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李春城利益输送多涉土地项目 花巨资迁坟算命【2】

2014年05月09日00:16
打印    字号: 

邓鸿旗下的沙湾会展中心(老会展中心)、新国际会展中心、九寨天堂、环球中心等项目都与政府有着密切关系。

2013年2月底,邓鸿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当年11月,邓鸿因涉嫌土地倒卖、虚开发票涉嫌逃税漏税、诈骗贷款等三项罪名被批捕。

邓鸿的第一笔大投资始于1995年兴建金牛区沙湾国际会展中心。该中心建成后成为西部建筑规模最大的展览会馆。

2003年,成都市政府计划将政府单位迁到成都南部。邓鸿的一名前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2003年李春城几次找邓鸿谈话,让邓在成都南部建一座更大规模的现代化会展中心。不久,成都市政府以低价批给邓鸿一块1500亩的土地。2003年12月,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世纪城”动工,2008年初完工,李春城出席开业典礼。

会展旅游集团对外称,当时拿地的价格是70万元/亩。但公司一名前高管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新会展中心实际拿地价格在28万元左右,远低于市场价格。

新会展中心竣工后不久,邓鸿又开始打造环球中心。公开资料显示,环球中心占地1300亩,总建筑面积约176万平方米,包含现代艺术馆、成都当代艺术中心等公益项目,及写字楼、酒店、住宅楼等商业项目。

据财新网报道,环球中心拿地也引发广泛质疑。邓鸿拿下这个环球中心地块,是以公益性质的艺术中心(即236亩的文化娱乐用地)为名义和政府谈的,但先建的却是商业中心,艺术中心至今不见踪影。

接近邓鸿的多名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邓鸿是跟李春城关系密切的开发商之一。李春城出事后,邓鸿多次被纪委相关部门调查,并最终被批捕。

成都的“哈尔滨帮”

跟随李春城从哈尔滨到成都的商人获得多个土地一级开发项目,李春城弟弟等还低价拿地

2001年,李春城担任成都市长后曾两次启动旧城改造项目,一次是刚担任市长后,另一次是2009年。两次改造均耗时三年多,投资均超过150亿元;带动成都土地价格和商品房价格的飙升。2004年,第一次旧城改造后,成都市将行政中心迁至南城。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成都地价、房价飙升的同时,与李春城关系密切的地产商人在成都南城低价获得大宗土地,李春城家人亦从土地倒卖中获利。

据成都市多名地产商人透露,李春城的弟弟李春明和部分亲属在成都天府新区、双流等地有多个房地产公司,这些公司在房产开发市场上并不出名,但拿地能力惊人。成都行政中心南迁前,李春明在天府新区海洋馆附近,以50万元一亩获得数百亩土地,行政中心南迁,土地价值飙升,李春明以200万一亩把该片土地倒手,获取暴利。

中纪委在通报中亦提到:李春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弟经营活动谋取利益。

成都的土地市场上还活跃着一批东北商人,以史振华、刘姓、罗姓商人为代表,他们在成都获得多个土地的一级开发项目。其中来自李春城老家的史振华,还低价获得过2000余亩的土地项目。成都地产界将这些跟随李春城从哈尔滨到成都的商人称作“哈尔滨帮”。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2003年前后发展南部新城时期,多块土地的一级开发交给民营企业,其中就包括多名“哈尔滨帮”商人的企业。其中2块近4000多亩的天府新区地王一级开发项目交给哈尔滨籍一刘姓商人。

一位成都地产商称,2003年,哈尔滨帮刚进入成都,当地地产商人对其并不了解。当时他还奇怪政府为什么要把这两个本应由政府承担的巨大工程让给一家非国资公司。他注意到这家公司的创办人刘姓商人和李春城均是从哈尔滨到成都,“一前一后到成都,一个做官一个做地产,这么巧?”

