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南京“黄泥天”为大范围焚烧秸秆所致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视窗 > 民生 > 环保·生态 > 正文

分析称南京“黄泥天”为大范围焚烧秸秆所致

【字号:  】【打印】【关闭 http://js.people.com.cn 2012-06-12 07:19
  
雾霾笼罩下的武汉长江大桥

  
  
雾霾笼城。

  
  
阴霾下的东湖。

  
  
武汉理工大学毕业生戴口罩拍下这张特殊的毕业照。

  
   黄蒙蒙的天,“好像沙尘暴一样。”11日,天空的异常引发了许多武汉人的关注。与此同时,一场关于武汉天气的论战在网上越来越热。武汉官方通过微博迅速平息了事故谣言的传播。最终,湖北省环保厅发布消息称,此次武汉空气异常排除工业污染事件,初步分析是周边部分省份秸秆焚烧所诱发。
  
   又是秸秆焚烧惹的祸。10日,南京的天空也变成了“黄泥天”,初步分析是江苏、安徽等区域大范围焚烧秸秆所致。
  
   专家表示,目前正是秸秆燃烧的高峰期,从江西北往北的地区,一直到6月底都会有大面积的秸秆燃烧。秸秆焚烧引发的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但似乎目前并没有有效的防止办法。
  
   环保专家表示,这一次的污染是极其罕见的大跨度,安徽、江苏、山东、河南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重污染情况,形成了一整片的“污染地图”。
  
   合肥:
  
   粉尘颗粒漫天

  
   11日,安徽省内多处高速公路路段以及六安、金寨等地区雾霾天气严重,市民怀疑是焚烧秸秆所致,气象部门员工称具体成分还不清楚。受雾霾天气影响,安徽部分高速公路入口暂时封闭。
  
   合肥的天空雾气弥漫,粉尘颗粒漫天,有时还伴有呛人的烟味。气象部门称这种天气为“雾霾天气”,具体形成原因还未正式公布。合肥论坛上,网友们纷纷晒出自己拍摄的“模糊的合肥”。“雾霾天气”使空气质量恶化,污染严重,建议市民们尽量避免出门,不要在户外剧烈运动。根据中央气象台预报,安徽、江苏中北部地区有大雾天气,其中合肥市空气达轻度污染程度。
  
   近来,安徽频频遭遇“雾霾天气”,其罪魁祸首直指秸秆焚烧。6月9日晚,受沿线焚烧秸秆产生烟雾影响,宁洛高速公路安徽省蒙城段发生多起多点车辆追尾事故,多起事故共造成司乘人员共11人死亡,59人受伤。
  
   而环保部卫星遥感监测显示,2011年夏季安徽秸秆焚烧起火点达797个,位列全国第二;2011年秋季起火点数由2010年秋季的18个蹿升至139个,秸秆焚烧火点主要集中分布在北部及中部地区,包括蚌埠市、亳州市、宿州市、阜阳市、滁州市。环保部对安徽进行了通报批评,安徽省环保厅也对上述5市进行通报。
  
   烟雾导致多车追尾事故
  
   6月9日晚,宁洛高速公路安徽省蒙城段发生多起多点车辆追尾事故,对于此次事故原因,6月10日上午,安徽亳州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一大队官方微博称:“受沿线焚烧秸秆产生烟雾影响,11日晚10时许,G36宁洛高速界阜蚌段往南京方向273K处,距离蒙城出口约3公里处,发生多车追尾事故。”
  
   为遏止秸秆焚烧势头,安徽省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在5月21日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各地、各有关部门必须认真贯彻落实省政府的部署和要求,严格监管,多措并举,切实推进秸秆禁烧工作。要求地方按照禁烧时段要求,突出重点区域,加大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加强日常巡查和现场检查,分片包干、责任到人,及时制止焚烧行为,全面消除焚烧隐患;并编制有关规划,加大技术研发和成果推广力度,不断提高秸秆综合利用水平。
  
   然而,已成为秸秆焚烧“重灾区”的安徽,“编制规划,加大技术研发和成果推广力度,不断提高秸秆综合利用水平”这一解决方案似乎在秸秆焚烧大势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武汉:天空呈现土黄色
  
