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失乐园》译者评渡边淳一:高大儒雅 有风度

2014年05月06日16:23
打印    字号: 

  昨日,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因前列腺癌,已于4月30日在东京家中病逝,享年80岁。消息发布时,葬礼和告别式都已结束,据悉,仪式只有家人到场。

  “据我所知,十五年前,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两个日本作家,一个是村上春树,另一个就是渡边淳一。”晓风书屋的姜爱军回忆。

  而时至今日,渡边淳一的作品依然在书店的常销榜之列。其中销量最好的,就是渡边淳一1997年出版的作品《失乐园》。无论在中国还是日本,这部作品都曾掀起过轩然大波。

  在某一次采访中,渡边淳一说起,在他看来,婚外情是极纯洁的爱情。对于这位70多岁高龄依然笑谈自己追求恋爱感觉的人来说,爱,是他终其一生都在追寻的东西。

  父母的婚姻

  和他的初恋

  渡边淳一的故乡是日本北海道的上砂川町,那里曾是日本重要的煤矿产区。渡边淳一的母亲是当地一户大商贾的女儿,因为没有兄弟,姐姐又与人私奔,就招赘了铁次郎。

  1933年,渡边淳一出生,跟随母姓。

  在渡边淳一的记忆中,父母年岁相当,都是生于1907年,却性格迥异。母亲活泼热爱社交,相形之下,做高中数学老师的父亲就显得克制沉稳,这或许就是渡边淳一最初对于婚姻关系的印象。

  虽然父母关系尔尔,但好在家庭条件优渥,渡边淳一并没吃过什么苦头。直到高二那一年,他遇上了自己的初恋,也是他后来的小说《魂断阿寒》的女主角原型——加清纯子。

  渡边淳一曾回忆道:“加清纯子的眼睛很美,至今我都记得接吻时,她瞳仁的样子。”

  高三那年,纯子在北海道的阿寒投水自杀了。渡边淳一后来发现,纯子与他交往的同时,还有5个男友,“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最爱谁?直到成为作家我才明白,她不爱我们,她最爱自己。”

  兴许是不知不觉间,对初恋情人的爱的求索,通过某种隐秘不为人知的方式转移停留在了渡边淳一的体内,并静待着以某种方式生长、发芽。

  弃医从文

  寻找失乐园

  高中毕业后,渡边淳一进入了北海道大学理学院,却一直对文学院的学生们心怀羡慕。

  两年后,他进入了札幌医科大学,在读期间的渡边淳一加入了同人志“库力玛”的创作,但那似乎并没有让渡边淳一下定决心成为一名作家。

  1958年,他顺利从学校毕业,拿到了医师执照,并于31岁时与堀内敏子结婚。

  1968年,渡边淳一所在大学的附属医院正在进行日本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渡边淳一怀疑被摘除心脏的那位患者并没有真正的脑死亡,于是提出了疑义。这一举动,迫使他最终离开了医院和大学,来到东京,靠写作为生。

  十年的从医经历,给了渡边淳一丰富的写作素材和独特的写作视角,《死化妆》、《光与影》、《无影灯》等一系列医学题材的小说,为他赢得了芥川奖后补奖和直木奖。

  1980年,一部谈世界级细菌学家野口英世的作品《遥远的落日》,因翔实的考据和深厚的写作功力,为渡边淳一赢得吉川英治文学奖。

  可就当人们认为渡边淳一是以医学小说见长的作家时,1995年,《日本经济新闻》发表了他的长篇连载小说《失乐园》。婚外恋的题材与直白的性描写在日本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作品还相继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和电影,形成了一股“失乐园”热。

  有人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写不出这样的文字的。对此,渡边淳一并未否认,坦言《失乐园》就是来源于自己的某段婚外情经历。

  他似乎并没有想要掩饰自己对于婚姻的厌弃与背叛,有人问他,既然如此不待见婚姻,为何又要结婚,他笑得怅然:“当时我还是个医生,还不是作家。”

  在失乐园中,他用尽一切暗示明喻,只为不停地诉说那从身体最深处产生的渴望,那是他终其一生寻找的,究极的,纯洁的爱情。也是他的失乐园。

  渡边淳一这个人:高大,儒雅,有风度

  ——竺家荣(《失乐园》译者)

  在竺家荣的印象中,渡边淳一是个非常温和,很有修养和魅力的男性。2009年,由竺家荣翻译的《失乐园》全译本出版时,当时已经75岁的渡边淳一来到中国,和她一起跟中国读者见面。竺家荣对他的形容是:外形高大,儒雅,有风度。

  1998年,竺家荣首度翻译《失乐园》,在中国出版以后就引起巨大反响,“从那以后,我也沾了光,在日文翻译界被知道了。”

  竺家荣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热情翻译《失乐园》,“他的文字很美,既放浪又优雅含蓄。人体的美,艺术的美,都融在其中,所以畅销是有道理的。”

  “其实翻译渡边淳一的文字并不特别难,难的是他的韵味。他那种情意绵绵的感觉,需要译者像演员一样沉浸其中,才能理解作者为什么这么写。”

  也许这是出版社找到女性译者翻译《失乐园》的原因,“渡边淳一是个医生,他从生理角度描写女性的人体,很细腻也驾驭自如。”

  作为一个50后,竺家荣坦言,渡边淳一的大胆和勇气让她这一代人感到惊讶。

  “对中国来说,道德是第一的,其他是其次的。但是日本不一样,男人应该承担家庭责任,但是在外面有情人,只要妻子默许也是没关系的。所以,中国人看渡边淳一也有部分猎奇的成分,他的小说如果把情爱写得很浅,就不会那么畅销。这里面人性纠结的东西,和伦理道德之间的冲突,是普遍的。”

  《失乐园》这本书:讲述欲望冲破伦理

  ——夏烈(文学评论家)

  当年,《失乐园》的小说和影视一炮而红,使得渡边淳一被中国读者认识。他作品中固有的日本美,以及对婚外情的描写,对当时的中国读者来说是很大的冲击。

  而对中国的专业读者、作家和评论家来说,早在《失乐园》走红以前,就已经关注到渡边淳一了,因为他是直木奖获得者。我们最关注的日本的两个文学奖项,一个是芥川奖,一个是直木奖,前者是纯文学的新人奖,后者是通俗文学的新人奖。

  渡边淳一描写的日本社会和两性情感,有比较强烈的反传统的东西。他描写了欲望怎么冲破常规的伦理,展现出人性本能无孔不入的可能性。

  从通俗文学的角度看,他的作品可读性很强,同时也保留了日本传统文学的美感,就是对“爱”与“死”这种终极性主题的关注。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来源:钱江晚报 (责编:贺丽琼、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