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书评:百年孤独 万年一叹

徐小斌

2014年04月28日07:23
打印    字号: 

     或许是缘分。

  1983年,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在常去的动物园旁边的新华书店,鬼使神差般的,我拣出了一本书,印得粗糙,名为《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此书系盗版。但在当时,经历了整个的民族浩劫之后不久,这本书的出现让我着迷。

  之所以着迷,是因为它暗合了我的趣味:我自小是个爱做梦的孩子,我的梦天马行空无所羁绊,上至天国下至深海,其怪异难以描述,所以也就非常舒服地接受了女子乘飞毯起飞的情节而毫不感突兀。并且自此爱上拉美文学,略萨的《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 》、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博尔赫斯的全部……然而记忆最深刻的,是《百年孤独》。

  那是上世纪80年代馈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它打破了我一向把大师级作家分为“社会型”与“自省型”(这可能是我的原创)两类的格局,提供了成为好作家的第三种选择:出世与入世、天堂与地狱、上帝与魔鬼……的神奇转换,这种神奇变成了巴赫《音乐的奉献》中那种音阶升高而又回到原点的螺旋式之美,变成了埃舍尔笔下那诡秘下降而又升起的美丽瀑布。

  这种现实与虚幻的天衣无缝结合,让我看到了一条奇幻绮丽而又品质高贵的文学之路!它既不似自省式写作那般把人压迫到黑暗之中,又不似社会型写作那样容易遗失心灵最深处的奥秘。它可以焕发人类高级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它是文学最高最美的枝条。而写作,难道不是一种栖息于地狱却梦想着天国的行当吗?难道不是我们为摆脱令人生厌的日常生活的自欺手段吗?!

  多年之后我有幸见到了那些我曾经爱过并一直爱着的作家:略萨、罗伯格利叶、帕慕克、库切……却没能见到加西亚·马尔克斯。这位巨人在一个平凡的春天弃我们而去,而这个春天因他的离去而变得不再平凡。

来源:新华社—现代快报 (责编:贺丽琼、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