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云南2龄童坠羊汤锅烫伤 住院20天生父仅看2次

2014年04月29日14:35
打印    字号: 

本报记者 刘筱庆 摄

  

  两岁零11个月的优优(化名)蜷缩在病床上,因为全身大面积烫伤带来的疼痛使她不停地颤抖。20多天前,优优跌入一口装着滚烫的羊肉汤锅内……这些天来,只有母亲小亚陪着她。小亚怀孕7个月,而优优又在病床上,所有的难题都压在这个25岁年轻母亲的肩上。昨日的采访断断续续用了很长时间,看着病房里的母女二人,听着小亚哽咽的讲述,记者也流泪了……

  “妈妈不哭,我不想爸爸”

  优优长相清秀,圆圆的脸蛋,皮肤很白净,因为烫伤,她心爱的长头发也被剪掉了。见到记者就喊阿姨很有礼貌,采访中,记者被优优的那份“懂事”频频击中泪点。

  今年清明节,小亚带着两岁多的女儿优优高高兴兴地回宣威外婆家,家里宰了一头羊过清明节。“下午2点左右,屋外下起雨,家人就把羊汤锅抬进堂屋。”小亚说,院子里下雨,羊肉也已经煮熟,父母就把羊汤锅抬进屋内,放在电视柜旁边。接着父母把锅里的羊肉捞起,转身在一旁的桌上切。

  “女儿就在电视机附近玩耍,听见响动,我妈回头一看,优优已经掉进锅里……”回忆起当天的场景,泪水止不住地从小亚眼眶里涌出。小亚说,女儿是后仰着跌入锅内的,除了面部,全身四肢都被烫伤。

  “优优疼不疼?”

  “不疼”

  “你想爸爸吗?”

  (沉默了一会儿)“不想”

  ……

  优优蜷缩在病床上,盖着一条薄被单,脑门上贴着一个退烧贴,小小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她紧紧咬着下嘴唇,还一个劲地让妈妈别哭。小亚说,前天开始优优有些发烧,接着肺部又感染了。“前几天换药时她都不哭,她怕我难过,换药疼了她就咬着嘴唇,嘴唇都咬出血了。入院20多天了,她爸爸就来过两次,4月5日入院,8日以后他爸爸就再也没出现过,电话也没打过来,有几天我打他电话也打不通,好像我的号码被他设成黑名单了。”

  “她爸爸带她的时间顶多3个月”

  4年前,小亚经人介绍,嫁给了大她8岁的丈夫。“他(丈夫)平时话少,有什么也不跟我说,打工很晚才回家休息。”小亚的老公一直在工地打工,早出晚归比较忙。“女儿两岁多了,她爸爸带过她的时间加起来顶多3个月。其实女儿是很想念他爸爸的,清明节前一天还跟我说想爸爸。”

  因为自己没有工作,夫妻俩常因为优优生活费的问题闹点小矛盾。小亚说,去年丈夫只给了她们母女3000多元的生活费,不够用她便到小餐馆里当服务员补贴家用,后来因为怀孕5个月,出怀了老板才提议让她回家休息。

  “出事当天,她爸爸跟着救护车陪我们来到医院,之后两天来过两次,8日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了。”丈夫责怪我没把孩子照顾好才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所以他不愿意来照顾女儿,“其实一直以来他对我们关心都很少,只是这次他的做法让我很心寒。”

  “现在已欠医院3万多医药费”

  优优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卷卫生纸、一瓶水,没有水果、牛奶等补品。怀有7个月身孕的小亚,每天也只敢吃点馒头和快餐。小亚说:“快餐只敢在医院门口的小店里买,医院里的有些贵,我们吃不起。”大人吃差点也不怎么,我只想多省下点钱来,买点优优想吃的,“优优爱吃番茄鸡蛋汤,在外面煮一碗要10块钱。”

  生活费可以省,可是优优每天3000元左右的医药费却省不了。入院以来,优优的外婆四处借来3万多元,已经花光,现在还欠医院3万多元的医药费。“医生护士对我们很好,知道我们的情况,今天也没来催医药费,还继续给优优用药,不能再麻烦他们了。”

  这次意外造成优优全身烫伤面积达72%,三度烫伤。据医生介绍,目前,需要观察优优皮肤生长情况,再来决定何时做植皮手术,大概还需要10万左右的费用。

  医药费怎么办?优优怎么办?即将出生的孩子怎么办?昨日下午,记者试图联系小亚的丈夫,可是对方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来源:云南网 (责编:陈霞、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