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文化

盘点民国女作家:张爱玲已神话 萧红被低估【5】

2014年11月12日17:21
打印    字号: 

  观察

  “娜拉走后怎样”

  “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你无法再令我快乐,我也唯有离开。我离开的时候,也很痛苦。只是,你肯定比我痛苦,因为我首先说再见,首先追求快乐的是我。——张爱玲”

  “十年前,你爱我,我逃避不见;十年后,我爱你,你不在身边。人生的错过就是如此。一刹便是永远,追悔也是纪念。在心的修行途中,绝不允许投机,面具必被撕毁,谎言必被揭穿,谁也无法幸免。——林徽因”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林徽因”

  这里摘引的是微博上的三条博文,标明是张爱玲、林徽因语录,其实是伪托。如今的微博、微信上,大量流传张爱玲、林徽因的句子,有的是俩人所作,有的则掐头去尾,还有的完全是伪托。这些所谓的金句无非是谈一些婚姻爱情的浅俗道理,却被大众津津乐道。网上流传的这些句子,可以看出,张爱玲、林徽因变成了情感导师的角色,变成了通俗流行文化的符号,变成了一种文化消费品,跟真实的张爱玲、林徽因实际上没有多大关系。

  当民国女作家张爱玲、林徽因乃至萧红,进入大众通俗文化领域之后,她们真实的面貌往往被遮蔽了,她们所处的时代环境和个人的困境遭遇,也被疏离而变得模糊不清了。作为中国现代新女性,她们的人生都有着传奇色彩,但这传奇的背后,又有着许多付出。相比张爱玲、林徽因家境的优越,萧红、丁玲这类来自底层的女作家更不容易,当年的女性选择从事写作,比今天的女作家要困难得多。谋生不容易,还背负旧婚姻,她们要打破束缚,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才会有那些惊世举动。

  中国古代也有少数女作家、诗人,著名的如蔡文姬、李清照,乃至柳如是,但她们的个性意识无法跟民国女作家相提并论。即便是一生传奇的柳如是,还是要依靠不同的男性,成为男性的附庸,最终更是成为大家族的牺牲品。而民国女作家勇于冲破旧家庭,冲破旧礼教的桎梏,在婚姻爱情上追求解放和自由,今天的女性恐怕很难理解她们的处境和决绝的勇气。

  鲁迅发表过一篇有名的演讲《娜拉走后怎样》,说易卜生笔下的娜拉醒悟后离家出走,但之后会怎样呢,娜拉可能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鲁迅认为女性必须在经济上独立,否则,在生计所迫之下,娜拉难免走上堕落或返回老路。幸运的是,民国女作家们命运虽不同,但都走出了自己的人生道路。萧红客死香港,张爱玲在美国公寓里孤独死去,虽然令人唏嘘,但何尝不是另一种圆满?今天女性权利已得到长足进步,女性经济独立不是难事,女性写作形成潮流,也应感谢民国女作家这些勇敢的先驱吧。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编:贺丽琼、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