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蘇州等地大街小巷 又聞書香

本報記者 曹玲娟 王偉健

2020年03月19日07: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大街小巷 又聞書香(解碼)

《 人民日報 》2020年03月19日 12 版 版面截圖

圖為讀者在上海朵雲書院挑選文創產品。 本報記者 曹玲娟攝

原題:在上海、蘇州等地,書店、博物館、圖書館陸續重啟

大街小巷 又聞書香(解碼)

核心閱讀

天氣漸暖,各地的實體書店、博物館、圖書館等文化場所陸續恢復開放。

實地探訪發現,進館進店需要經過網絡實名預約、重重防護“關卡”,還有機器人、健康碼等新設備、新手段,提高效率、減少風險。雖然目前客流量並不算多,但一切正在有序重啟,從業者們也在為將來更好的發展做著准備。

午后,陽光打在玻璃幕牆上。大廈底樓,3名書店店員支起“攤位”,“請問有預約嗎?”出示預約碼、驗証“隨申碼”,再掏出身份証,通過層層“審核”,記者終於被引導至電梯,登上離地239米的“雲中書店”——位於中國第一高樓上海中心52層的朵雲書院。

自2019年8月開業以來,朵雲書院一直是上海最受歡迎的書店之一。這裡有宛在雲中的空中花園與俯瞰浦江兩岸的美景,曾創下日接待4000人、日營業額14萬元的紀錄,一度需要排長隊入場。不過,疫情讓這家人氣書店突然停擺。3月2日,關閉一月有余的朵雲書院重新開放。

實名預約進入,人氣逐漸恢復

與記者一起進書店的還有兩位姑娘,雖然口罩將臉遮得很嚴實,卻藏不住眼神裡的雀躍,“一直宅在家中,現在疫情緩解,終於能出門透口氣。”

重新開放后的書店縮短了運營時間,並實行嚴格的預約制,分3個時段各接受90人預約,周末開放預約名額增至每日470人。不過,目前還沒有出現約滿的情況。“一般每天有四五十名讀者預約前來,最少的一天隻有十來個人。”朵雲書院上海中心旗艦店店長焦擎介紹。

書店裡,從讀者的臉上,能看到久別重逢般的欣喜。空中花園處,數名讀者彼此間隔數米坐著,有的埋頭閱讀,有的探頭看向落地窗外的明媚春光。一名手捧書本的讀者忍不住感慨:“你看,陽光多好!”

不只是朵雲書院,這些天,各地不少文化場館陸續恢復開放。

3月17日是蘇州博物館恢復開館的第二天。早上8點45分,離開館時間還有一刻鐘,已經有五六名佩戴口罩的觀眾陸續來到了館門口,他們按地上白色指示線,每人間隔1.5米排成隊。“聽說博物館恢復開放,我第一時間就在網上預約了,兩個多月沒逛博物館了,憋得慌。”家住姑蘇區的陳忠樂呵呵地說。所有參觀者實行網絡實名制預約,目前隻接受散客(個人)預約,每日最高接待人數為1400人,瞬時接待量最高為200人。

3月16日起,蘇州首批41家公共文化場館服務單位恢復開放,蘇州第二圖書館也是其中一家。在借閱大廳,30多名戴著口罩的讀者一人一桌,端坐閱讀。據統計,當天共有80人到館,借還書籍達1443冊。

開放部分區域,科技助力防護

從蘇州博物館的入口到接待大廳,不到100米,中間卻要過4道“關卡”。在博物館入口,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正在進行檢查,但他們並沒有用測溫槍量體溫,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與成年男子身高相近,頭部細小、身材方正的白色機器人。機器人用無接觸方式給參觀者測溫,每分鐘可檢測近200人,同時還能迅速甄別未戴或者未正確佩戴口罩的人群。

在接待大廳,另一個智能機器人“小白”格外引人注目。它能准確判斷當下展廳內人數,當人流超出警戒值時,會提醒觀眾及時分散。“這些機器人不僅分擔了防疫期間館內工作人員的工作量,還進一步降低了交叉感染的風險。”蘇州博物館開放部主任陸軍說。

