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冶春的“买椟还珠”:从文人雅集到早茶首选

2020年08月01日15:03  来源:扬州世界美食之都
 
原标题:冶春的“买椟还珠”

全国的早茶数不胜数,但扬州早茶肯定是其中最为出名的。外地来扬的,只要时间允许,自然会去茶社一饱口福,本地招待来宾,吃早茶是免不了的礼仪。在一定意义上讲,吃早茶已成为扬州生活的标配。

扬州早茶出名,不仅仅是茶社数量众多,历史悠久,也不仅仅是点心品相好看,食之回味无穷,而且在于其背后的文化。富春、冶春、共和春、锦春等哪家茶社的历史不是一本厚重的书?富春的点心制作是国家级非遗传承单位,大师云集自不待说。历史上的风花雪月,文化上的吟诗唱和,制作上的独门绝技,品牌上的推崇备至,环境上的舒适惬意,那冶春更是让外地人魂牵梦绕,本地人赞不绝口。

冶春点心的“绝代双骄”名闻遐迩,翡翠烧卖和蒸饺自是别具风味,其他茶社尽管也做得很像那么回事,但始终感觉似乎差点什么,那种口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食客的口耳相传,积淀为好口碑,即使在网络直播的年代,滔滔洪水般的网络流量也代替不了口感质量。

其实,冶春的点心是文化积淀的外在表现。她的点心也不是一朝一夕就暴得大名的,历经百年的传承,祖祖辈辈精益求精的改善,文化也就凝聚在食香味形俱佳的造型各异的点心上了。

过去,我们坐在护城河边的廊道上,沏一壶香茗,就着烫干丝、绝代双骄、五丁包,慢嚼细咽,只能回味过往。今天也能回首往事了,体验领悟先辈们的文雅生活。近年来,冶春茶社着力营造文雅品茶环境,建了戏曲小舞台,扬剧、越剧每天交替演出,厅堂的扬州小调、民歌也成为游客大饱耳福的保留节目。

冶春靠早茶出名,给人一种“买椟还珠”的感觉。冶春历经花社、诗社、茶社三个发展阶段。我虽未完整翻阅那段历史,但隐约可知,一百多年的冶春从种花、养花、赏花、卖花开始,完成了文人的第一次雅集。文人多了,赏花之余,沏壶茶,文来诗去自不可免,诗话多了,茶喝多了,肚子饿了,勉强充饥的各种小点心自然会粉墨登场。文人嘴叼,吃饱了还不行,还得吃好了,对各种点心的点评肯定会口无遮拦,那些尖酸刻薄的点评,让做点心的脸上挂不住,也好,倒逼他们虚心改进,逐步形成相对成熟的技艺,成就了冶春点心的霸主地位,成为扬州早茶的代表作,吃早茶,到冶春,也成了人们的首选。

冶春茶社,从文人的赏花吟诗雅集之地,发展到代表扬州早茶的首选之地,她的嬗变是历史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你可以回味过去,但你绝对回不到过去。向前,向前,是永远不变的方向。那些名花异草,一岁一枯荣,但岁岁年年花不同;那些文人的吟诗作对大多尘封历史,也很少有人提及,倒是那个年代为诗文赏花配套的副产品点心却流传不衰,从过去的吟诗作对、赏戏听曲吃点心,到现在吃点心回想历史场景,是否有点“买椟还珠”的意味?

历史既有记忆功能,也有选择功能,那些奉若瑰宝的珠随着历史的选择,价值只属于过去,相反那些为珠配套的椟反而大放异彩,被人爱不释手。珠椟异位,有时椟比珠更有趣、更有价值,当他们品茗尝点心时,又有谁记得文人墨客自以为是的诗文,又有谁还想起那些赏花品茗的风流才子,又有谁愿意挡得住舌尖上的扬州的诱惑而流连过往?

珠和椟,因时而移,因势而异,过去的珠也许随风而去,但椟却让人念念不忘,因为它才是人们真正需要的。这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句老话。冶春的早茶点心不就是这样的吗?

▲特约作者:李广春,扬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