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张纪中炮轰于正:武侠片不是以搞对象为主的

2014年05月01日16:57
打印    字号: 

  原标题:张纪中炮轰于正:武侠片不是以搞对象为主的

  在完成《西游记》和《英雄时代》两部巨制后,张纪中时隔6年重回金庸武侠剧拍摄行列中。4月28日在浙江安吉,他在《侠客行》的开机发布会上率先放炮,“别跟我提于正,这个人不值一提”。同时还对影视圈众多“毒瘤”表示批判,他表示,“影视作品应该是振奋人心的,不是哗众取宠、庸俗下流的。我们有些作品都是阴谋诡计的文化,作品生态遭到了破坏。”张纪中表示,此次担任制片的《侠客行》将会继续秉承金庸原著的侠义精神和历史厚重感,“我们的武侠片不是以搞对象为主的武侠片。”

  相较于金庸其他小说,《侠客行》由于没有明确时代背景和宏大场面,加上篇幅小,不太适合也不太容易改编成电视剧,但张纪中认为,它是最有“寓言特色”的一部展现“恩怨江湖路,浮世众生相”的浮世绘式作品,可以更好地传达“武侠待人接物的态度”。从去年7月份起,他就多次赴港和金庸探讨相关细节,前后5次易稿最终才确定下来。

  对于当下各种为了追求收视率而对金庸作品过度颠覆改编的现象,张纪中直言不讳,“我反对胡改,完全没有历史感和厚重感,那种价值观十分不正确,也带坏了年轻人。金庸剧首先是‘侠义’,再是历史文化厚重感和真实感,我希望能用这部剧寓教于乐,给年轻人一些正能量。”他还透露,接下来准备将金庸先生14部作品都拍完,除了《侠客行》外,第9部新剧《书剑恩仇录》将于今年10月开拍。就此,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张纪中,谈谈金庸剧的拍摄问题。

  不用大腕 有些大明星就是圈内“毒瘤”

  南方日报:2000年您第一次涉足金庸剧《笑傲江湖》用李亚鹏和许晴担纲男女主角。这次的男主角名叫蔡宜达,是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的儿子,算是彻彻底底的“新人”,女主角张嘉倪跟您其他作品中的女主角相比,气场还是弱了不少,是因为片酬问题不邀请“大牌”吗?

  张纪中:我请不起大明星啊!太贵了!据说有人一集叫到八九十万元,一部戏算下来他一个人就得弄走3000多万元,比两万人的工厂利润还高!而且我看不惯那些大牌明星,光助理就要两辆车,动不动就抬价钱,一个人占到了整个制作费用的一半,剩下的一半一百多个人分,这戏能好看吗?演员拿走那么多钱,你其它地方都没钱了,场景道具服装都弄不好,我也很好奇啊,还真想去取取经,那些电视剧到最后,都是怎么拍下来的!

  电视剧应该想着怎么把钱花到观众看得到的地方。做演员的就要把艺术兢兢业业做好,我是经历过艰苦岁月的人,现在演员动不动就抬价,这都是行业“毒瘤”,也是到了开始要整顿的时候了。别人骂我我无所谓,我要考虑的是怎么能够把钱花在让观众看得到的地方。当然,改风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希望通过媒体的平台呐喊,希望大家能深入一个剧组,了解他们的艰苦奋斗和优良作风,而不是关注哪些演员谈对象、谁跟谁搞外遇,这太庸俗了。

  尊重“狭义” “武侠剧别那么哗众取宠”

  南方日报:您曾猛烈炮轰于正把金庸剧拍成了“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于正则暗讽您“过时”,对于自己时隔6年再拍金庸剧有什么想法?

  张纪中:我没这方面的担心。现在很多所谓武侠剧有太多哗众取宠的东西,金庸先生也反对胡乱改编,我们应该遵从金庸先生的那种正气,不是你胡改、改成搞对象那种的,那是瞎搞!我反对胡改,完全没有历史感和厚重感,那种价值观十分不正确,带坏了年轻人。金庸剧首先是侠义,再就是历史文化厚重感和真实感,《侠客行》这部作品更体现的是人物的品格,教年轻人应该如何做一个善良质朴的人,怎样用质朴的心态走完人生,是正能量。

  另外,所谓“过时”,我想说,金庸剧不是以搞对象为主的,而是要突出人与人情感的关系、浪漫的意境,不能把浪漫搞成庸俗,就算是爱情,他倡导的也是生死与共、坚贞不渝,表达的是一种浪漫情怀,这个尺度很值得探讨。为什么即使过了很多年,大家还是觉得我拍的《神雕侠侣》这部电视剧不错,当时没有太多电脑特技,就是九寨沟的真山真水,是以一种很严肃的态度对待武侠的。拍摄《笑傲江湖》时没有电脑,但创造武侠意境不仅仅是靠着斑斓、特别刺激的调色来吸引人的,而是尊重他的精神——所推崇的正气。金庸先生曾说过改编可以,但是不能乱改,所以他对徐克的意见特别大,每次我碰见徐克,他都跟我说自己不敢见金庸先生。金庸先生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浪漫的意境和情感,变了就不是金庸剧了。

  拍摄技术 超不过美国至少要超越自己

  南方日报:《侠客行》是您改编的第8部金庸作品,相比《书剑恩仇录》,《侠客行》并不是太适合拍摄成电视剧,为什么还要先拍它?期间,您还拍摄了《英雄时代》,和拍金庸剧相比又有哪些不同的难度和收获?

  张纪中:年轻的时候拍金庸剧,没想着能把14部作品全拍了,但随着越拍越多,好像越来越有这个可能性了。今年除了《侠客行》外,我还计划在10月开拍第9部作品《书剑恩仇录》,而《鸳鸯刀》、《碧血剑》、《白马啸西风》三部容量较小的作品,打算拍成一个集锦。因为翻拍《侠客行》,我从去年7月至今多次赴港与金庸会面。90多岁的金庸老先生如今活得像个老神仙,他年纪大了,每天做的就是保健。

  《英雄时代》是我这么多年投入精力最大的戏,讲述了5000年前中国在部落时期由黄帝统一成一个部落的故事。那时候战争引发的仇恨和情感的撕裂是非常强烈的。我非常想通过这部戏,把中国人特别是当下的年轻孩子的血性和信念激发起来,自己拍摄的时候都热血沸腾了。剧本前后改了超过12次,换了3、4波作家,有些作者做了一半就跑了。

  这和我拍摄武侠剧不一样,金庸剧毕竟有金庸的蓝本、有改编的基础,剧中服饰服装和朝代都有概念。但这部剧不能靠胡猜,而要有依据,现在我总算完成了恢弘的、史诗般的作品,它很有点美剧的风格,体现战争中人性的张扬,只有对立面、没有坏人。由于后期的量特别大,一共有40集,20集的量都要用电脑制作,这次的电脑动画质量比《西游记》有很大提高。想想看,美国每隔两年会卖技术给你,但他们不会把最先进的给你,美国超不过,我们就要先超过自己。

  ( 周豫)

来源:南方日报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