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札記:施老的東進情緣

黃步東

2020年03月04日11:1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乍寒還暖的二月二十八日下午,臨近四點,我忙完了對一批老同志口述歷史採訪的文案,看著窗外漸漸瀝瀝的初春細雨,心裡稍微鬆了口氣。此時,突然手機響了,新四軍老戰士施光華的女兒施立平從干休所打來電話:施老中風了,已經住進了醫院一個月了,現在失語,臥床不起……

“一個月前……”,我回過神來,連忙查看前面的微信,一下子就找到了和施老最近一次合影。那正是一月二十日的春節之前,我跟隨無錫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的領導,去慰問老會長。也就是說,那次見面隻幾天,施老就住進了醫院。

想起那天的情景,心酸、心碎、心憂、心痛。

因為是事前約好的採訪,施老早早地等著,他的儒雅反映在他待客的細節上——總是坐在靠近門口第一張座位上,盡管腿腳無力,總要站起身子迎客。那天我們一到,我看見他手裡還緊緊捏了一張寫滿字紙的,字寫得歪歪斜斜的,但一個個很認真,第一行還特意用毛筆寫了幾個大字:

“鐵軍精神與梅村群英譜”

我笑對施老,那時候心裡卻真想流淚——施老啊,真是難舍當年的那份江抗東進的情緣啊。

1938年,奉中共上海特科之命,20歲的施光華特派員來到江南無錫參與江抗部隊的組建改編工作。20歲,這樣的年齡放在現在,正好是校園的青春學子。從1938年到參與組建老江抗到抗戰勝利前隨新江抗部隊(此時番號為新四軍18旅,即人們熟知的“沙家浜部隊”)北撤到江北裡下河地區,施老的青春年華正是在江南大地上的抗日烽火中度過的。

在2019年江抗東進八十周年紀念大會上,很多與會者都拿到一本11頁的小書,正是施老的近作——《回憶烽火歲月》。我翻了一下,全書20個章節,有15個都與江抗有關:

《特科、武抗與江抗》、《西石橋的槍聲》、《江抗初期的三位無錫籍指導員》、《水鄉戰地陽澄湖》……除了夜襲虹橋機場、大戰滸墅關、桐岐殲滅戰等一些著名的戰役之外,更多的是不為常人知道的生活細節。

從1995年第一次與施老相識直到今天,書中的很多故事都已經採訪過,但是我還是更願意親耳聆聽施老娓娓道來:無論是陳毅的胡子、粟裕的軍號,還是游刃與國共之間的傳奇志士浦太福,抑或一波三折的西石橋改編、充滿溫馨的陽澄湖黨小組會,要不就是驚心動魄陽溝樓遭遇戰……和他面對面的交流,能更真切地感受著一種信念,一種力量,一份情懷。

敘述這些往事時,施老的聲音充滿慈愛,講到激動處,偶爾為會情不自禁地拉住我的手。此刻我握住的這雙手軟弱無力,而崢嶸歲月裡的這雙手,揮舞著刀槍不知道殺過多少敵寇,揮手之間,千軍萬馬呼嘯而來,奔涌而去……

在這裡,曾經20多歲的他,開闊了視野、鍛煉了心智、經歷了一次次血與火的考驗,相識了鐘愛一生的情侶,他把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獻給了江抗,即使在夢中,他還會夢回江南烽火硝煙吧?

出生浙南山區,轉戰大江南北,守護神聖海疆,百戰之將九死一生,施老一生有著太多的傳奇。而解甲歸田之后,施老選擇在太湖之畔的無錫度過自己的晚年。

最近的這幾年,周邊地區涌現出很多新的新四軍紀念設施:張涇的新四軍六師紀念館、沖山的太湖游擊隊紀念館、洛社的薛永輝陳列館、太華鎮的抗日根據地紀念館……但凡哪個地區冒出有關江抗的事跡或者線索,施老總會盡可能收集﹔哪裡有紀念東進的相關活動,施老也會在第一時間打來電話:“小黃啊,和你們領導和記者說說吧,能不能去採訪?”隻要與新四軍東進的有關,總會在施老心中泛起波瀾:“小黃,你看蘇州的沙家浜革命紀念館搞得多好!原先那裡不叫沙家浜啊。江抗的指揮中心在梅村地區呢,江抗歷史上規模比較大的戰斗也在無錫地區,在江抗的歷史上,無錫、尤其是梅村的革命遺存不容忽視啊。”

