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母相继病逝 女孩辍学打工养无血缘弟弟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视窗 > 社会 > 社会万象 > 正文

养父母相继病逝 女孩辍学打工养无血缘弟弟

【字号:  】【打印】【关闭 http://js.people.com.cn 2012-06-03 08:22
  
父母双亡,杨颖和杨帆姐弟俩相依为命

  
   淮安市淮阴区新渡乡夏圩村有一对特殊的姐弟,姐姐杨颖今年19岁,弟弟杨帆今年15岁,父母在五年内先后病逝,姐弟俩只能相依为命。
  
   但其实,两个孩子并不是亲姐弟,姐姐杨颖是杨帆父母抱养的孩子,从记事起,杨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在养父母生病期间以及离世以后,杨颖为了供弟弟上学,12岁就辍学回家帮助务农,15岁经人介绍开始在熟人店里打工,17岁进厂,如今她在超市当收银员。辛苦工作的所有目的,就是“供弟弟上学”。
  
   记者于6月1日走进了这个特殊的家庭,试图还原这对姐弟在父母离开之后一路走来的辛酸之路。
  
   家:只有三间破瓦房
  
   为了联系上杨颖,记者颇费了一番周折,由于杨颖的手机已经停机,记者先为她充了话费,才联系上她。
  
   记者在约好的地点等待了几分钟后,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女孩带着微笑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来到记者的面前。她就是杨颖,虽然只有19岁,但看上去已经非常成熟,记者留意到,杨颖的两只手显得非常粗糙,两只胳膊上有一些伤疤,据杨颖说,这都是干活时受伤留下来的。
  
   在杨颖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她的家,与村里几乎家家都是楼房相比,杨颖家的三间破旧瓦房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如果不是门口晾着几件衣服,你会觉得这里是一个很久没有人居住,已经被人遗弃不用的危房。
  
   在两间大门朝东的房子北侧,有一间只有几平方米大小的房子,在父母亲活着时,这里是家里的厨房。如今,这间房子已经堆满了杂物,灶台上布满了灰尘,门虽然半开着,但人已经走不进去了。打开那两扇无法合拢的木门,记者走进了这个家,房间有点暗,但还算整洁。房间内几乎找不到几件像样的东西,一台冰箱已经坏了多年,一台老掉牙的电视还能坚持使用。抬头一看,屋子上面的横梁都已变形,似乎只要再受点力就会随时折断,在房子的一角,几个窟窿明显地透着光,“房子漏了,也没人会补”,杨颖说。唯一的一扇窗户已经有一半没有了玻璃。
  
   惨:养父母相继病逝
  
   提到父母的事情,杨颖头一下子低了下去,记者的心跟着一沉。但是随后她苦笑了一下,还是给记者讲述了令她心痛的过去。
  
   杨颖的养父杨士强曾经在砖厂干活,为了能给家里多赚点钱,他没日没夜地加班,上完班回家还得帮助妻子万翠红忙家里10多亩地的农活。在夫妻俩的努力下,家里的日子开始有点起色了,但这个时候,杨士强却突然倒下了。由于长期的劳累,他患上了脑膜炎,随后又得了脑充血,在坚持了两年之后,2005年,他在一次晕倒后再也没有醒过来。而就在养父去世之前,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刚上六年级年仅12岁的杨颖辍学了。
  
   养父去世以后,小小年纪的杨颖就开始帮助养母干活,但她毕竟年龄太小,而且弟弟杨帆才8岁,还得上学,家里的一切生活开销还需要维持。为了两个孩子,2006年,杨颖的养母万翠红改嫁,家里多了一位继父,似乎日子又恢复了正常。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一家人渐渐走出失去父亲的阴影时,万翠红的身体又突然出现了情况,不过为了省钱,万翠红始终没有认真检查,只是去医院简单看看,拿点药就回家。到了2010年下半年,她的病情开始加重,最后不得不在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就是这次检查给了全家人当头一棒,万翠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
  
   万翠红带着对杨颖和杨帆姐弟两人无限的不舍,病情确诊后仅仅三四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人世,母亲的离开再次给了两个孩子沉重地打击。虽然家里还有一位继父,但毕竟相处时间较短,杨颖姐弟对继父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而且在万翠红去世以后,这位继父对这个家也就没怎么上过心。
  
   就在记者采访时,杨颖的三婶给记者提到了杨颖曲折的身世。“她的父母一开始不生养,小颖子是抱来的,是个养女,刚出生3天就到了这个家,4年以后,她父母才生了杨帆。”杨颖的三婶说,万翠红去世后,就在大家担心这对姐弟未来该怎么过的时候,当时年仅17岁的杨颖站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但还是坚持留了下来。“她说自己要打工供弟弟上学,无论多苦都要跟弟弟一起生活,弟弟是自己永远的亲人,永远都不会丢下他。”说到这里,杨颖的三婶声音有点哽咽,眼睛里面含着泪水。
  
   记者在夏圩村了解这对姐弟的情况时,只要一提到杨颖姐弟的名字,大家就会说:“这个家庭太惨了,两个孩子才十几岁就没了父母。”邻居们对杨颖的做法都表示了敬佩,邻居朱大婶在连说了三遍“两个孩子太苦了”后告诉记者:“杨颖这孩子太懂事了,为了她弟弟杨帆一直在打工,每天是既当爹又当妈地照顾着弟弟,真不容易!”
  
