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冯骥才:“民间文化守望者”的焦虑与希冀

2014年03月12日13:21
打印    字号: 

冯骥才:“民间文化守望者”的焦虑与希冀

  图片来自人民网。

  冯骥才,1942年生于天津,当代著名作家、书画家、民间文艺家。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小说学会会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致力于城市文化和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与保护。今年6月4日,在天津大学主持成立了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

  “说实话,我这个岁数对奖项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今天之所以来领这个奖,就是想借助这个地方来发出我自己的声音。”

  6月18日,著名作家冯骥才在第二十二届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颁奖典礼上如是说。的确,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对文化遗产保护的紧迫感和孤独感,他迫切地想要大众了解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的艰难现状,迫切地想要更多的人加入到文化遗产保护的行列中来,他希望将文化遗产保护变成一种共识,因为那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根。

  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自1992年创办以来,已经有包括中国在内百余位国际杰出人士获得了这一奖项,它旨在推动全球文化艺术的发展,表彰在各自领域和地区中不遗余力地推动艺术事业的发展,并不惜为此献出个人宝贵时间、精力及金钱的艺术人士,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获得公认的文化艺术赞助大奖。

  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冯骥才将1.5万欧元奖金捐赠给了著名摄影家郑云峰。郑云峰为了赶在长江截流前完整地记录下三峡的地形地貌、自然景观、人文形态、历史遗存以及三峡移民的大迁徙,拿出全部家产,历时数年,风餐露宿,为世人留下了五万余帧珍贵历史图片,挽留住了长江的生命形象,也为人们留下了一个真切、立体、完整的三峡。冯骥才说:“我行走在全国各地的田野中,总能遇到一些默默承担着文化保护责任的人,郑云峰就是这样的人。”

  6月,冯骥才异常地忙碌,他刚刚主持成立了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仍旧为民间文化抢救工程奔走、呼号,幸运的是我们辗转通过他的工作室,得以倾听他的心声。

  成为“民间文化的守望者”

  上世纪90年代,我国许多城市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新崛起的城市破坏了自己以往的文化特色而变得千城一面。1994年前后,冯骥才所在的天津也开始了现代化城市建设,林立的高楼逐渐取代了破旧不堪的老城区,但老城区中一些极具价值的文化遗存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看到这些,冯骥才急了,工业文明取代农耕文明的过程,也是原来农耕文明中大量的民间文化走向消亡的过程,如果不及时加以保护,中国将会失去自己的文化根脉。

  于是,他组织了一个庞大的队伍,包括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用了一年的时间,对这座城市进行了地毯式的拉网考察,拍了3万多张照片以及大量的影像资料。他们从中选了2000多张出了4本大画册,冯骥才把这些画册送给政府官员,每送一套,都要在扉页上写下这样一行字:这是你亲爱的土地。

  自始至终,这次活动的所有经费都来自冯骥才的稿费和卖画所得。

  那是冯骥才为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展开的第一次行动。今天想来,虽然终有遗憾,但冯骥才仍然觉得当时的工作是有意义的。他说,“我不反对城市化,但要有度,不能一味地图快,应该有个文化层面的过渡。”

  2001年,冯骥才成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这为他今后开展文化抢救工作提供了更大的动力和支持。从2003年开始,他发起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普查工作,“我不能笑呵呵地看着民间文化从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他说。

  到2005年,两年多的时间里,冯骥才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田野里跑,他跑遍河北、山东、山西、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等7个省份的数十个村落,他要了解真正的田野文化究竟是一种什么现状?结果他发现民间文化基本上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保护的力量十分薄弱,而且他们的经费非常短缺,根本没有能力对保护有所投入,于是,他就去跟县长、乡长、村长们谈,告诉他们用什么方法来保护这些文化。

  一次去河北武强县周窝乡旧城村,路上突遇大暴雨,他们的车子滑进了沟里,大家只好在泥泞中徒步前行。冯骥才深一脚浅一脚的,摔了几个大跟头,淋得像只落汤鸡。

  那时全国数以万计的专家学者也纵身于田野,缀拾那些行将消泯于大地的“母亲的文化”,冯骥才说,“我们的志愿者中,比我苦的多了去了,他们拿着微薄的工资,没有一分钱的补助,还要往里面贴钱,时常是饿着肚子工作。”

  成立民间文化基金会

  2003年冯骥才成立了国内第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数据中心,存录了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田野普查过程中所获得的数百万字的文字资料、几十万张图片资料、几千小时的录音资料和上千小时的影像资料。

  然而“非遗保护”严峻的现实情况和志愿者举步维艰的工作状况,令他忧心如焚,成立文化基金会的想法在他的心中逐渐清晰起来。

  成立基金会启动资金需要200万元。为了拿出这笔资金,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又拿起了画笔。从2004年开始,他白天工作,到了晚上便开始潜心作画,经常一画就画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就这样他画了七八个月的时间,完成了30多幅画的创作。带着这些画作,他在天津和北京各办了一次画展,卖画所得约百万元,但仍与所需要的200万元相去甚远。

