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南京新招治理法桐“毛毛雨” 秋后看效果

2014年04月26日07:05
打印    字号: 

昨天南京一场大风,吹得毛毛雨四处飞扬,行人饱受困扰。

昨天南京一场大风,吹得毛毛雨四处飞扬,行人饱受困扰。

昨天南京一场大风,吹得毛毛雨四处飞扬,行人饱受困扰。

这两天的南京,法桐毛毛四处飘扬,路人不仅被眯了眼睛,还被呛得不停地咳嗽,苦不堪言。自从法桐在南京成了“荫”,园林部门就一直在和这个季节的“毛毛”做斗争。扬子晚报记者昨日了解到,高压水枪冲、无果毛嫁接……PK掉十几种种方案后,目前南京正在进行的是喷洒植物生长调节剂试验。“今年新引进了喷洒设备,试验效果要等落叶后看结果的情况知晓,是否能进一步推广还要再研讨。”  

芽衣絮、果毛絮 每年飘两场

现在的“果毛絮”六月才结束

随着地铁3号线太平北路段施工基本结束,原先迁走的法桐,园林部门计划在下周一进行补植。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这次补植的法桐胸径在16厘米左右的,树龄在8-10年,是“年轻力壮”一族。

据介绍,在南京“毛毛雨”每年会暴发两次,一次是3月底至4月份的芽衣絮飞扬,一次是4月底开始的果毛絮飞扬,这两次“毛毛雨”一直要持续到六月份才结束。目前飘的就是果毛,其实早在一周前,南京已经进入第二场“毛毛雨”的模式,因为大风天气不多,感觉不明显。昨天的大风一刮,毛毛的量大大增加,犹如“飞沙走石”般四处乱窜。

今年这场“毛毛雨”何时才是个头?园林专家表示,这个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了。如果气温高,光照强,果毛飘落的速度会快些,气温一直偏低的话,拖的时间会比较长。往年的经验是彻底和毛毛说“拜拜”,要到5月底6月初。

那些年,我们一起“斗法”毛毛雨

化学法

打“催熟针”

想让果球提前掉落,但效果不突出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南京尝试用“打针法”医治法桐“毛毛”。当时使用的是一种叫“乙唏利”的生长激素,希望其能在法桐果球成熟的时候,将果球直接催熟落地,后因实施效果不突出而放弃。

打“绝育针”

打针留下的“伤口”难复原,剂量难定

2008年,南京继续研究给法桐打针,不同的是,这次要打的是“绝育针”。虽然也找到两类药剂,能对法桐的生长进行干扰,对付不同时期的毛毛,但是药剂的注射一般选择在树干上,打一个直径为5毫米左右的洞。每年树干上都要有一个洞,长此以往,这些“伤口”难免会对大树的健康产生影响。

其次,每株法桐的规格、抗性、冠幅都不一样,使用剂量标准一直未有结论,故放弃。

物理法

高压水枪

想冲掉“毛毛”,但终告失败

2005年,南京尝试用高压水枪冲掉梧桐树上球果中的“毛毛”,整体效果不佳。很多“毛毛”无法被冲落地面,水分挥发后继续飘飞。

无果毛嫁接

容易出现断枝,放弃使用

上海、苏州、西安、武汉……被“毛毛雨”困扰的城市不止南京一家。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前两年比较“流行”的方案是“高位修剪”和无果毛嫁接,不过这两种方法对法桐的健康要求比较高,适用于比较年轻的法桐。那此次补植的法桐是否考虑到这个问题?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南京也有部分路段做了无果嫁接,一开始效果确实不错,但是去年开始,园林部门发现,夏季暴风雨或者冬季大雪天气,有很少量的法桐嫁接的枝条出现了断枝现象,虽然是极个别的情况,还是放弃了这种方法。

高位修剪

“青壮年”法桐适用,但影响遮阴效果

至于高位修剪,也不太适合南京。南京大部分法桐行道树都是“爷爷辈”的,所谓高位修剪,就是只留下一些主要的粗壮枝干,上面部分在冬季全部剪掉。因为新发的枝条头一年只开花,第二年冬天才挂果。

这种方法对才二三十岁年轻力壮的法桐比较合适,而对那些树冠十几米的大树来说,如此修剪直接影响树形美观和夏天的遮阴效果。尽管如此,南京对年轻的法桐也没有采用这种方式来减少毛毛。因为,这样修剪的结果就是,树干会越来越粗,但是树冠永远那么小,不会有“绿廊”的效果。

这一回的新方法

喷生长调节剂让雌雄花期“错开” 3月已试验,秋后看效果

目前正在做的试验是,每年3月份发芽前喷洒适合悬铃木的生长调节剂。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这种方法其实南京这两年一直在做试验。早期的调节剂方案被否决了,再加上因为设备的缘故,喷洒不均匀,发现喷洒后法桐周围个别草本植物生长受到影响,就不再试验了。

眼下主要在玄武区进行小范围的试验,是去年开始的,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其实每年两次‘毛毛雨’,第一次芽衣絮时期,毛毛的数量比较少,主要是花粉。”玄武园林负责此项目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这种生长调节剂无毒无害,法桐是雌雄同株的植物,通过喷洒调节剂让雌花晚一周开花,和雄花在时间上“两两相望”,授粉量至少能减少一半以上,这样结果少了,毛毛的总量自然少了。

“落叶以后观察效果最好,数数果球少了多少就知道了。”该负责人说,从去年的试验情况来看,果子少了50%-60%。

同时,这种人工干预的手段在农作物等方面用得非常普遍,技术成熟,对法桐本身的生长不会有影响,“而且喷洒的调节剂浓度非常低,今年又引进了新的喷洒设备,完全是雾状的。”他说,今年3月已经小范围做了试验,秋后会再记录下结果情况。

未来南京可以用这种方法让市民远离“烦人”的毛毛吗?园林部门表示,目前还在试验阶段,还需要进一步研讨。在南京,不算公园、景区的,行道树法桐九万多株,其中民国以前的有两千多株,树龄五十年以上大规格的有两三万株,“这些都是‘树古董’,要慎重再慎重。”(杨 娟)

来源:扬子晚报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