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再现古琴盛会 名家打谱《五知斋琴谱》

2017年11月26日18:40  来源:扬州网-扬州晚报
 
原标题:时隔33年扬州再现古琴盛会 古琴名家专题打谱《五知斋琴谱》

五知斋琴谱(资料图片)

五知斋琴谱(资料图片)

  高山流水,梅花三弄。古琴文化,一直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其淡雅空远,备受文人追崇。昨日上午,由扬州市文广新局主办的“《五知斋琴谱》专题打谱学术交流会”在扬州召开,国内近50位古琴名家齐聚扬州,通过打谱的方式,“唤醒”一首首古老的琴曲。

  33年后扬州再现古琴盛会

  专题打谱形式并不多见

  “如此众多的古琴名家会聚扬州,盛况并不多见。”扬州著名音乐家戈弘介绍,“早在1984年,扬州曾举行过全国古琴学术交流会,当时邀请到的琴家阵容也是非常豪华的。这一转眼,已经过去33年了。”

  戈弘介绍,中国古琴历史悠久,有着众多琴派,如广陵琴派、虞山琴派等,而每个琴派,都有代表性的琴谱。如广陵琴派,就有《澄鉴堂琴谱》《五知斋琴谱》《自远堂琴谱》《蕉庵琴谱》《枯木禅琴谱》五部为代表。而在这些琴谱之中,每部琴谱都记载有数十首琴曲,这些琴曲有些被当代琴家挖掘整理,演奏成功,形成广泛的影响。而有的琴曲还尚未被琴家整理出来,这就需要进行打谱。

  “古代琴家记录琴谱,通常使用的是独特的古琴语言,包含有指法等技法在内。而古代琴家在记录古琴琴谱时,往往只有音符,没有节拍,所以不可能像现代乐谱那样,看到乐谱就能演奏。所以,就需要现代琴家根据这些音符,演奏出曲子来。同时,因为每位琴家自身的学养不同,以及对古琴曲目的理解不同,同样的音符演奏出来的曲目,一定是不一样的。所以,在面对尚未挖掘出来的琴曲时,就需要多位琴家分别演奏,相互切磋探讨,这样才能形成初步的共识,这就是打谱的意义。”

  戈弘说,尽管国内古琴界也会举行打谱会,但是像这次举办的,专门以《五知斋琴谱》为专题进行打谱的,非常少见。“这次来到扬州的琴家,较长时间之前就得到了通知,做了相对充足的准备,这样有的放矢,才能更好研究《五知斋琴谱》这本琴谱。”

  琴谱有着独特文化内涵

  《五知斋琴谱》影响深远

  在中国的众多琴谱中,为什么这次选择《五知斋琴谱》进行专题打谱?来自河南的当代著名琴家丁承运介绍,中国古琴现存150多部琴谱,在这些琴谱中,广陵琴派的《五知斋琴谱》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部琴谱。

  丁承运说,《五知斋琴谱》的作者为清代琴家徐祺、徐俊父子,两人曾四处游历,遍访名师,博采众长,成为独步清初琴坛的著名琴家。《五知斋琴谱》就是徐祺早年游历多地,对各家琴派琴谱多方探访,精细推敲30余年,于清康熙六年编成。此后,得到友人支持,由徐俊等人校对,刻书发行问世。

  和其他的琴谱相比,《五知斋琴谱》所收三十三古琴曲,大多注明出处,指法细致详尽,在旁注中更有作者加工之处及评语。后记也较有特点,从中可了解作者对作品的独到了解。“在这部《五知斋琴谱》中,就有对琴曲演奏的具体方法,比如《潇湘水云》,琴谱中记载琴曲后半部分演奏需要一气呵成,这对很多当代琴家的演奏都很有影响。”

  “《五知斋琴谱》是广陵琴派的重要琴谱之一,而扬州正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所以在扬州举行《五知斋琴谱》专题打谱学术交流会,可谓是最为恰当的,这项活动也必将载入中国琴史。”丁承运说道。

  主要打谱《苍梧怨》

  唤醒沉睡的古琴曲目

  扬州广陵古琴学会会长、著名古琴演奏家樊继健说,在中国古琴界,《五知斋琴谱》享有盛名,《高山》《平沙落雁》《渔歌》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古琴曲,都在《五知斋琴谱》中有所记载。当然,同样一首古琴曲,也有可能在其他琴谱中出现,不同琴谱呈现出的风格,也会有所区别。

  樊继健介绍,在本次《五知斋琴谱》专题打谱学术交流上,琴家们主要打谱的琴曲为《苍梧怨》。相对于其他古琴曲,这首《苍梧怨》的知名度略低,这就需要本次琴家的打谱研究。在《五知斋琴谱》中,是这样解析《苍梧怨》的:“苍梧怨者,娥皇女英思帝舜而作也。帝南狩,崩于苍梧之野,二妃追思盛德,泪染湘竹,竹为之班,因为是曲。韵髙调古,真堪匹美虞韶,所谓南风之薰,可以解愠,苍梧之怨,可以写忧者也。”而在后记中,又解读了这首古琴的意境:“此曲意旨深邃,音韵铿锵。淸夜鼓之,如入瞿塘三峡,雾霭云迷,而鹤唳猿声,凄凄欲绝。真令人不堪三复也。”

  “这是一首很凄美的琴曲,对演奏者的学养有着较高的要求。这次全国很多知名琴家应邀来扬,都会演奏他们所理解的《苍梧怨》。对于这首琴曲在未来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通过打谱,就是唤醒一首首优美的古琴曲,让它们在当下发出最美的乐声。”樊继健说。

  打谱不能流于形式

  古琴文化研究更需要定力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琴会会长赵家珍来到活动现场。她也赞叹,此次古琴打谱活动注重内涵,并未流于形式,让她感到欣慰。

  赵家珍说,现在古琴界也有一些乱象,比如打着打谱的形式,其实并没有对某些古琴曲做出实际的推动作用。在古琴打谱活动中,也不要全盘接收。就如同《五知斋琴谱》的三十三首古琴曲,也会有高低之分,不会每首曲目都可以成为传世经典。而这次选择的《苍梧怨》,还是比较准确的。广陵琴派传承有序,琴人辈出,在琴界有着优良的传统,她相信通过这次打谱会,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苍梧怨》以及《五知斋琴谱》的研究。

  “古琴文化研究,更需要一种定力和静气。所幸的是,我在扬州能够感受到这种定力和静气。”赵家珍说道。(王鑫)

(责编:黄竹岩、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