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教师力量资金投入不理想 南京职教需质量升级

2014年06月29日07:48
打印    字号: 

一边实践,一边上课,职校生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动手能力

园艺是淮安生物工程高等职业学校的王牌专业

富士康等企业的进驻刺激了淮安职业教育的发展

比起另一群同龄人,职校生的青春似乎被刻意地视而不见。在一般的眼光看来,成为职校生,就意味着人生跑偏了——他们是一些初高中老师口中的反面教材,花几年时间混一个微不足道的文凭,他们将不能享受憧憬中的大学生活,他们的未来,可能一辈子都是工人……

只有在每年的毕业季时,人们才会屡屡“惊喜”地发现,“今年职校生比大学生好找工作,有些蓝领工资比白领高多了!”

这种惊喜刻意而做作,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作为“激励”存在,然而,在一些有识之士看来,目前,中国的实体经济,“中国制造”,确实更需要蓝领人才。

成千上万的职校,是中国蓝领的制造者,也是中国制造的人才基地。

“中国缺少熟练工人,这阻碍了进一步发展的脚步。”在教育部的会议上,有官员称。

人物

他们都没有考大学,他们的“领子”都是蓝色的

连上课都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

当拿起工具的一刹那,王保泽的气质变了。这个18岁的男孩屏住呼吸,两手把住工具的两端,在稳稳地对准目标之后,才来得及松开一只手,拿蓝色工作服的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尽管他想努力表现出自己的老练,可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

“使劲!”老师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王保泽手臂上的血管一下子鼓了起来。

对于一个男孩来说,这是一只纤细的手臂,也许这更符合如今年轻人的审美观,但在淮安生物工程高等职业学校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的老师看来,这有点不够看,“多吃点饭啊!”老师把沾满了机油的手,一巴掌拍在王保泽的肩膀上。

学生不像一般意义上的学生,老师也绝非讲台上的老师,但这里确实是所学校。

“当时没考好,也没想复读,家里人说上职校好,我也就报了名。”王保泽说,虽然家住在农村,但家里早就没有多少地了,再加上他还有个姐姐在上大学,在来职校之前,他几乎没有什么动手能力。

可当2013年夏天,王保泽来到淮安生物工程高等职业学校后,他之前对于学校的印象就被颠覆了,“一边上课,一边实践。”王保泽说,第一堂实践课时,他和同学们都惊呆了,“我们是穿着新工作服上实践课的,几堂课下来,蓝色的工作服成了黑色的,后来,手上也磨出了茧子。”

这样的生活,王保泽一开始并不适应,他觉得,自己的青春有点太“与众不同”了。

“初中刚毕业没多久,我也经常跟以前的同学们联系,上了高中和出去打工的都有。”王保泽说,上高中的同学们看起来还是跟初中时没有两样,但在聚会时,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学习成绩和大学,“我觉得他们压力很大,但表情挺傲的。”

至于早早踏入社会,外出打工的同学们,则是另外一副样子,见面时,他们老练地夹着香烟,语重心长地对昔日的同学说,“在学校学的技术没用,出来跟师傅干两天,就啥都学会了。再说,你那学历又没啥用。”

就因为这,王保泽迷茫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也没想明白,干脆就不想了。”王保泽说,学校经常会宣传一些昔日师哥师姐的“辉煌事迹”,“大部分都是进工厂的,看起来还不错。”这个18岁的男孩挠了挠头。

卫校毕业了,却穿不了白大褂

“我觉得我的青春算是浪费了。”南京姑娘刘雨叹了口气。

如今的刘雨在一家小公司做文员,如果她不说,谁也不会想到她居然是个职校毕业生。“也就是当时不明白,没有好好学习,结果,就上了中专。”刘雨说,她在学校里学习的是护理专业,本想着毕业后能去个医院。

“谁知道那么难进啊,毕业证一掏出来,人家连看都不看。”刘雨说,当时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在大学生没点本事都很难在医院里留下,别说是中专生了。

“我一辈子忘不了那人的眼神,特别瞧不起人的那种。”刘雨说,打那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文凭的意义,“这要是在哪个小县城,没准还能找个工作,在遍地都是大学生的南京,没戏,哪怕降薪都不行。虽然我的动手能力肯定比大学生强。”

当然,比起中国大部分职校生,刘雨的家庭条件还不错,这也让她多少还有别的选择,“打算再继续自考呗,实在不行,掏点钱去国外上个野鸡大学,先拿文凭再说。”刘雨皱着脸,看起来满脑子烦恼。

为什么上职校?很简单,学费便宜

城市姑娘刘雨的烦恼,在同为中专毕业生的吴宏身上全然看不到。

因为刚下火车的缘故,这位25岁的年轻人看起来有点疲惫,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斗志,在淮安富士康的门口,他一把推开前面的应聘者,“来,先看我的简历。”