終於,在當地政府和民眾努力下,錫東烈士陵園裡新建新四軍東進陳列館揭幕了。施老興奮之余,又不無遺憾,心有不甘:規模還太小、展品還不多、人流還不足。於是他又一次提到日新月異的沙家浜:“每年千萬上億元的收入,社會效益經濟效益雙豐收呢。一出戲唱紅了一片熱土。為什麼就沒有無錫的《沙家浜》呢?江抗東進這個事,無錫、梅村還要好好宣傳才行。”

說得我這個的新聞人一陣慚愧。

尤其是隨著江抗東進八十周年紀念日的臨近,每次遇到施老,他嘴裡念叨的頻率最高的就是這幾個詞:“江抗”、“東進”、“東路地區”、“老六團”、“新六團”……等等,神態中透出了深深的關切。

命運女神眷顧之下,施老的這份情緣總是會感動無數的人。

正是在施老的倡議下,2019年年9月份,秋高氣爽,幾天之內,葉挺、陳毅、粟裕、譚震林、何克希、喬信明、劉飛等一大批赫赫有名新四軍的將星子女,和全國各地眾多黨史軍史專家、文化學者、地方官員、教師、青少年學生等上千人,雲集梅村,隆重舉行紀念江抗東進八十周年大會。

由於身體原因,施老已經無法到會。於是應主辦者之約,施老決定錄制紀念江抗東進的講話,這個任務幸運地落到了我和同事身上。

2019年7月9日上午,我和無錫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領導和電視台同事趕往施老家,在場的還有專程從沙家浜革命紀念館趕來的幾位同志。

盡管下著小雨,但施老心頭顯然有一輪朝陽。與施老相識已經二十多年,聆聽過施老無數的講話、談話,從來沒有看到這樣的情形:幾分鐘的講話,激情洋溢、鏗鏘有力、一氣呵成!這哪像一個體弱多病、年過百歲的老人啊?這是激越的《新四軍軍歌》在心靈深處激蕩呢!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頃刻間,簡陋的小屋裡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驚飛了在窗台上躲雨的小鳥。

后來,這段講話成為江抗東進紀念大會上的重要節點,隨著媒體傳遍了全國,引起了轟動……

施老的夙願終於實現了!

我的老朋友、原干休所政委陳建華幾次三番和我說:“黃記者啊,我有一個心願,就是要請您給施老拍個片子,他對自己在無錫戰斗的歷史很有感情呢。”

其實,這也是我的心願啊,片名都幾乎不用思考:《施光華的東進情緣》。

其實,最近這幾年,雖然腦海中時時閃現著施老那慈愛的笑容,但是我卻連電話都不敢打,反而是他主動和我聯系得多。因為怕他激動,我總是先找施老的某個子女詢問施老的近況,表達自己的心意。即使與施老見面,我也盡量克制自己,語速放緩,把交談時間控制好。剩下的時間,我更願意默默地、長久地凝望著這位德高望重的革命前輩、我人生道路上可敬的師長……。

其實,我知道他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他的那本自傳一再修改,需要出版﹔

他的那篇讓我改了多遍的《歷險行程數萬裡,魔芋大王忙扶貧》需要發表﹔

他還有許多人需要交流——

春節前的某次拜訪,我提到了新四軍老戰士陸富全的女兒陸紅霞想來看望他,記憶超群的施老立刻想了起來:“陸富全?我熟悉,老戰友,無錫斗山人,手裡總是拿一杆長長的煙杆,不吸煙的時候,既是手杖,又是武器。當年,他可是陳毅元帥表揚的老交通員啊。讓我好好整理一下思路,等春暖花開,咱們幾個一起好好聊聊……”

窗外的細雨已經停止,盡管依然陰雲密布,天氣預報說,明天天氣晴朗。

施老啊,小溪正在匯成潮流,柳枝正在發綠,春天的小鳥已經在歌唱。全民抗疫情已經曙光初現,在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和各方關心下,我相信你的堅強毅力和信仰的忠誠,也一定會戰勝病魔!

——因為那個春天的約會呢!因為咱們還要拍那個電視片呢!對吧,施老!(作者單位:無錫廣播電視台電視中心)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