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文化場館相繼恢復開放 人擠人變為預約制

2020年03月25日18:58  來源:新華報業網
 
原標題:從展文物到講故事,變人擠人為預約制,文化場館將迎來哪些變化

3月24日,位於南京的六朝博物館內,70歲的朱大爺在負一樓看著六朝建康宮城遺址久久不願離去。他告訴記者:“我一輩子生活在南京,南京就是我的根。這裡是六朝古都南京的根,我看著這些夯土比看到織錦的龍袍還親切,可能這就是根脈的感覺吧。”隨著全省文化場館相繼恢復開放,博物館、美術館、圖書館等文化場館重新回到人們的生活之中,讓人休閑娛樂,給人文化滋養。

一幅畫最多兩人看,貓肥瘦是人氣指數

3月11日宜興博物館恢復開放,3月13日常州博物館恢復開放,3月15日南京市博物總館所屬南京市博物館、梅園新村、江寧織造博物館等7大場館恢復開放,3月19日,南京博物院、南京圖書館、江蘇省美術館等省級文化場館恢復開放……隨著省內公共文化場館陸續恢復開放,人們雖然出門還戴著口罩,但是壓抑已久的文化需求卻像春天一樣蓬勃生發。疫情會為文化場館帶來什麼?疫情過后行業會有哪些變化?記者進行了實地探訪體驗。

在南京市博物館,記者遇到一對外地情侶。女孩說,疫情好轉后我們第一個要來的就是南京,喜歡漢服的她專門來看《雲裳簪影——宋明服飾展》。“在精心布置的展櫃裡,織金的羅褲、純金或是琥珀的頭冠、水晶材質的玉璧帶著時光的印記,有種攝人心魄的美。”她說,“它們能讓我想到電視劇裡的服裝和道具,有時空穿越的感覺。”

南京不少博物館既是承載歷史的展館,也是別有洞天的園林。攝影愛好者劉嶠是博物館常客,他到太平天國歷史博物館是為了拍花:“花不等人啊!錯過了早春,大部分春花已經開到荼蘼了。前兩天去拍了明孝陵的紫葉李,再幾天可以拍垂絲海棠了。”拍完花他又把鏡頭對准了貓,邊拍邊說:“原先這些貓油光水滑,觀眾參觀的同時會喂它們,今天看它們有點瘦骨嶙峋了,還好有常客給它們帶來了貓糧。貓的肥瘦,也體現了博物館的人氣指數呢。”

一幅畫前建議不超過兩名觀眾,參觀間距保持在1.5米以上,一旦有三人以上聚集,現場工作人員將會上前干預。在江蘇省美術館,獨特的觀展方式前所未有,時隔兩個月,這裡又迎來了藝術愛好者們。在附近某公司供職的潘先生站在在一幅潑墨山水前看得入神。他告訴記者,自己特意來看《盛世春光》展,這個展覽是省國畫院全體畫家年度創作成果的集中展示,他年前開幕時沒來,一錯過就是2個月。“預約、量體溫、查健康碼,進來之后展廳就屬於我了,人不多,沒干擾,300幅畫可以看一下午,這就是所謂的沉浸式體驗吧。”對山水和風景小品頗有興趣的他指著其中一張畫,低聲詢問展廳裡的工作人員:“這張畫能購買嗎?我能找到畫家訂制嗎?”