   11日,天空的异常引发了许多武汉人的关注。一大早,在武汉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李伟和平常一样出门上班。一抬头,他发现天空阴沉,还有些黄。“好像沙尘暴一样。”由于急着上班,李伟并没太在意天空的异常。几个小时后,黄蒙蒙的天气依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起怪天气,李伟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武汉历史上很少有这样的天气。”上午时分,武汉天气异常成为网络上热议的话题,“天气怎么这么灰黄灰黄的”。
  
   武汉市环保局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武汉市6月11日10时起突起浓雾天气。武汉市环保局相关部门已联同武汉市城管局、气象局正在调查中,“请各位网友不要惊慌,耐心等待。”武汉市气象局也发布了大雾黄色预警信号:“武汉市已经出现能见度小于500米、大于等于200米的雾,未来3小时仍将持续,请注意防范。”
  
   监测发现麦收区出现烟雾天
  
   11日下行,武汉市气象局发布消息称,通过气象监测分析,安徽、河南等地的麦收区出现了大量的烟雾天气,从华北到长江中游1500~3000米上空为东北风8~12米/秒,有利于北方有害颗粒物向南输送。同时湖北武汉一带为辐散下沉区,高空输送的有害颗粒物在武汉地区下沉。加上近底层湿度大,水汽充分,形成了雾霾天气。
  
   观测资料显示,11日上午武汉市大气状态稳定,风速较小,湿度大,出现了逆温现象,不利于近地面层的烟雾扩散,颗粒物累积,形成遮阳层,阳光在污染物中多次折射和反射,导致天空呈现土黄色,形成了武汉的雾霾天气。
  
   焚烧秸秆诱发武汉“变天”
  
   武汉市青山区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此次雾霾天气属于气候现象,产生的原因与气象、风速、风向、气流等相关。她还表示,武汉历史上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但只是局部现象,并不如此次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对此,11日湖北省环保厅的通报称,湖北省自西北向东南陆续出现灰霾天气。
  
   据分析,此次污染,从鄂西北丹江口开始,自北向南沿汉江流域可吸入颗粒物小时均值,空气自动站实时监测数据发生突变,具体突变时间北方大部地区为凌晨2点前后,南部大部地区为上午8点前后。武汉市大气复合污染监测实验室监测结果显示,从11日6时起,武汉市大气污染物元素碳、有机碳急剧上升,激光雷达监测的污染层厚度在400米以下。综合分析,此次颗粒物污染来自于生物质燃烧。根据湖南省环保部门与环保部、周边省份了解的情况,湖南省周边部分省份从10日起出现多处夏季农作物秸秆燃烧火点。初步可以判断,此次污染是自于外地秸秆焚烧所致。
  
   南京: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烟味
  
   连日来,长三角北部地区的空气都不理想,其中江苏省的南京、扬州、镇江、泰州在全国120多个重点城市中污染最为严重。江苏省环保厅数据显示,近日,南京、扬州、镇江、泰州空气中PM2.5等指标急剧飙升,至6月9日夜间,PM2.5瞬时浓度最高达700 微克/立方米以上,24小时平均浓度超过300微克/立方米(二级标准浓度限值75微克/立方米),属于严重污染水平。针对各地出现的空气质量下降情况,江苏省环保厅立即启动了应急防控预案,全面防控。
  
   6月10日,南京市民一早醒来发现天空变得黄澄澄的,如同遭受沙尘暴袭击,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味,人们的呼吸变得困难,到了下午空气变得更加糟糕。“此前也曾遭受过焚烧秸秆影响的南京,也未有如此暗沉的天气出现。”谭先生说,“这样的天气他感觉很压抑,很不舒服,一整天都不敢出门。和往年比,也许是今年气温高,没有下雨。去年的6月雨水多,所以没有类似的感觉。” 面对如此恶劣的空气,网友们纷纷吐槽。网友“皓月莲花”发微薄称:“沙尘暴过长江了,江南也变沙漠。”网友“Jing_静_Guo”说:“午睡醒来,整个天空爆黄,还以为穿越到敦煌了,跟沙尘暴天气的颜色一样。吸入鼻腔的是一股烧秸秆的烟味,这是在人造末日么?”
  
