,應對相關法規出台補充細則或司法解釋,厘清對藝術品賄賂的司法認定標准、程序和定罪量刑標准。同時,建立完備的鑒定評估機制,為懲治“雅腐”提供有效依據。(任瑋 楊帆)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責編:賀麗瓊、陳天源)
分享到:
37.1K
返回視窗首頁】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