据财新网报道,史振华曾安排亲属注册房地产公司,于2010年在成都新都区低价拿下一块2000多亩的商业用地,之后与地产公司万科成立项目公司开发。史还在2007年中标了成都市政府新办公大楼部分装修工程,中标金额数千万元。

另外,史振华等“哈尔滨帮”又介入成都市智能交通系统,史振华任亿阳集团成都智能交通有限公司总经理。工程除了由政府财政直接埋单外,还采取“BOT”模式,政府与民企共同经营,利益分成。

彭州石化或成寻租工具?

开工前未对社会进行公示,环保部门与地方政府博弈

李春城给成都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深远的工程——彭州石化项目。该项目建设贯穿李春城在成都主政的13年。

该项目由中石油和四川省成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后简称成都石化)共同出资建设。其中成都石化的全资控股股东是成都工投。

1999年,一位中石油系统官员到四川省出任要职。同年,经国务院批准,彭州规划为石油化工基地。2005年,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获批建设,随后各项配套的道路,土地拆迁、建设等项目陆续开工。

但这项重大的化工项目开工前,并未对社会进行公示。2008年1月,彭州石化开工建设近3年后,公示材料才挂到网上。

在公示之前,环保部门和四川省、成都市进行了持久的博弈。

据当时参与环评的官员回顾,当时环保部提出异议,但地方政府的官员长期“泡”在北京,对于环保部的环评专家组提出的异议,均大包大揽下来保证不会出现污染。而事实上,那些承诺并没有能够兑现的依据。

这个“争来的项目”获得300多亿巨额投资。

据《国家财经周刊》报道,成都工投董事长戴晓明、中石油四川方面少数中层以及成都政界和金融界关键节点的一批权力人物从中实现“权与利”的结合,人数起码20-30人,彭州石化几乎成了这些人利益寻租的工具。

2012年8月起,当时参与推进这个项目的成都工投董事长戴晓明落马,随后李春城、中石油高管蒋洁敏、冉新权、王道富等人也陆续落马。

2013年年底,中石油四川石化公司原总经理栗东生等人也因涉彭州石化工程中暗箱操作被调查。

热衷迷信活动

与多名民间算命先生过往亲密,曾花千万迁祖坟

4月29日的中纪委通报中提到:李春城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造成国家财政资金巨额损失。这是对高级官员通报中并不常见的一项违法违纪行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李春城在成都期间,与多名民间算命先生过往亲密。

另据《财新网》报道,李春城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元,其中邓鸿出资约300万元。

知情人士称,李春城将祖坟迁到都江堰青城山后山,靠近汶川水磨镇,地处大山深处,交通十分不便。但新京报记者未能找到迁坟地址。

此外,另有知情人透露,为李春城迁祖坟一事,汪俊林也出资数百万元。

记者致电时任都江堰市委书记刘俊林,刘表示,他已从都江堰调任其他岗位,对于李春城迁坟并不知晓。

四川省道教协会一名负责人证实,去年四川省纪委曾调查李春城迁坟做法事一事,坊间传是一名道士所为,道教协会进行内部审查发现,该道场是由都江堰青城山一名高姓男子带领道教音乐团所为。

道教协会该负责人强调,高姓男子并非正宗道教弟子,是民间正一派俗家弟子。

5月5日,都江堰青城山一位刘姓道长称,他的一位高姓俗家弟子与李春城多有交集,并为李春城算过命。

刘姓道长介绍,高姓男子的专长是算命。平时也来青城山修行,不过多数时间在都江堰经营餐饮生意。

四川省多名官员透露,李春城很相信风水,除了花费巨资迁坟外,成都数个有名的地标建筑打下了李春城迷信的印记。

另一接近成都市高层的人士称,李春城对这位年仅36岁的高姓算命先生言听计从,甚至在成都市行政中心(俗称鸟巢)的项目启动中,听从高某的话,将“鸟巢”建在污水处理厂附近。

另外,成都天府广场地面工程设计方案评选中,一家法国公司获得一等奖,但那个以“历史和未来”为主题的设计方案并未最终实施。据消息人士透露,李春城不喜欢法国的设计,最终确定按照“太极八卦图”作为设计方案,“他认为太极方案能给他带来好运势。”

来源:新京报 (责编:是钟寅、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