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王蒙南京谈文化繁荣与困惑:别让挠痒的占主流

2014年04月17日16:21
打印    字号: 

  3日下午,年届八十的著名作家王蒙来宁做客《太湖论坛》,以“文化生活的繁荣与困惑”为题,与现场200多名读者分享他对精神世界的探索、对文学的追求。

  从《青春万岁》到刚刚出版的《王蒙八十自述》,一路行来,王蒙留下的不仅是等身的巨著,更有他特有的深邃智慧和文学精神。

  在王蒙看来,当下的文化堪称繁荣。“1949年以来,从没有过现在这么多的文化设施,这么先进、便捷的文化传播、文化服务手段。我们的文化成果,正被越来越多的人享受。”他说,今天的文化民主性是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无法比的。今天,我们可以用各种方式让普通人参与其中,发出他自己的声音。不管是微博、微信还是其他方式,他都能发声。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的民主,是文化的广泛参与。

  但在繁荣的背后,又充满着困惑。王蒙解释说,现在的文化是很热闹,但在热闹当中也有不少泡沫。比如,不少地方为了利益,先把古代的文物毁掉,然后再造一个假文物。这就是泡沫,就是“伪文化”。

  是不是文化繁荣了,文化产品就一定好于以往呢?对此,王蒙有着不同的看法。他举例说,从解放后到文革前,大概17年的时间里,全国出版的新的长篇小说是200种,数量不多但多是精品,随便一种的印数都是几百万册。1960年,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一路上饿着肚子排队买《红岩》的人排到了西单。那时,买到《红岩》的人就是进步的表现,拿着本《红岩》进单位,同事都羡慕你!比现在买到意大利的西服、LV的包还要时尚。

  现在呢?纸质的长篇小说,每年的新书是2000到3000种,加上网上的长篇小说是5000到6000种。数量是上去了,但谁能说得清这一年出了哪些书,你又看了哪些书呢?还有人说是因为现在的创作不够自由,所以难出好作品。这个我更不赞同。网上就有人说过,凡是埋怨由于环境不够理想写不出好作品的人,把他移民到瑞士去,在那给他弄一个280平方米的两层小楼,你以为他能写出好作品来吗?

  王蒙说,“文化的节奏是慢的,不能急功近利地搞泡沫。”可是,现在不少地方的领导希望在文化上有政绩,就容易急功近利,让文化变得浮躁。文化设施可以建得很多,一下子盖8个剧场、6个图书馆都可以。但这些只是文化设施、文化服务手段的扩展,并不是文化本身有了很大的变动,文化本身有没有变动谁知道?

  文化,自有高雅与通俗之分。王蒙举了电影的例子说,现在的电影最重视的就是票房,总是提消费性、娱乐性。从世界经验看,注重票房的作品,不等于就没有思想、没有价值追求、没有对人性的探讨。但是我们现在的很多作品,把低俗当通俗,作品中表现出的东西往往是低于人们文化和认知水平的。要我说,看这种作品,你必须先得认定自己是一个白痴,否则你就会生气。

  除了销量、票房、点击率,我们的文化产品究竟还有没有别的标准?王蒙说,有通俗的、娱乐的文化产品很正常,文化讲究多元嘛。但如果让这些单纯挠痒痒的东西占据主流,那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文化代表是什么呢?从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中华文化灿若星河,难道今天中国的文化,只能用小品、手机段子、微博来代表吗?我们能想象托尔斯泰的作品变为两万条微博、曹雪芹的《红楼梦》变成8万个小段子吗?我们能设想外国元首来华访问,在人民大会堂为他举行一个欢迎晚会,上来的是小沈阳吗?

  王蒙说,如果一个国家,没有高雅文化,只剩下通俗和娱乐,在世界上也是站不住的。即使你的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全球第一,但你在文化中能不能取得人家的尊敬呢?靠小品、靠段子能取得尊敬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是可以的,但是你得有尖端的代表性啊。所以文化呢,既要贴近生活,又必须有高端性。文化需要思考,精神的力量是高于一切的。所以,我们除了要有给人挠痒、逗人笑的东西,更要有能提高整个社会精神品位、精神素质的作品。这才是文化的实力所在。(董晨)

来源:新华日报 (责编:贺丽琼、陈天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