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紙質書閱讀量裹足不前 在網紅書店你都看了啥

2020年01月07日14:53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在“網紅書店”,人們都看了什麼?

  書店紅了,但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卻裹足不前——

  在“網紅書店”,人們都看了什麼?

  閱讀提示

  近年來,一大批特色鮮明的書店迅速興起,成為“文化地標”,也成為“網紅”,吸引著人們前去打卡。與此同時,統計數據顯示,我國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變化不大。

  杭州姑娘蕭迎近日到北京旅游,除了故宮、胡同等特色景點外,她還打卡了一家書店——位於北京前門步行街附近的PAGEONE北京坊店。

  在北京乃至全國,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書店開始“聲名遠揚”。它們在網上收獲好評,在文藝青年中口耳相傳,也因此進入人們的行程,成為打卡景點。

  前幾年人們還在憂心忡忡地談論實體書店的命運,轉變迅速發生,實體書店在“高質量”“特色化”之下迅速重生,以別具一格的設計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造就了一座座“文化地標”。人們也開始發問——除了打卡之外,在“網紅書店”都看了什麼?

  進書店,看“天堂”

  “看了一眼天堂的樣子”——打卡PAGEONE后,蕭迎在微信朋友圈裡寫下了這樣一句話,配圖是她拍攝的書店照片。這句話源自文學巨匠博爾赫斯的一句詩:“我心裡一直都在暗暗設想,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站在這家書店的二樓,透過玻璃外牆,能看到北京的正陽門。每天,都有人慕名來此打卡拍照。

  在北京、上海、南京、西寧等全國各地,近兩年興起的一家家書店,告別了以前幾排書架、一張櫃台的“售賣部”模式,以注重設計和氣氛營造而成為“城市新坐標”。

  網紅書店也在迎接著人們一波又一波的打卡熱潮。上海中心大廈52層的朵雲書院號稱全國最高書店,開業初期書店雙休日打卡人數達到1.2萬人次,平時也需排隊3小時才能進店﹔鐘書閣重慶店,去年春節期間就因到訪人數過多而不得不採取“不定時限流”措施﹔被稱為“史上最孤獨圖書館”的三聯書店海邊公益圖書館,遠離鬧市、位置偏僻,出名后游人如織,一度需要預約才可進入……

  2019中國書店大會發布的《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稱,消費者造訪書店、到書店打卡的熱情前所未有,書店顧客明顯回流。

  扶持下,開店熱

  PAGEONE北京坊店總面積2500平方米,除了優越的地理位置,店內設計更別具一格。據說設計師用了5個月時間為這家店做設計方案,其高顏值也讓在書店內拍照的人明顯多於看書的顧客。

  日前,PAGEONE北京坊店在2019年度北京市特色書店評選中榜上有名。也是在這次評選中傳出消息:2019年,北京共有239家實體書店獲得該年度實體書店項目扶持,扶持資金近1億元。截至2019年9月底,全市實體書店增加了285家,同比增長28.1%。

  北京的變化,是一個縮影。從前些年的紛紛倒閉,到如今購物中心、商業地產、社區、景區積極引入,實體書店走出低谷,展現出罕見的擴張之勢。

  2019中國書店大會上發布的信息顯示,2018年,各地新華書店集團、大型連鎖書店、新興獨立書店大部分投入開店熱潮﹔開店數量最高的大型連鎖書店,一年新增店鋪100家以上﹔多個城市宣布了年度新增數百家乃至上千家的書店扶持計劃。

  業內人士認為,實體書店的復興與政府的扶持政策直接相關。2016年國家11部委文件《關於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發布后,各省市共出台了近30份地方性實體書店發展實施意見。2018年,圖書批發零售免征增值稅政策進一步延續。

  在這輪開店熱潮中,“顏值”“最美”成為形容這些書店的高頻詞。“網絡書店的沖擊,讓實體書店不得不努力探尋吸引消費者重回書店的可能性。這個過程恰逢社會整體富裕程度提升,消費者開始追求消費升級。於是,新一代追求‘美感’的書店便應運而生。”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長程三國說。

  打卡外,更重“書”

  日前,一家“網紅書店”因打卡人數太多,不堪其擾而規定拍照者必須購書一本。這家重慶渝中區的舊書店,面積隻有十幾平方米,卻塞滿了各類書籍,顯得既文藝又懷舊,有時需要排長隊才進得去。

  這引發了人們的討論,直指書店的“本源”——在書店,人們究竟應該做什麼?

  雖然近年來書店發展突飛猛進,但另外一組數據卻變化不大。第16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顯示,2018年中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僅為4.67本,與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這與書店客流量的增長相比,幾乎算是裹足不前。《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把這種現象稱為“隻走進了消費者的行程,未走進消費者的生活”。

  “網紅本身是互聯網時代的特有產物,它的出現與流行,與互聯網時代的眼球經濟密切相關。”北京市社科院副研究員王林生日前表示,人們批評網紅書店,針對的並不是網紅書店本身,而是大家有沒有充分利用好、使用好書店所能提供的各種功能。

  “顏值本身不能推動網紅書店的持續性發展,它只是網紅書店內涵式發展的前提條件。網紅書店需要內容的強力支撐,隻有提供更多的內容服務乃至相關的周邊服務才能更紅。”王林生表示。

  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會產業發展部主任胡娜認為,書店真正持久、深入人心的體驗,最終還是要回歸閱讀本身,否則網紅書店也會很快被別的網紅空間所取代。

  作為游客和普通讀者,蕭迎表示,打卡行為雖然不是閱讀,但卻並不是與“書”毫無關系。“也許打卡書店是很多人走進閱讀的第一步吧。”她說。(記者 鄧崎凡)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