一場疫情,在冬日裡奪去了人們原本尋常的假期與歡樂,把人們關在了家裡。在草長鶯飛的季節,一座座恢復開放的文化場館在春日暖陽裡打開大門,讓人們體驗到更多的文化之美。

“報復性借書”者來了,雲游博物館直播火了

南京圖書館在開放首日,記者在館內看到,所有供讀者閱讀的書桌上都貼了“一人一桌”的指示牌,工作人員配備數量可以說是各大場館之最,隨時回應讀者的問題和需求,也隨時提醒大家戴好口罩,不要聚焦。門口的告示牌上,清晰地講解如何在官方微信程序中進行預約並選擇座位,對於使用手機不夠熟練的老年人,門口的保安一邊登記讀者身份信息,一邊指導如何預約。

在二樓中文圖書借閱區,趙先生手中拿了10多本書,還在書架上尋尋覓覓。他告訴記者:“以往每周都要來一次圖書館,臨走總要帶上幾本書,這次兩個月沒來,多借幾本就算是報復性借書吧。”截止至19日16時,4個小時內進入南圖二、三樓外借服務區的讀者907人,借書2151冊,還書2785冊,數量超出了館方的預期。

按省文旅廳要求,全省文化場館恢復開放時要按照精准防控原則,實行分區域、分空間、分項目逐步有序恢復開放。對擬開放的區域和服務項目,要合理安排參觀線路和時間,實行觀眾錯時、分批入館和分散式參觀,鼓勵通過網絡預約等方式限制日參觀人數,控制瞬時最大承載量。對容易形成人員聚集的空間和項目暫不開放,暫不舉辦線下講座、培訓、演出等人員聚集活動。

那麼,這些要求執行得如何?在幾家博物館,記者進行了體驗式入館,了解到除了單向參觀、憑身份証件和綠碼進館、禁用垂直電梯等措施外,目前各家場館暫不接待團體游客,不提供人工講解,多使用語音講解和數字導覽為游客提供講解服務。太平天國歷史博物館以往從南門、西門皆可進出,疫情期間隻能從瞻園路的南門進入博物館。而六朝博物館和南京市博物館的防控措施中還需要登記姓名和聯系電話。南京市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徐清告訴記者,3月15日首次開放當天,市博總共接待了1000多名游客,嚴格的防護措施,雖然使入館時間略有延長,卻讓安全更有保障。

疫情加速著文旅與科技的融合,在那些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地方,很多改變正在悄悄地發生。恢復開放的蘇州博物館門口,沒有工作人員測溫,卻多了一台機器人。副館長程義告訴記者,這是一台測溫機器人,觀眾正常走過時它可以測出每個人的體溫,最快速度可以達到每分鐘200人,並能識別觀眾是否戴了口罩。不僅如此,展廳內的攝像頭可以精准計算在館人數,並與入口閘機相連,如果在館人數超過預設值就會停止放人進場。展廳內也有機器人,如果發現人群密度太大,就會語音提示大家保持距離。據悉,蘇州博物館於3月16日開放了部分區域,並於3月20日開放民俗博物館、過雲樓、圖書館。

程義告訴記者,2月底和3月初,他與文創部副主任蔣菡在淘寶進行了兩場直播,吸引了58萬人次的“圍觀”,從前蘇博每天的參觀者人數約為六七千人,58萬人大約相當於3個月的參觀人數,這讓他們看到了網絡傳播驚人的量級。

經歷過此次疫情,嫁接各類互聯網技術的“雲上美術館”概念也越來越深入人心。省美術館館長徐惠泉告訴記者,通過新媒體和虛擬現場等方式打造線上美術館,該館自1月29日以來已連續推出了四十多期在線觀展、公共教育、讀書會等系列活動,讓廣大藝術愛好者足不出戶也能看展覽,觀展閱讀量已逾十余萬人次。

“曾經,線上內容是我們線下展覽的補充,但是疫情期間我們有了新的認識。”徐惠泉表示,作為一家老牌的傳統美術館,省美術館正在探索如何在互聯網時代,通過不同的媒介來呈現藝術觀看的多種可能性。下個月開幕的《感悟生活》是省美術館的品牌展覽之一,今年的開幕式將從現場改為獨特的“線上開幕式”。

從展文物到講故事,變人擠人為預約制

3月19日中午11:50,離南京圖書館恢復開放還有10分鐘,副館長全勤走到圖書館大門口,想看看會來多少人。之前同事們都說:“快兩個月沒開放,讀者也沒太多反饋,今天來的人可能不會多。”