   各地均存在秸秆焚烧现象
  
   南京市环保局针对南京“黄泥天”成因发布消息称,初步分析是江苏安徽等区域大范围焚烧秸秆所致,加上气象不利因素,污染难以消散,越积越多。“平时的各种污染如机动车、工业排放等排放并未减少,两者叠加,就像在小房间里不开窗抽烟,抽了许多烟,又来几个抽烟的,污染就加重了。”
  
   11日,江苏省环保厅称,从5月下旬以来,江苏省及周边地区进入秸秆焚烧高峰期。据卫星遥感影像解译和现场巡查结果,各地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秸秆焚烧现象,其中南京江宁、栖霞、六合,扬州广陵、镇江丹徒、丹阳,泰州泰兴等地较为严重。
  
   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朱晓东教授表示,除受到周边有关地区的影响外,造成部分地区空气质量近日出现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近期部分地区出现了焚烧秸秆现象;二是近日江苏省出现了极端不利的气象条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三是南京市三面环山,特殊的地形地貌也是造成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了解,一旦发生焚烧秸秆污染事件,可以启动人工降雨等应急干预机制,然而到目前,焚烧秸秆造成的污染仍依靠自然天气,比如大风、降雨来缓解。除了人工降雨需要各种条件外,焚烧秸秆高发期恰好是农民收种粮食的农忙期,降雨会影响粮食收割、储存、播种,因此很难实施人工降雨。
  
   而针对焚烧秸秆,江苏省环保厅11日强调,现已通过卫星遥感对全省秸秆焚烧情况进行日常监控,对于禁烧工作开展不利并造成严重后果的地区,将依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武汉雾霾不会影响广东
  
   广州PM2.5保持一级

  
   11日,多名网友在网上论坛和微博爆料称,武汉城区多个地点低空被一片神秘黄色烟雾所笼罩,而环保部门的监测也显示,PM2.5的浓度一度超过500微克/立方米,属于严重超标。对此,记者专门采访了广东的气象和环保专家,专家们表示污染不会影响到广东。
  
   11日17时,记者查询发现,广州10个国控点的AQI指数全部在二级标准之内,属于“达标”范围,PM2.5更是保持在一级水平。而省环保厅的空气质量发布平台也显示,11日珠三角的空气质量较好,仅有广东萝岗九龙和番禺市桥2个点显示为“橙色”的轻度污染,主要污染物都是臭氧。而PM2.5几乎一片“绿”。
  
   国内著名灰霾专家、广东省气象局首席专家吴兑认为,武汉出现的空气污染主要还是燃烧秸秆造成的,“江汉平原这个季节有燃烧秸秆的习惯,当然也和武汉市本身的排放有关,大量工厂生产排放的废气,以及数量巨大的汽车排放的尾气等。”
  
   根据武汉气象部门的预报,11日上午受高空平直偏北气流影响,该市出现大雾天气,汉口能见度700米。对此,吴兑表示:“从北京、上海最近几次重度污染事件来看,最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就是出现大雾和轻雾,因为大雾的边界层厚度只有几百米,灰霾的边界层有1公里左右,同样的污染物在边界层很薄时,浓度就会更高。一般气象预报是大雾或者轻雾时,都会出现中度或者重度污染。”吴兑表示,大雾对能见度的影响更大,其携带的有害物质对人体影响也更严重。
  
   至于对广东的影响,吴兑同样认为武汉的情况不太可能在广东出现,他表示:“这个季节,华南地区的城市不容易出现颗粒物的污染问题,因为是以对流性天气为主,边界层和对流层可以打通,近地面的污染物可以进入对流层,近地层的污染浓度就很低了。相反,华南地区这一个季节的主要问题是臭氧,因为日照强烈,光线足,容易发生光化学反应。”
  
