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文化

六一儿童演出遇尴尬 少儿歌曲新歌少好歌更少

2016年06月01日07:17
打印    字号: 

  “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一些幼儿园、小学校纷纷举办各种庆祝活动,然而,很多老师都遇到了一个尴尬的现象,那就是孩子们唱的歌曲要么就是《一分钱》等传统歌曲,要么就是《小苹果》等流行歌曲,前者过于陈旧,后者又过于时尚。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的田野》《丢手绢》《小鸭子》《嘀哩嘀哩》《快乐的节日》《歌声与微笑》等优秀少儿歌大家都耳熟能详。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适合两亿多少年儿童传唱的优秀少儿歌曲却日渐匮乏,佳作更是难见踪影。

  据了解,近年来,少儿歌曲创作了几万首,在一些政府部门的推动下,推出了近200首歌曲,通过央视电视大赛、光盘赠送等方式推广,而被孩子们传唱的新歌只有几十首,如《爸爸妈妈听我说》、《读唐诗》、《春晓》等,真正优秀的少之又少。江苏著名作曲家晁岱建告诉记者,目前全国表面看起来有不少人从事少儿歌曲创作,但一般都不是专业的,更没有优秀人才,“不少词曲创作者认为给少儿写歌吃力不讨好,没有经济利益,因此对少儿歌曲没有兴趣,专业创作者寥寥无几。”另一方面,晁岱建说,我国缺乏少儿歌曲的市场化运作机制,从词曲创作、编曲配器、演唱者包装到传播平台、衍生品开发等多个环节,都缺乏统一调配与整合,没有形成产业链条。

  江苏省少儿文化艺术促进会常务副主席张峰从2006年开始策划、组织“童声里的中国”活动,至今已经6届。“每届征稿都能收到三四千篇少儿歌曲作品,但80%多都是老年作者,年轻作者很少。”张峰介绍说,这些老年作者尽管有一定的创作热情,但词曲都非常老套、单调,而年轻作者更多的是一些基层中小学音乐教师,缺乏很高的专业水平,作品质量难以保证。张峰说,由于无名无利,不少名家不愿参与创作少儿歌曲,“有些名家我们即使‘盯’着约稿,也不一定得到他们的响应。”

  如今,娱乐文化高度发达,孩子们通过发达的传播途径能够欣赏世界上各种风格流派的音乐,不过,随之也带来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孩子们的音乐欣赏被流行文化所裹挟,并且日渐成人化。一些儿童歌曲用成人的思维谱写,远离孩子们的生活,充斥着标语口号和套路化的技巧,却缺少真情实感和童趣童真。晁岱建说,过去一首儿童歌曲创作出来,要拿到小朋友当中征求意见,让孩子们自主选择,而现在,我们已经找不到这种创作态度了,“因此,创作者在创作中一定不能有‘灌输’的概念,而应该捕捉童趣,真正走近孩子,走进孩子们的世界,“尤其要有新的创作理念,从风格、题材、编曲、演唱方式上做出新的尝试,不能停留在几十年前。”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如今,一些词曲创作着热衷于“赶场子”“搞项目”,眼睛盯着一些地方的节庆活动、大型晚会,如果能够搭上大大小小的运动会什么的,那就更加有利可图。这些创作往往都是“量身定做”,“短平快”随手就来,创作者趋之若鹜。“试想,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谁还愿意搞少儿歌曲!”张峰说,另外一方面,一些传播平台涉及到少儿歌曲则避之唯恐不及,“因为相对于那些商业性的选秀、竞唱等活动,少儿歌曲节目就太冷清了,而且无法获得商业利益。”张峰介绍说,以前儿歌写好了,电台一播很容易推广,成本也低。现在媒体多了,推广歌曲的成本变得很高。目前,全国音乐广播电台多达百余个,每个音乐电台都有通俗歌曲排行榜,却没有属于孩子们的歌曲榜,少儿歌曲的奖项也是凤毛麟角。

  临近儿童节,记者在一些学校采访时发现,因为没有合适的少儿歌曲,一些学校干脆把成人歌曲直接拿了过来。《小苹果》《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爱情鸟》、《大花轿》等甚至也被老师拿来推出幼儿版。南京红黄蓝亲子园园长沐莎说,面对优秀少儿歌曲短缺的情况,该园北京总部投入人力物力创作新歌,但很多时候还是无法满足各种需求,只能翻版一些经典少儿歌曲。沐莎在南京很多幼儿园调研时发现,如今,一些幼儿园长年累月翻来覆去就那么几首少儿歌曲,孩子们都听烦了,就连周围的邻居都不胜其烦,“但很多幼儿园没有办法,因为适合孩子们的优秀歌曲实在是太少了,而长期翻唱的后果就是压抑了原创精神,这样就造成了恶性循环。”

  采访中,一些专家强调,少儿歌曲对少儿的成长至关重要,艺术熏陶、审美感动对孩子的文化素养、身心健康起到潜移默化的重要作用。因此,张峰提醒创作者,少儿歌曲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与时俱进,“要充分体现现代社会的文化审美和价值观念,让儿童面向未来、面向世界。”晁岱建强调,“首先是要转变教育观念,不能总是唯分数是图。创作队伍要提高文化责任感,对少儿歌曲创作投入更多热情和关注。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府及社会各界要切实负起责任,通过各种手段和措施,引导、鼓励、扶持少儿歌曲创作。” (贾梦雨)

来源:新华日报 (责编:唐璐、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