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老农因田间失火吸入毒气不幸身亡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视窗 > 社会 > 突发事件 > 正文

南京一老农因田间失火吸入毒气不幸身亡

【字号:  】【打印】【关闭 http://js.people.com.cn 2012-06-07 12:16
  
大片的农田还保留着焚烧的痕迹。

  
  
张老汉当时就是躺在这块地中。

  
   5日中午12点钟左右,南京市溧水县东屏镇蒲杆村农民张师傅来到村边的农田,准备收割自家麦子时,突然发现同村68岁的村民张财武老人倒在田埂上,已经没有呼吸,老人身后的一片农田还冒着浓烟。该村村委会主任张先生表示,张老汉是坐在田埂上抽烟时,不慎点燃了农田里的野草。老汉自行扑救的时候吸入了大量毒气,加上年老体弱,最终不幸死亡,并非焚烧秸秆所致。
  
   68岁老汉倒在农田中
  
   6日下午2点钟左右,记者在溧水县北部的这个农村中,找到了张老汉死亡时所在的农田。这片农田的大部分已经被焚烧,留下大量的草木灰。据发现张老汉的村民张师傅称,“中午12点左右,我来到麦田的时候,发现和我家麦田紧挨着的一片农田已经被烧得乌黑,还有一个人躺在地上。我走过去一看,发现是同村的张老汉,不过那时候他已经没有呼吸了。”张师傅赶忙用电话喊来了村主任和张老汉家人。然而很遗憾,老人被送到医院时,确定已经死亡。
  
   村主任:他抽烟时点燃茅草
  
   老人是怎么死亡的呢?记者随后找到了该村村委会张主任。张主任表示,据他了解,张老汉并不是焚烧秸秆的时候不慎被烧死,而是抽烟时不慎点燃了茅草所致。“当时老人在田埂上抽烟休息时,烟头把田里的茅草给点燃了。因为紧挨着这块农田就是一片麦田,麦子还没有收割,眼看着火就要把麦子烧了,老人就脱掉衣服,在旁边的水塘里沾了水之后扑火。最终火被扑灭了,老人也因为吸入毒气倒在了田埂上。”记者观察张老汉死亡时所在的农田,确实不是麦田,而是一块早已收割的油菜地,地里面还残留着不少没有被烧到的茅草。
  
   然而在记者寻访目击者的途中,一位年轻村民告诉记者,她听到的却是另一番说法,“6日中午他点麦秆时,不小心点着了身后的油菜秆子,油菜秆子蹿出火苗很高,眼见要烧着邻家的麦子,老人才湿了衣去扑火的,不幸被熏死的。”死者已逝,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导致失火,记者一时也无法确切求证。
  
   农村焚烧秸秆依然普遍
  
   记者搜索发现,就在5月21日,溧水县刚刚召开了全县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工作会议。然而在驱车前往蒲杆村的途中,记者发现,农村焚烧秸秆的情况依然非常普遍。宽阔的田野中不时可见秸秆焚烧过后的黑色灰烬,一条条一块块黑黢黢的区域充斥在金黄的田野中。可能是因为6日下雨的缘故,记者并没有发现正在焚烧的麦田。张主任告诉记者,每年这个时候,全县从上到下都会要求,让农民不要焚烧秸秆,村里也会加强巡查,及时制止。面对大片焚烧过的麦田,张主任却一再强调,焚烧秸秆的只是少部分。
  
   农民:秸秆无法处理
  
   那么村民为何要焚烧秸秆呢?该村村民邵师傅告诉记者,主要是现在的秸秆无法处理。“以前农村会用秸秆喂牛,还用秸秆烧火做饭,但现在都用不着了。加上新农村建设,村里不让堆放秸秆,这些秸秆实在是没办法处理。麦子收割完之后,又要抢种水稻,秸秆放在地里太耽误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焚烧了。所以处理秸秆的最好办法,还是焚烧。”
  
   为什么不进行秸秆还田呢?邵师傅告诉记者,秸秆还田成本太高。“粉碎一亩的秸秆,需要20块钱。但是粉碎后的秸秆还是有一根烟那么长,稻田一灌水,埋在地里的秸秆都会漂上来。机器插秧的时候很多秧苗插不进去,还要人工补插一次。耗时费力不说,算下来一亩地的误工费都要三四十块钱。两项加起来一亩地需要花五六十块钱,可是秸秆还田的补贴一亩地只有8块钱,谁愿意啊?”
  
   镇政府:秸秆的问题确实难解决
  
   对于农民焚烧秸秆的问题,东屏镇有没有什么处理办法呢?6日下午,记者找到了东屏镇分管农业的毛副镇长。对此,毛副镇长也表示十分无奈。“镇政府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针对焚烧秸秆的事情开会研究,并派出工作人员巡查,及时制止焚烧秸秆的农民。但是对于农田里的秸秆,镇里面也拿不出更好的处理办法。秸秆还田是一种办法,但确实有农民反映的那些问题存在,更细化的粉碎技术,现在也没有。至于秸秆造纸、秸秆发电,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不说,污染问题还是比较严重。我们也去其它地市考察过,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毛副镇长告诉记者。
  
   对于毛副镇长的说法,在场的溧水县委宣传部杨科长也表示,问题确实如此。“不过今年经多方宣传,效果已经比往年好很多了。全县种植有多少小麦我一时还不清楚,但焚烧秸秆的绝对是少数。”毛副镇长告诉记者,全镇的小麦种植面积大约是1万亩,全县大约在16万亩左右。如此众多的秸秆该如何处理,从农民到政府部门,都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
  
   秸秆工业利用尚未成规模
  
   江苏省秸秆机械化还田专家组首席专家陈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秸秆的工业利用目前还没有形成规模。“比如,秸秆可以造纸,造人工板,可以生产乙醇,而这主要还停留在理论上。有的地方收购秸秆,用来制作草帽或者其他工艺品,但这种消耗是极其有限的。”
  
   (肖雷 邢媛媛)
来源: 扬子晚报 编辑:于广益
参与互动 已有 0 人参加互动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您留言时请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