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天隆寺现疑似抗战指挥所 文物部门将勘查

2018年06月11日06:59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南京天隆寺附近发现疑似抗战指挥所

  南京天隆寺附近发现疑似抗战指挥所 6月7日,抗战史学者、江苏省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丁进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在寻访过程中有了一个新发现。在南京市雨花台区天隆寺地铁站东侧一处土坡上,一处长方体构筑物隐藏在竹林之中。据他长期寻访民国碉堡的经验判断,这一处很有可能是民国抗战指挥所。也有学者认为,这一处可能是民国军事设施中的掩蔽部。

  现代快报记者从雨花台区文化局文化遗产科初步了解到,此处遗迹尚未记录在册,将去现场核实勘察。

  现场走访

  长方体构筑物藏身竹林中

  6月7日,现代快报记者跟随抗战史学者丁进一起走访现场。 这一处在天隆寺东面一土坡顶上,从华为西门可进入园区, 周围有一处湖泊,隐藏在一片竹林之中。如果不仔细,很难发现它的存在。现场可以看到,这一处为多角长方体构筑物,长为5米,宽为3.6米,露出地面的部分,浅则0.5米,深则0.93米至1米。可能是构筑物有所沉降,其东侧依稀可见出入口。顶部平,从出入口可量得顶部厚约80厘米。 构筑物的西侧有多处钢筋裸露。

  丁进认为, 该指挥所正面以及顶部有被炮火损毁痕迹。这一痕迹也和邻近的毛家巷抗战碉堡上发现的非常相似。从形制上看,这也和2014年6月公布的第一批江宁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中东山街道民国军事设施中的一处指挥所非常相像。

  他表示,从地形上判断,这一处发现,和此前发现的毛家巷抗战碉堡、天隆寺抗战碉堡共同构成安德门保卫战阵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日新发现的抗战指挥所,可能是一座级别较高的团指挥所。

  其他声音

  “也可能是一处掩蔽部”

  这一处是否民国抗战指挥所呢?现代快报记者把现场的照片资料发给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南京炮兵学院的退休教授费仲兴。他曾在紫金山、汤山寻访民国碉堡多年。他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常说的民国碉堡是一个统称,在档案中记载为‘掩体’,分为重机枪掩体、观测所、指挥所、掩蔽部等。”不过,从照片上初步判断,基本可以确定是一处民国军事设施。

  费仲兴表示,之前曾在汤山寻访民国碉堡时见过一处半地下的指挥所,“当时的军事档案中列出是‘7号指挥所’。那一处现场看和常见的民国碉堡很像,也有射击孔。”“但从图片上看, 这一处像是长方体的大型火柴盒,没有找到射击孔”,费仲兴表示,目前的资料很难判断是否属于指挥所,还需要更多的信息印证。他猜测也有可能是一处掩蔽部。不过从构筑物的厚度上来说,这一处军事设施所保护的人员级别较高。

  学者呼吁

  “尽快将其列入文保单位”

  资料显示,中国军队为保卫安德门付出了血的代价。

  “安德门保卫战的残酷,给日本侵略者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这一处抗战指挥所战斗痕迹明显,是安德门保卫战的珍贵历史见证,是主城区日渐稀缺的抗日战争遗址。”丁进呼吁,希望文保部门尽快展开调查,将此处抗战指挥所公布为文物。

  他还表示,此前南京市规划局批前公示了南京市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其中就有紫金山碉堡。

  他希望,基本与它同时期构筑的抗战指挥所、毛家巷碉堡和天隆寺碉堡也能列入到保护名录中。

  “保护抗战碉堡,不能仅仅依靠文物部门,而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社会各界应把保护这批抗战碉堡,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以塑造南京‘英雄之城,胜利之都’的城市形象。”丁进说。

  文物部门

  “尚未登记在册,将去现场勘察”

  6月7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将丁进的发现第一时间向雨花台区文化局反映。

  雨花台区文化局文化遗产科长邰健胜告诉记者,从现场图片和地址描述初步判断,此处遗迹尚未登记在册。

  据介绍,在这一处遗迹周边有雨花台烈士陵园碉堡群,已经被公布为文保单位了。“我们现在手中掌握的资料是,天隆寺附近有一处碉堡,华严寺附近有一处碉堡。我们先去现场判断,这一处发现是否和之前的属于同一片区。”邰健胜告诉记者。 目前,这两处附近都在进行环境综合整治,将在工程结束之后,统筹安排保护计划。

  下一步,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将尽快展开调查,去现场核实勘察,对文物的具体位置、形制等有个初步判断。如有必要,将会组织相关专家再来现场论证,确认遗迹的具体年代等。

  他还表示,“如果此处遗迹具有历史意义和保护价值,那保护起来是毫无疑问的,将会尽快准备相关资料报批,最后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保单位。

  现代快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此事。

  多知道点

  安德门保卫战

  空前惨烈

  中日双方军事档案显示,1937年12月10日,侵华日军占领牛首山后,对雨花台西南侧的安德门阵地发起疯狂攻击。日军主攻部队包括第六师团步兵第十一旅团的第四十七联队、第十三联队,以及步兵第三十六旅团的第二十三联队。坚守安德门阵地的中国军队是第八十八师补充旅的两个补充团,旅长吴求剑。

  安德门保卫战是南京保卫战中最为激烈的战斗之一。中国军队在12月10日一天中连续组织5次反冲击,使得侵略者伤亡重大。一份日军档案中如实记录了中国军队的坚忍不拔:“第四十七、第二十三、第十三等联队,将火力集中在一起连续发起猛攻。敌军(指中国军队)也集中全部火力击退我军一次次进攻。”参加主攻的侵华日军步兵第四十七联队有4名中队长被中国军队击毙。其中第三大队第十一中队,仅剩24名残兵。

  中国军队为保卫安德门也付出了血的代价。第八十八师补充旅第一团撤出阵地时,全团整编以后只剩下4个步兵连。第八十八师补充旅第一团团长华品章、第一团第一营营长周鸿壮烈殉国,第一团第二营营长戴海容负伤。(蔡梦莹)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