  正在冯骥才一筹莫展之时,台湾演员赵文煊给他送来了100万元。冯骥才说,“赵文煊是我多年的好友和知己,人们或许只知道他作为演员的一面,并不知道他对祖国民间文化的热爱。”“他是我的读者,我每出一本书,他都要到天津来找我要一本,散文或者小说。那一次,他听说因为民间文化基金会的事儿,我缺钱,就托朋友捎话给我,他说,冯老师感动我好些次了,我也想感动他一次,刚刚做了一个服装品牌的形象代言人,代言费是100万,就把它捐给冯老师吧。”

  2004年12月31日,冯骥才民间文化基金会终于成立了。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有大量的非遗保护工作需要去做,200万元的启动资金仍然是太少太少了。冯骥才说,在整个民间文化有困难的时候,基金首先支持的是弱势的方面。“我们现在处在全球化时代,这个时代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保存本土文化,不能被外来的文化占据我们的精神空间。”

  非遗保护十年回望

  到今年,中国以缔约国的身份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已经是第十个年头。

  冯骥才介绍,这十年来我国的“非遗”抢救和保护工作取得了显著效果,“非遗”也从最初的无人知晓变得广为人知,但在非遗抢救和保护的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很多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和困难。

  “取得的成果是,十年来“非遗”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重视,出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并确认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把一部分最好的历史财富认定为国家的文化遗产,还确定了一批传承人,也有了一些资金支持。”

  但是,冯骥才更多的担心则来自“非遗”面临的问题与不足。他说:“我常常有一种失败感和孤独感,尽管有了那么多举措,但是仍然挡不住第二轮对‘非遗’的破坏。过度的商业开发、盲目追求政绩、缺乏专家支持、城镇化过快等都是目前‘非遗’保护所面临的困境和难题。”

  “首先是过度的商业开发。一些非遗项目列入国家级名录后,成了当地的文化品牌。有些人出于商业考虑插手进来。为追求利润最大化,这些人把非物质文化遗产不适合商业目的的部分人为地改变,致使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面目全非。比如剪纸和皮影,本来应该是纯手工制作的,但现在几乎都是机器压制的。这样做的结果是改变了它的性质,使其不再具备非遗的特征了。”

  “还有申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一些地方政府动机不纯,只是一味地追求政绩。一旦‘申遗’成功,热闹几天后,就失去了兴趣,抛在一边不管了。时间一长,这些非遗就会被破坏,直至消亡。”

  “再有就是缺乏专家支持。”冯骥才介绍说,“在日本,文化遗产项目的传承人被视为‘国宝’,一大批专家围绕着他转,给他做档案、建数据库,做影像资料等,可是我们的一些非遗传承人的身边缺乏这样的专家。没有专家扶持,一些非遗项目,尤其是只有一两个传承人的项目,其结局可想而知。”

  随着现代化、城镇化、工业化的突飞猛进,十年间,每天约有90个村落消失,既包括传统村落,也包括自然村。“如果在城镇化进程中不注意保护,这些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多样性的东西就会消失殆尽。”

  谈起“非遗”保护的现状,冯骥才忧心忡忡,现实如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中,令他倍感无力与焦虑。

  对文化要有敬畏之心

  从知天命之年开始,冯骥才身体力行地对民间文化遗产进行着不懈的保护和抢救,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他说,虽然我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我经常忘了我的年纪,我现在更多地在思考一些问题:在全球消费化的时代,我们知识分子需要有什么样的文化责任感,我们最需要反省的是什么?

  冯骥才说,这些年的社会变化,使得我们缺乏历史情感、文化情怀,我们对我们的文化不太在乎。

  “我曾经去凡尔赛宫的时候,有人请我看一间60平方米大小的屋子,这是以前皇室人员去大厅在这里短暂休息的地方。这屋子曾经漏雨,损坏很严重,后来开始修缮,我去的时候刚修好,在里面却不觉得是刚修的。我一问,才知道这屋子修了16年。60平方米,修了16年!屋子里椅子的垫布都拿出来研究,什么材料、什么方法织的,都有专门研究。这样对待文化的态度,就是敬畏。我们呢,却只是嘴里说着敬畏,我们应该反思我们是真的热爱我们的文化吗?”

  “我现在没有什么更多的要求”,冯骥才说,“文化遗产保护是一项十分浩大的工程,不是仅凭个人能力就能实现的,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不是一代人就可以完成的事情,而是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需要一代一代人不放弃地把它做下去。”

  “我觉得,我们民族那个根,那个最深的文化之根,仍然在。我有时失望,但不绝望,原因就在这里。”

来源:石家庄日报 (责编:胡伟、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