沒想到,等待開放的長隊從館門口排到了200米外的中山東路。“這實在是出乎意料,也讓人感動,說明人們對於閱讀,對於公共文化場館的需求仍然強烈。”

按照預案,當天讀者隻能借還書,不能在館借閱,然而到館讀者中多數是年輕人,他們中多數人來自習,因此南圖臨時改變了方案,開放了二層和三層的自習空間,但是每張桌隻能坐一個人,工作人員不停巡禮,看到有要拉下口罩或距離太近就會上前提醒。

“疫情會帶來很多改變,對我首先是一種思想轉變,”全勤說,“以前我們說圖書館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但是那個場景告訴我,圖書館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不是錦上添花的那部分。”

一場疫情,讓行業變化從風起青萍之末成為大風起兮雲飛揚。

“線上線下的深度融合是疫情帶給博物館的深層改變。”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告訴記者,“要看一件文物,肯定是到館裡看實物效果最好,但是要了解文物背后的故事,線上的數字展覽則會更加方便。”以往數字展覽只是把文物照片和文物說明搬到網上,但是此次疫情期間,南博把展品、教育活動、文創銷售全部整合到線上雲展廳,為推介博物館和展覽開辟了一個新的通道。

如果說以前是以館內展覽為主,虛擬展覽為輔,那麼文博場館接下來將會形成線下、線下並駕齊驅的局面。疫情期間南博分別在抖音和淘寶辦過兩次雲游博物館活動,觀看量超過155萬人次,也讓短視頻平台、帶貨平台成為傳統文化的傳播、推介場域。今年5月18日的國際博物館日,全國主會場在南京博物院,其中“為國寶點贊”之前辦過兩屆,本次點贊的將不再是文物本身,而是從文物延伸出來的展覽、教育活動和文創產品,他說:“我們不但要保護好、展覽好文物,還要講好文物背后的中華文明故事。

在龔良看來,預約制也會成為文化場館的常態。南博為例去年2月實行預約制,全年參觀人數達420萬人次,比上一年增長了60萬人次,然而展廳卻並未比往年更擁擠,原因就在於預約時觀眾可以看到預約人數,可以錯開高峰。他說:“預約制不僅為了限制客流,更重要的是可以更好提供服務,不僅觀眾避免人擠人,參觀體驗更好,館方也可以更科學地安排接待、講解、保安、保潔力量,借助大數據可以清楚地了解觀眾的年齡、性別、從哪裡來,什麼樣的展覽更吸引觀眾等,可以有效提高場館的運營效能。

同樣看好預約制的還有省文投集團副總經理朱國強。他說:“文化場館人員密集,對於安全和防疫要求很高,如果把健康碼等相關信息嵌入預約系統中,那麼一旦出現確診和疑似病例,就可以快速准確勾勒出相關人員的到館情況和行動軌跡,這對於全社會應急響應都很重要,是社會治理能力的體現。”

朱國強認為,在國家提出的“新基建”中,基於文旅融合的雲平台也應該被列為行業發展的重要方向。朱國強認為博物館數字化,不應是各館重復建設,自建機房、購買硬件、負責維護,那樣難免幾年后因技術升級被淘汰,而是應該建設專業雲平台,讓各場館騰出更多的人力、物力和時間用於數字內容生產,促進全行業的數字化發展。他透露,我省正在籌建大運河國家公園的數字雲平台,為全省運河沿線的文旅景區、場館、企業提供一個信息化平台。

3月23日,省文旅再推18條舉措促進文旅行業穩健發展,其中第7條提出,推動基於網絡平台的新型文旅消費,鼓勵線上線下融合等新消費模式,發展推廣移動支付方式。可以預見,在疫情過后,行業變革的大幕正在徐徐拉開。(傅秋源 王宏偉 顧星欣)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