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丰:启海移民祭祖 共忆废灶兴垦百年史

2017年03月28日15:2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人民网盐城3月28日电 (是钟寅)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地处黄海之滨,公交车上的乘客能听到两种方言报站,一种是江淮方言,另一种则是吴语。一个区县两种方言并存的情况,并不多见。讲江淮方言的,是“本场人”;讲吴语的,是“启海人”。这种特殊的人口结构,与100年来的移民史有关。100年前,民族实业家张謇创办“淮南草堰场大丰盐垦股份有限公司”,在江苏北部沿海实施“废灶兴垦”,数万南通人推着小车从家乡出发,来到盐城东部的沿海滩涂屯垦开荒,种植棉花。因这些移民多来自南通下辖的启东、海门两县,他们也被称为“启海移民”。清明节前,生活在大丰的“启海人”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在仪式上,他们缅怀先祖,共同回忆家族开这片土地上开荒兴垦的历史。

“大丰的‘启海人’主要指从南通市启东、海门一带迁徙来的移民,‘本场人’则是原先住在这里,靠煮盐为生的盐民后代。”50岁的大丰人陆卫星就是启海移民的后代,他的普通话还带有一点吴语腔。他介绍,启海人和大丰本地人相比,家族观念更强,祭祖活动规模更大,仪式感更强。

陆卫星说,“因为启海人在大丰已经生活了多年,所以祭祖不会再回到启东、海门的老家了,但清明祭祖的仪式一点也不会马虎。清明当天,或者节前几天,我们整个家族来到埋葬祖先的地方。在先人墓碑前,我们要烧纸、放鞭炮,后辈们鞠躬磕头。回到家后,我们还要用纸做牌位,写上先人的名字,祭上贡品。”这种坟前上香烧纸,回家上供祭奠的习俗,与“本场人”只在坟前祭奠的习俗颇有不同,属于启海移民独有的文化标志。很多人启海移民在祭祖时,长辈还会向后辈诉说家族史,勉励后辈扎根大丰,不忘先人开荒艰辛。

地方志史专家马连义对这段移民史有过深入调研,他介绍,清末启海一带地窄人稠,人均耕地只有0.2亩,农民必须外出打拼闯荡。而在数百公里外的盐城大丰,则是另一番景象:沿海盐场废弃,盐碱滩涂上长满芦苇蒿草,原本煮盐为生的百姓大部分人都去了外地讨生活,少部分本地人留在西面远离海滩的乡镇苦苦挣扎。民族实业家张謇的一项计划,改变了大丰的面貌,也改变了十多万启海人的命运。那时,张謇在南通兴办的大生纱厂,急需棉花原料自给,黄海之滨的500多公里沿海滩涂成为了原棉生产基地。

“‘淮南草堰场大丰盐垦股份有限公司’是1917年成立的,当时张謇考察了美国、日本的农业项目,又从荷兰请来了水利工程师,采用先进的股份制公司模式进行农业开发。”马连义介绍,大丰公司成立后,荷兰年轻的水利专家特莱克应张謇之邀来到这里,为新丰镇建立了区、匡、排、条四级排灌水系,充分利用雨水淋浇使土壤脱盐,克服了水患危害。这片曾经盐蒿遍地的盐碱地逐渐焕发生机,变成现在肥沃的农田。在大丰公司的模范效应下,陆续有76家公司在苏沿海兴办农场,仅大丰一地就陆续有11.6万启海人落户。在盐碱滩涂上,启海人扎下了根。他们推着小车举家迁徙数百公里,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要抵御海潮侵袭、龙卷风破坏,还得开挖沟渠给土地排碱。恶劣的自然环境,让异乡谋生的启海人更团结,家族亲情、邻里乡亲成为了重要的纽带。

“启海移民圈子里,有一种类似于认‘干亲’的习俗,我们这边叫‘认寄爷’。”马连义说,不同于认“干爹干妈”,“寄爷”是对世交长辈的一个统称,往往相邻几家的晚辈看到彼此的长辈都喊“寄爷”。在当地一种名为“烧经”的祭祖活动中,不仅要本家族的全体成员参加,还会邀请“寄爷”参加,因此规模盛大,要有十几桌人。这种亲近的乡邻关系,有利于启海移民族群紧密团结,也是移民文化的一钟特征。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