“其实,之所以这么着急工作,就是因为缺钱,这几年的积蓄全都留在盱眙老家了,要是不找工作,连吃饭都没找落。”接受采访时,吴宏腼腆地说,全然没有了那股子彪悍的模样。

吴宏说,他是盱眙人,家里条件不好,父亲长年生病,当初,成绩还算不错的他选择淮安市高级职业技术学校,首先看中的,就是学费,“中专免学费。”吴宏说。

除了学费,职业教育带来的好处还有好找工作。

“我当时学的是数控机床,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能留在淮安,可当时不这么想。”吴宏说,一毕业,他就背着包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在他的印象里,广州那边的钱好挣。

广东的工资确实不低,吴宏很快就拿到了3000元一个月,可那边的消费同样惊人,在外三年,吴宏省吃俭用,也没攒下多少钱。

“房租啊,吃饭啊,都太多了。”吴宏说,今年,他下定了决心,回淮安老家找份工作。

家乡的工作并不难找,如今的淮安就像中国其他地区正在蓬勃生长的小城一样,外来投资云集,工作机会遍地,对于有技术的职校毕业生来说更是如此。

“这里的竞争不激烈,至少高学历人才就算愿意来淮安,也不会抢一线工人的岗位。”吴宏一边填写富士康招工人员递过来的表格,头也不抬地说。

现状

职校教育急需“质量升级”

生源素质、教师力量、资金投入均不理想

相对于普通高校的辉煌,职业教育在中国的地位还相当尴尬。

中国教育部主管职业教育的官员称,尽管中国的职业学校数量是全世界最多的,但这些学校资金投入不足,需要对设施进行升级,还面临教师短缺的问题。

而更重要的是,说服父母鼓励自己的孩子选择职业教育而不是学术研究将是件难事——和世界其他许多地方一样,获得大学学位能够带来较高的社会地位。

这样的态度带来很多麻烦。

首先是生源素质问题,现在为中职校输送生源的初中和小学,几乎无一不是以考重点高中、名牌大学为最高奋斗目标。“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去读职校!”成了小学和初中教师训斥学生的习惯语言。办学不是为了各尽其才,而是在不断地淘汰——进了职校等于淘汰掉了一批,考不上大学又淘汰一批。

相对低的投入,也让职业教育教学质量不足。

以南京为例,许多职业学校的校舍依然保持上个世纪的水准,这样既无法吸引优秀的学生,也无法吸引优秀的教学者,另外,对于实践性很强的职业教育来说,教学工具也需要及时更新换代。

前景

蓝领有望步入“光辉岁月”

“中国制造”需要大量技术工人

上个世纪,还没有蓝领工人的说法,但有技术的工人从来都是受尊敬的。“八级工听说过吗?工资比县长还高!”有一位国企退休的老工人说,最早的时候,工厂里实行的是学徒制,师傅带徒弟,这样的成才率不高,效率也缓慢。

后来,技校、中专等职业学校迎来了它的辉煌时刻。“一开始,技校、中专都是企业自己办的,一般是工人子弟来上学,后来也对外招生。”这位老一辈亲历者说,当时的中专比高中难考得多,因为上了高中不能保证上大学,上了中专却可以“包分配”。

然而,这种对于蓝领的红利很快就被耗尽了,而大学扩招,更是把职业教育的生源基础击碎——只有考不上高中的人,才会进中专。

职业教育逐渐衰败。

这一现状直到最近几年才有所改变,制造业在中国兴盛起来,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的工人,不止是熟练工,还有技术工人。一般的大学毕业生没有能力或者态度胜任这个工作,决策者把目光放在了职业教育身上。

据了解,许多发达国家都经历过以发展职业教育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阶段。日本投入大量资金,兴办职业学校,培养技术工人,淘汰低端产业和落后产能。而美国的一些传统工业城市一方面组织低端产业工人进行职业培训,完成职业转移,另一方面针对技术密集型产业,开展职业教育,培养大量高技术人才。

“动手能力,吃苦耐劳的精神,相对低廉的薪水”,成了职校生的核心竞争力。

据统计,中国目前有1.36万所职业院校,为劳动密集型行业提供了大部分劳动者。据估算,到2020年职业院校在校生将达3800万以上。

媒体解读刚刚结束的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内容:“中国政府目前正在推进职业教育系统的多项改革,包括要求地方政府为职业学校提供财政支持。政府还鼓励民间投资者和非政府组织为职业学校提供赞助,民办职业学校还可享受银行优惠贷款。”

巨大的需求,再加上政策红利,可以预见的是,一个属于蓝领的新光辉岁月正在到来。(贾磊 施向辉)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唐璐、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