為了做好准備,蘇州第二圖書館早早就訂購了兩套新式安檢門。記者在現場看到,除了具有傳統的金屬探測功能外,新設備還自帶人臉識別攝像頭與紅外線測溫系統,讀者隻要從中間走過,系統就能顯示其體溫、預約碼等信息,供安檢人員甄別。蘇州圖書館副館長費巍介紹,館裡分批次對員工進行了專業防疫培訓,同時採購了口罩、消毒藥水等防疫物資。每天上午11點到下午1點,圖書館休館,進行全面消毒殺菌,對歸還的書籍也將在進行多次消毒后,單獨放置15天再重新上架流通。

有序開放的背后,離不開科技的助力。在恢復開放前的一周,蘇州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江蘇省文化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就舉行了會議,邀請多家科技企業,並拿出了一系列“科技防疫”的方案。

江蘇省文化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國強介紹,方案分為四方面:網上預約控流量、館外快速檢測、入館一碼雙檢、館內智能防疫。

此前,由科技公司研發的“蘇城碼”已在蘇州此次防疫工作中起到重要作用。“通常的人工查看方式不僅速度慢,而且有以他人之碼或手機截屏蒙混替用的可能。”陸軍說,經過努力,蘇州博物館實現了入口閘機與“蘇城碼”平台的無縫對接,觀眾隻需刷身份証,即可實現健康碼查驗和預約認証過閘的“一碼雙檢”,通行時間從20秒縮短到1秒,“觀眾無需出示手機,並杜絕了人工查驗健康碼的漏洞。”

目前,蘇州博物館隻有60%的區域對外開放,蘇州圖書館也隻開放了借閱中心。接下來,開放區域會不斷擴大、進館人數也會慢慢增多。“防控形勢在好轉,但防控不能有絲毫鬆懈,接下來的任務會更艱巨,不過我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准備。”陸軍說。

著眼長遠發展,探索更多可能

書店裡的客人雖然不多,但店員們挺忙碌,除每兩小時一次的全場消毒外,書店還要求讀者將取下的書籍擺放在專設的小推車上,由店員一本本消毒后再重新上架。

顯然,書店要想恢復以往的人氣還需相當長的時日。“我們預計到客流不會很大,但還是堅持先開門。書店是城市的燈塔,我們先把燈塔點亮,溫暖人心。”焦擎說。

與朵雲書院不同,思南書局·詩歌店面積不大,是個性鮮明的小眾化書店,去年12月剛剛開業。“正想放開手腳好好干,迎頭撞上疫情,一下就蒙了。”詩歌店店長王欣說。

從2月到現在,王欣看著書店慢慢復蘇,“徹底恢復沒那麼快,因為疫情防控不能鬆懈,但我們有信心。畢竟,生活水平在往上走,人們在精神領域的需求隻會越來越多。”

疫情期間,實體書店做了許多探索和嘗試。鐘書閣上海靜安芮歐店的店長原揚做了自己人生中的首場直播,在店裡對著屏幕足足聊了4小時,帶著網友們慢慢逛著自家的“無人書店”,“因為真的沒有人。”原揚說。

鐘書閣是立足上海的連鎖民營書店,已在全國開出24家。該書店副總經理金鐘書說,去年春節期間鐘書閣19家店銷售實洋達800萬元,同期比較,今年鐘書閣24家店約銷售了去年的1/10。

做直播,並不全是為了圖書銷售。“豐富下大家的精神世界吧。”金鐘書說,鐘書閣做的,是盡可能用流行的辦法讓更多讀者了解書店,以陪伴讀者為主,也是希望能進一步提高讀者黏性,著眼於實體書店長長久久的未來。

各方都在關注實體書店。畢竟,傳播文化、傳遞溫度的書店,是城市不可或缺的構成。“實體書店是一個微利行業,這次疫情襲來,實體書店營業收入大幅下滑,又面臨著租金成本和用工成本雙重壓力,不少書店的現金流發生問題。”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新聞出版局局長徐炯坦言:“實體書店正在積極自救,政府管理部門也在想辦法幫助實體書店渡過難關。”

現在,朵雲書店每天營業至黃昏。焦擎說,這段時間,自己愛在書店打烊后看看窗外,看看疫情期間一度寂寥的城市日漸蘇醒。“曾經空蕩蕩的馬路,慢慢變得車水馬龍﹔周邊高樓,逐漸開始燈火輝煌……這時,心裡就很安定,隨著疫情的消退,一切正在緩慢重啟。”王欣也滿懷期待:“這個春天來得有點慢,但能感覺到它的到來。”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