盱眙官员称金陵饭店无期限流转农地是装糊涂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视窗 > 法治 > 综合 > 正文

盱眙官员称金陵饭店无期限流转农地是装糊涂

【字号:  】【打印】【关闭 http://js.people.com.cn 2012-05-18 12:39
  人民网江苏视窗南京5月18日电(记者吴纪攀)盱眙县金陵天泉湖商务中心区无限期流转2100亩农民承包地一事,经本网报道,江苏省农委和江苏省委农工办相关负责人已先后表态,指出当地土地流转超过二轮承包期的剩余期限,违反《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禁止性规定。
  
   此项目由金陵饭店集团与盱眙县合作开发,前者控股双方合资的项目开发公司江苏天泉湖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天泉湖开发公司”),后者负责项目实施中的土地流转、农房拆迁等棘手事宜,铁山寺管委会是项目的盱眙县官方代表。自2008年启动以来,该项目所涉21个村民组除40余户维持原状,其余800来户居民已将土地交付流转并集中居住。
  
   在盱眙县官方表示愿意就报道作出回应后,人民网记者5月15日再赴当地。作为当地农民关注的核心问题,受访官员对土地流转无期限亦感惊愕,并以“瑕疵、“失误”等说法予以置评。
  
   对于每亩8400元的流转价格测算依据,记者得到的答复是淮政发〔2006〕57号文《淮安市征地补偿和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实施细则》。土地流转却参照征地补偿标准,并称如此做法是“为了让农民多补一点”,这与人民网江苏视窗此前质疑的“以土地流转代征收”正相吻合。
  
   盱眙县将对涉嫌无效的土地流转合同作何处置?由于官方安排的采访对象,一位是铁山寺管委会副主任王行政,已调任盱眙县政协副主席,另一位盱眙县委农工部副部长李厚才,上月刚刚退休,两人均退居二线,难以答复。截至发稿前,盱眙县没有对如何纠错再做回应。
  
   流转无期限让官员意外
  
   两人对金陵天泉湖商务中心区项目可谓熟稔内情。据称,盱眙县为此项目曾专门成立环天泉湖生态农业示范区建设指挥部,时任县长、现任县委书记担任指挥长,两人也名列其中。
  
   李厚才受访时提及,当地曾经存在流转期限不规范现象,如以较低的价格承包荒山,期限长达50年60年。他认为,时间太长,价格太低,会侵害集体利益,因此流转期限不能太长,“时间长了以后,土地价格说不清楚”,流转价格应该考虑动态调整因素。
  
   在金陵天泉湖商务中心区土地流转期限问题上,二人口径一致,均称在做农民动员时讲明的流转期限是50年,并称在土地流转合同达成前做了反复、大量的调研和解释工作。而金陵天泉湖商务中心区项目流转获得2100亩农民责任田,主要集中于2008-2010年。
  
   事实上,《农村土地承包法》早于2002年颁布,《江苏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办法》2004年2月施行,农业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2005年3月施行,三者无论法律还是部门规章、地方政府规章均明确规定了“流转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但遗憾的是,盱眙县和金陵饭店集团依然违规而行。
  
   即便接受记者采访的两位项目参与者,看到土地流转合同上有关流转期限的条款时也感到吃惊。合同约定,“期限与国家规定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期限相同”,“二轮承包期满后,甲方(指村集体)同意乙方(指农户)自愿将对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让渡给丙方(指天泉湖开发公司),届时丙方继续依法享有对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这是最终定稿的合同吗?期限应该是50年,为什么没有?”王行政自语,他甚至怀疑这是否农民伪造出来的合同。次日,记者在当地农民家中找到的其他3份已签的正式合同文本,悉数如此。
  
   记者追问之下,李厚才坦陈“你关心的问题也是我当时最关心的,我反复提出来期限不要太长”。据称,金陵饭店集团负责人彼时表示,从农民手中流转来的土地前期投入要10年,保本经营要10年,即盈利要在20年以后,如果流转期限没有50年就不值得投入去做。
  
   “这个问题很多人提出过,包括农民和专家。”李厚才说,参与合同文本制订者包括当地法院人员、金陵饭店集团请的律师,有人说流转期限写50年,有人说暂时不写期限。
  
   于是,利弊权衡之下,最终出炉的合同文本就成了无限期的土地流转合同。受访过程中,李厚才一再重申合同应有期限,“这是瑕疵,一个失误”,并称有关方面的确是装糊涂。
  
   流转价格参照征地标准
  
   期限之外,土地流转价格直接关及群众利益。按照农户、村集体、天泉湖开发公司三方达成的土地流转合同,“全部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金(含二轮承包期满以后的转让金)以每亩8400元单价计算”,且“丙方取得二轮承包期满后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时,甲方不再收取相关费用”。
  
   此外,农户获得的主要补偿还有:每个农业人口给予1.1万元安置费;每户安排一位具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到天泉湖开发公司就业;男55岁、女50岁以上参加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目前享受标准为280元/月。
  
   土地流转价格建立在相应的期限基础上。在农民们看来,由于流转合同没有期限约束,他们的责任田相当于被天泉湖开发公司一次性买断了。5月16日上午,在集中安置点天泉小镇,当记者问及8400元/亩的流转价格由来,陆续赶来反映情况的数十位农民中竟没有一人能说清楚。
  
   同样的问题,李厚才告诉记者,当地执行的政策是2006年出台的《淮安市征地补偿和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实施细则》。记者对照该政策条文可见基本相符,“征收耕地的,按该耕地被征收前3年平均年产值的10倍计算”,“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按照需要安置的被征地农民人数计算。每1个需要安置的被征地农民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为市区13000元、各县(区)11000元”。
  
   参照征地政策对土地流转的农民进行补偿,李厚才称,这是为了让农民多补偿一些。分析人士称,盱眙县此举使其以土地流转代替土地征收的违法用地行径再次得到印证。
  
   在王行政、李厚才二人口中,金陵饭店集团不存在侵害农民利益的问题。他们认为,农民的土地流转拿到一笔钱,流转后仍交给农民耕种,农民变身农业工人还可以拿工资,到了年龄还有养老保险。
  
   但此说并不为农民们认可,最典型者莫过于王店乡民建村村民孙志武。他第一批搬入天泉小镇,最早在一楼门面开起生活超市。仅仅一年前,在江苏一家权威媒体的报道中,他的故事还被拿来作为佐证土地流转和集中居住后农民日子越加红火的正面例子。现在,老伴虽然被安排进天泉湖开发公司做清洁工,每月拿到手只有近800元,他的超市因为没有生意,月盈利三四百元,已经开不下去。除了儿子在外打工的收入,他全家老小6口,家庭月收入千余元,入不敷出。
  
   言及房屋拆迁、土地流转得到的全部30多万元补偿款,他称“早就没有了”,“120平米的房子加装修,就花了20来万。”要在之前,他养羊百只,七八亩田种地,十几亩竹园,年收入保守估计七八万元,多的可达10万元;如今,没了土地就没了粮食,没了羊圈无法养羊,没了菜园、林果,“家门口栽一棵葱一棵蒜都给我拔了”。
  
   断了生计的孙志武感慨今时不如往昔,53岁的他打算关掉超市,尝试去打工养家。
来源: 人民网江苏视窗 编辑:苏畅
参与互动 已有 0 人参加互动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您留言时请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