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吃安眠药自杀 民警72次拨打110定位救人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视窗 > 社会 > 社会万象 > 正文

女子吃安眠药自杀 民警72次拨打110定位救人

【字号:  】【打印】【关闭 http://js.people.com.cn 2012-05-31 12:06
  5月27日晚上8点33分,南京江宁公安分局科学园派出所值班室报警电话骤然响起,一个男子哭得撕心裂肺:“我老婆吃药自杀了,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你们赶快来啊!”
  
   一瞬间,值班室里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民警立即驱车赶往报警人所在位置——辖区内一家宾馆。
  
   性命攸关:老婆吃了安眠药,不肯说自己在哪
  
   数分钟后,民警赶到宾馆,但大堂里很安静。难道是假警?民警走访时,无意中透过窗户发现,一名男子在宾馆后面的停车场急得乱蹦乱跳。他会不会是报警人?民警赶过去时,男子正抱着手机嘶吼:“老婆,你在哪里?”
  
   男子语无伦次地说,他叫谢晓峰,半个小时前他和老婆秋玲吵了几句,秋玲一气之下开着红色越野车走了。之后,打老婆电话,老婆却告诉他,自己刚刚吃了安眠药,想一死了之。“我问她在什么地方,但她不肯说,我只能求求你们救救她。”谢晓峰哭着说。
  
   保持通话:一小时里72次拨打110,定位自杀女子
  
   民警最先想到的就是“以车找人”。江宁区有强大的道路监控系统,只要知道车子的车牌号,发动民警调看各路段监控,再加上巡逻警力的街面搜索,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秋玲的车。可是,谢晓峰说,那辆车没挂车牌,唯一的特点便是在车顶上插有两面国旗。
  
   这下,只能采取传统的街面搜索了。考虑到秋玲吃了安眠药,民警让谢晓峰一直和她保持通话,一方面让她保持清醒,另一方面让她说所在的位置。一开始,秋玲绝口不说自己在什么地方,民警开车带着谢晓峰在她可能出现的地点转了几圈,一无所获。
  
   15分钟后,在谢晓峰的苦苦哀求下,秋玲一会儿说自己在河定桥,一会儿又说在将军大道附近,一会儿又说在上坊。民警估计,秋玲的意识很可能出现了模糊,但不管她说的地址准不准确,都要去找。民警还将秋玲说的位置信息通过110,反馈到江宁公安分局指挥室,请求东山、开发区、上坊派出所等单位协助出警。
  
   由于秋玲所说的地址不断变动,在短短一个小时里,为确定她的位置,民警打了72次110。
  
   命悬一线:绿岛中间发出微弱灯光
  
   晚上9点04分,距离谢晓峰报警过去了半个小时。数十名参加搜救的民警都知道,每过一分钟,秋玲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险。秋玲已经神志不清,断断续续地说出了“油菜花田”4个字,便再无应答,谢晓峰抓狂地拍打着手机,甚至将手机狠狠摔了。
  
   “油菜花田”,这一最后的线索迅速传到所有民警手上。“可能是弘景大道南广学院附近,那里有一片油菜花田。”一位民警喊道。大家随即沿龙眠大道火速赶往现场。又一个10分钟过去了,人依旧没找到。就在民警打算扩大搜索范围时,驾驶员突然说:“刚刚在来的路上,隐约看见草丛里有一束亮光!”民警当即决定调头,当车辆行至方前大道向东大约200米处时,有一柱微弱的灯光正从绿岛中间射出来。一辆红色越野车一头撞在树丛中,车门全部打开,女司机已经昏迷。她正是民警苦苦寻找的秋玲。
  
   此时,距离报警已经过去整整56分钟。
  
   生死时速:连闯22个红灯,7分钟疾驰30多公里
  
   民警赶忙和驾驶员一道将秋玲从驾驶室内救出,平放在警车后排座上,打开全部车窗,随后,调转车头、拉响警报,向江宁区人民医院冲去。
  
   从方前大道到医院有30多公里,驾驶员连续闯过22个红灯,7分钟后将警车开到医院。等不及值班护士前来,民警和驾驶员一道将秋玲抬上了救护推车。就在这时,秋玲微微地“嗯”了一下。“还有救,快送抢救室!”医生说。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紧张抢救,医生终于将秋玲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谢晓峰热泪盈眶,不断地说着谢谢。(文中人物系化名)(陶维洲 江公宣)
来源: 新华社—现代快报 编辑:田伟钊
参与互动 已有 0 人参加互动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您留言时请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