   活:打工供弟弟上学
  
   采访杨颖之前,记者预先买了一些菜。在杨颖家,记者发现杨颖已经用电饭煲做好了米饭,桌子上摆放着一盘豆腐,那是她跟弟弟前一天吃剩下的。择菜、洗菜、切菜,杨颖做起来很熟练,“可是我不会炒菜”,杨颖不好意思地笑笑。煤气灶旁边的小桌子上摆着两瓶色拉油,杨颖说那是过年时村上干部给的。
  
   家里没大人做饭,所以平时自己跟弟弟吃饭问题都是杨颖对付着弄。“我上班没时间,弟弟就会在学校吃,或者去王叔家吃。” 王叔便是他们的继父,住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地方,记者当天并没有能见到他,杨颖称他出去打工了。后来杨颖的三婶告诉记者:“其实每天她都是做好饭留给她弟弟才去上班,但是吃啥菜就没法保证了,没菜杨帆也能吃一天,这两个孩子一直缺营养,一个月也吃不到两次肉。”听三婶说这些时,杨颖在边上很不自在地抠弄着指甲。
  
   就在记者跟杨颖聊天的时候,弟弟杨帆放学回家了,在简单地问了几句弟弟当天在学校情况后,杨颖就赶紧招呼他过来吃饭。15岁的杨帆话不多,偏瘦,皮肤黝黑,饭后,跟记者打了个招呼,杨帆就跟同学一起上学去了。19岁的杨颖俨然在家中担当起了妈妈的角色,我们注意到,吃完中午饭后,电饭煲的插头没拔,杨颖说不拔了,弟弟晚上还要回来吃饭,电饭煲通着电,饭不会冷。弟弟平日里的零用钱也是姐姐给,杨颖告诉我们,弟弟并不直接开口跟她要零用钱。“他总是在桌上给我留张纸条,写上要多少钱。”杨颖还笑着抱怨,“弟弟爱大手大脚花钱,人家请他吃5毛钱东西,他回头一定要请人家10块的。”
  
   对于弟弟,杨颖很上心。杨颖的三婶说,“她太懂事了,弟弟的衣服都是杨颖买的,她自己的衣服好多都是别人给的。”杨颖姐弟俩走动最多的,就是三叔三婶家了,到了周末,杨帆就会到三婶家住两天,这个时候,三婶就会特意多买几个菜。
  
   杨颖的三婶告诉记者,有一次杨帆在学校跟体育老师闹别扭,后来就闹着不上学了。“他姐急得跑来找我们,我记得当时杨颖把杨帆带到我家来,站在院子里劝了他一个多小时。”对于这段经历,杨颖说:“我没上过什么学,就指望弟弟能好好念书,那段时间就害怕弟弟真不去上学了,幸好后来弟弟想通了,愿意回学校。”
  
   面对现在的家庭现状,杨颖很坦然,没有一句抱怨,也很少提生活的难处,有着同龄孩子没有的懂事和坚强。由于家庭苦难,杨颖在15岁时就经人介绍在熟人的店里帮忙,赚钱贴补家里。前年,只有17岁的杨颖进了一家食品厂打工,每天早上从七点半开始做糕点、饼干,一直忙到当天订单做完才能下班,同事都说“这小姑娘干活挺拼命的”。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是杨颖却很开心,因为这份工作曾经为她带来每个月1500元左右的收入,这足够她跟弟弟生活了。
  
   一个多月前,杨颖又在一个小超市当起了收银员,虽然收入少了点,但她觉得这样靠近市区,可以长点见识。超市的工作也很辛苦,常常是一个班次,就要在收银台前站上近10个小时。
  
   路:就希望弟弟有出息
  
   6月1日晚上8点,记者来到淮安市区杨颖打工的小超市。远远地看见她正站在门口的收银机前给客人结账,扫描条形码、操作电脑、收钱、找钱,小姑娘动作很熟练,一分钟不到就完成了。一位姓薛的店长提起杨颖满口称赞:“她来了有一个多月,这个小孩工作很认真。”薛店长表示并不清楚杨颖家里情况,“她从来没跟我们提过”。而店里的同事也对这位新同事非常满意,“杨颖不像现在的90后,她从来不迟到早退,态度很好,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人很开朗,也很爱笑。”
  
   对于姐弟俩的困难,当地民政部门给予了不少的帮助。新渡乡民政科工作人员纪友斌告诉记者,“我们去年已经给杨帆办理了孤儿补贴,每个月有600元钱会打入他们的存折。”
  
   村委会过年过节也会给这对姐弟送上一些慰问品,现在社会上也有一些相关部门在知道他们的故事后,开始帮助姐弟俩。
  
   虽然有社会的关爱,杨颖的三婶还是对这两个孩子的未来充满担心,但杨颖心里却很坚定,在她心里,自己现在的辛苦都是为了弟弟,只有等弟弟成人了,有了工作,她才会考虑自己的未来。她说,目前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打工赚钱,供弟弟上学,“爸妈不在了,我就希望这个弟弟有出息。”
  
   弟弟杨帆也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打算。他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初三,虽然成绩不错,但他不打算考高中,那样的话姐姐的负担会很重。“我想去技校学机修,学徒时就能赚钱了,这样就有学费了。”杨颖对弟弟的想法没表示反对,她说只要弟弟想上,学费她会负责到底,她也希望弟弟能有一技之长,将来的生活才不愁。
  
   (王晓宇 方雨薇)
  
  
来源: 新华社—现代快报 编辑:周载简
参与互动 已有 0 人参加互动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您留言时请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