   武汉PM2.5值一度超过600
  
   截至11日10时,网络上有关武汉异常天气的消息已达数千条。
  
   武钢集团第一个“躺着中枪”。有网传“武钢锅炉爆炸了!” 还有网传“武汉石化发生氯气泄漏”、“80万吨乙烯泄漏”。武钢总值班室工作人员称,11日武钢未接任何事故报告,更没有“锅炉爆炸”这样的特大事故。
  
   武汉石化方面表示,近期停产检修设备,无任何事故。武汉化工区称,80万吨乙烯工程建设中,尚未投产,氯气泄漏之说纯属谣言。
  
   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武汉市11日遭遇了近十年来最严重的灰霾天气。根据武汉市环保局监测数据,从11日早上6时起,武汉市大气污染物中的植物性有机碳急剧上升。上午9时,该市的PM2.5每小时值从44微克/立方米陡升到363微克/立方米。随后继续攀升,下午2点达到613微克/立方米,为标准值73微克/立方米的8倍多。此后污染值有所下降,但仍维持高位。
  
   受天气影响,武汉长江汽渡停航,武汉长江二桥11日出台临时交通管制措施:从11日上午10时起,允许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通行二桥,但必须靠最右侧行驶。另外,武汉天河机场受雾霾影响较轻,航班起降未受影响。
  
   对于秸秆的大面积燃烧
  
   并没有很好的应对办法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陈建民一直致力于农业秸秆燃烧形成大气污染方面的研究,并且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今年6月初,他还专门到济南和上海周边地区实地察看秸秆燃烧的情况。
  
   陈建民教授说,目前正是秸秆燃烧的高峰期,从江西北往北的地区,一直到6月底都会有大面积的秸秆燃烧。通过卫星云图,可以看到秸秆燃烧的火点。
  
   陈建民说,沙尘暴来袭时,天空是黄黄的,但是秸秆大量燃烧,冒出黑烟,通过阳光照射后,也可能出现黄光的颜色。要想区分沙尘暴与秸秆烟雾并不难,秸秆烟雾中钾离子、黑碳等有机物含量较大,但沙尘暴天气时,钙镁等含量较高。依据现在的技术,一个小时就可以检测出来。
  
   目前,我国中部的一些省每年都会有大面积的秸秆燃烧,最大时,可以形成30多万平方公里的污染区域,像是一个罩子一样。由于秸秆燃烧形成的污染物颗粒大小不一样,其扩散的速度也不一样,最长时间可能持续3个星期。
  
   秸秆燃烧让武汉、南京等大城市纷纷中招,秸秆处理问题引发了人们的关注。网友“诸暨牌头中学o李琦”发微博称,关于焚烧秸秆,他问过苏北的同学,“到了收获季节往往人手紧,收种间隔短,焚烧也是迫不得已。”但是他质疑环保部门不作为,每年投入那么多环保资金,为什么不能由环保部门牵头统一到农村田间收秸秆然后统一处理?
  
   禁止烧秸秆,当地农民也感到很无奈。他们知道秸秆不能烧,可是却没有人告诉他们应该如何处理。“我们也不喜欢烧秸秆,又热,又污染空气,但是,不烧的话,应该怎么处理这么多秸秆呢?”
  
   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南京当地有一个2008年建起的秸秆气化站,投资近200万元,目的就是为了集中处理村民们家中的秸秆,所产生的燃气还可以通到村民家中。可是现在这个气化站却大门紧锁。当地群众称,这个秸秆气化站建起来用了不到2个月就关门了,也从来没有烧过秸秆。
  
   陈建民教授说,一般从事农业种植的地方,在耕种和收获季节都会进行秸秆燃烧,目前我国对于秸秆的大面积燃烧并没有很好的应对办法。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也有秸秆燃烧,但必须接受当地气象部门的指导。在什么风向、几级风的情况下可以燃烧,一旦风向变化,就禁止燃烧。对于秸秆处理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综合利用,目前看来还任重道远。
  
   (何涛 杜娟 陈庆辉 李华)
来源: 广州日报 编辑:周载简
参与互动 已有 0 人参加互动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您留言时请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